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刘文利:“性教育”不等于“防性侵教育”

2021-06-03 16:10:14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6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性教育”首次被正式写入法律条文之中,在新《未保法》“学校保护”一章中,明确写道,学校、幼儿园应当对未成年人开展适合其年龄的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防范性侵害、性骚扰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李欣

“在中国的性教育史上,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间节点,将起到引领性的作用。”

6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性教育”首次被正式写入法律条文之中,在新《未保法》“学校保护”一章中,明确写道,学校、幼儿园应当对未成年人开展适合其年龄的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防范性侵害、性骚扰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

同日,教育部召开发布会并发布《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要求学校要有针对性地开展青春期教育、性教育,使学生了解生理健康知识,提高防范性侵害、性骚扰的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该规定将于2021年9月1日起实施。

谈到“性教育”被写入新《未保法》和教育部的《规定》,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监测协同创新中心、心理学部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负责人刘文利对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说道:“未成年人保护法把性教育放进去,不仅是为开展性教育提供了一个法律保障,还能对后续国家出台的政策文件,起到引领的作用。”

\

刘文利在北师大讲授《人类性学》课程。受访者供图

去年10月17日,新《未保法》经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消息传来时,刘文利正参加“中国性教育的反思与前瞻”线上研讨会,会上她临时增加了一页PPT,“性教育”三个字被标红、加粗。会议结束,刘文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全国人大官网查看新修订的法律条文,在此之前,她曾多次建议将“性教育”纳入相关法律中,并为此做过很多努力。“我们也在推动《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21-2030年)》和《家庭教育法》等把性教育的提法放进去。”

推动性教育在学校落地,需要解决课时、师资、教材等一系列需求

刘文利1988年开始从事性教育研究工作,2003年在美国获得哲学博士学位,2005年回国加入北京师范大学,2017年,和团队花费10年时间研发并出版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全12册)被质疑插图尺度太大,引来争议,2019年因有微信公众号发文指责读本而使读本被迫下架。风波过后,刘文利不再只是默默努力和付出,她开始接受媒体采访,让课题组认真运营微信、微博和b站等传播平台,今年6月1日这天,课题组的官方网站也上线了。

刘文利坦言,性教育正式入法固然让人激动,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在实践层面,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

教师们在接受培训。受访者供图

性教育在学校落地,需要学校、学界、社会共同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确立性教育的课程地位,保证性教育课的课时。

第二,开展性教育教师培训。性教育最好是具有教育资质的学校老师来做,而不是由一些志愿者去讲。性教育课需要纳入幼教和师范教育的必修课程,让老师增强专业的知识储备,理想情况下,在中国的师范院校设置性教育专业。现阶段,可以设置兼职岗位,加强对现有教师的培训。

第三,研发性教育指导纲要及配套使用的性教育教材。需要有成体系的、系统的性教育框架和教材,并且覆盖全年龄段。

第四,进行教学效果监测。将性教育课纳入教育质量监测体系。

第五,需要学校、家庭、社会的共同重视和支持。

\

幼儿园老师在教孩子认识身体各个部位。受访者供图

“性教育”不等于“防性侵教育”

早在去年新《未保法》修订时,有学者曾表达了对新《未保法》中“性教育”实质内容的忧虑,认为整个法条谈的都是防性侵,并非全面性教育。在刘文利看来,因为是未成年人保护法,从保护的角度而言,偏重预防性侵害是这个法律本身的定位,性教育能够在性保护方面发挥作用。她同时也指出,“性教育”并不等于“防性侵教育”,要推广全面性教育的理念。

刘文利指出,如果性教育只讲防性侵,有可能给孩子留下的是对性的紧张、恐惧、厌恶,这不利于学生对性形成一个完整的认知,也会进一步加重社会对性的污名化。在全面性教育理念中,性是积极而美好的,无需过多担忧和害怕。

在性教育中,教师需要对孩子传达对性积极美好的态度和价值观,包括性别平等,通过教育,让孩子愉悦地接纳自己的身体、珍视身体、建立身体尊严、知道自己的权利、尊重他人的权利、尊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

“这些教育的内容,通过一两节课肯定是不够的。”尽管如此,刘文利称,只要性教育进入法律,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扫除性教育实践中的障碍。以前,刘文利和团队在一些学校推广性教育课时,会被问道“有法律规定吗?有教育部红头文件吗?学校是必须做这件事吗?有什么规定?”在说服校长开展性教育上,刘文利经常感到底气不足。“现在,既然法律已经规定了要在学校开展性教育,那么,开展性教育就成为了学校的法定义务和责任,不能推卸。”刘文利说道。

有了新未成年人保护法以及教育部的《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刘文利更有底气了,她说:“这为在学校开展性教育,打通了一条路。”

(责任编辑:齐钰)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