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安徽辽宁疫情:一场培训引发的疫情传播!

2021-05-18 17:06:27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5月13日,安徽新增2例本土确诊病例,打破了本土病例“零新增”的局面,随后,安徽六安、合肥,辽宁营口、沈阳陆续出现本土病例。

(健康时报记者 张萌)5月13日,安徽新增2例本土确诊病例,打破了本土病例“零新增”的局面,随后,安徽六安、合肥,辽宁营口、沈阳陆续出现本土病例。

无论是确诊病例还是无症状感染者,无论是安徽,还是辽宁营口的病例,这轮疫情中,多数病例都与一场在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开展的培训有关;而在沈阳的病例出现后,越来越多的病例信息都指向同一个地方——辽宁营口鲅鱼圈。

\

初始:始于一场摄影基地的培训

4月26日,江苏无锡某集团员工李某某从兰州飞抵大连,当日由大连北站乘坐高铁去往营口市鲅鱼圈区。同一天,吕某从北京乘坐列车到达鲅鱼圈高铁站,二人入住同一家酒店。

此后数日(4月26日-4月30日),李某某、吕某二人在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金色童年摄影基地组织培训。金色童年摄影基地员工李某欣、李某帅、王某、唐某刚、孙某、郭某月、孙某颖、丛某等均参加了由李某某、吕某组织的培训活动,且金色童年摄影基地的老板郑某儒在4月29日中午和晚上与李某婷、吕某共同就餐。

谁也没想到,几天后,他们都相继成为了新冠感染者。5月13日,李某某在安徽合肥首先被发现新冠阳性,随后确诊;之后吕某也在安徽合肥被确诊。

虽然李某某和吕某是最早被发现的感染者,但其实在他们确诊前,就早有端倪。

根据公布的流调信息显示,早在4月27-30日在培训期间,就有参训学员出现感冒、咳嗽等症状,吕某也感不适,并到当地一小诊所输液。在李某某离开鲅鱼圈的5月1日,金色童年摄影基地外拍部员工唐某刚也出现身体不适,前往当地某个体诊所挂点滴。

5月3日20时左右,吕某也出现嗓子疼、无发热,在金色童年摄影基地老板郑某的陪伴下,当天开始输液,至9日晚,一共输液4次。

在李某某和吕某确诊后,5月14、15日,金色童年摄影基地员工李某欣、李某帅、王某、唐某刚、孙某5人先后被诊断为确诊病例;金色童年摄影基地老板郑某儒,员工郭某月、陈某秋、孙某颖、徐某、丛某6人相继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

没有幸免的,接诊吕某等人的个体诊所医生李某也确诊为新冠肺炎。

更令人没想到的是,在吕某等人5月10日离开营口鲅鱼圈后,5月10,策划师邢某雨来到鲅鱼圈,入住此前李某某居住的艾居酒店房间,并于11日-13日在金色童年摄影基地工作。之后,邢某雨也被感染。

与这场培训相关的人员,以及吕某和李某有交集的人,都成为这次疫情中的高风险人群。

扩散:因为另一场培训蔓延

这轮疫情跟着李某某和吕某的足迹,开始蔓延。

5月1日,李某某离开鲅鱼圈,从大连飞至合肥,后直接乘机场大巴前往六安市。5月2日-5月7日,李某某开始在安徽六安市浙东商贸城的爱慕影楼开展了另一场培训。影楼的女老板陈某某还在当地经营着另一家影楼艾米摄影,两家店相距约50米。

在这场培训期间,包括艾米摄影和爱慕影楼老板陈某某在内的多名爱慕影楼及艾米摄影的工作人员参加了培训。

5月8日李某某返回合肥,也就在当天,家住六安市裕安区某小区的张某来到爱慕影楼拍婚纱照,拍完后的12日,张某再次来到影楼选照片,选片完成后离开影楼。

5月11日,爱慕影楼的销售人员张某某出现发热症状,到六安世立医院就诊,13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同日,居住在合肥某酒店的李某某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至此揭开了这轮疫情的序幕。

5月14日,此前在辽宁营口鲅鱼圈与李某某一同组织培训的吕某,作为李某某的密切接触者进行核酸检测时显示阳性,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而14日至17日24时,除吕某外,在爱慕影楼及艾米摄影上班的李某、杨某某以及曾到爱慕影楼拍摄婚纱照的张某等3人被诊断为确诊病例;艾米摄影和爱慕影楼老板陈某某,及艾米摄影和爱慕影楼工作人员黄某某、刘某某、石某、王某某、周某等9人相继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这12人均为最初确诊病例张某某与李某某的密切接触者。

与此同时,在距离安徽合肥1500多公里的辽宁营口,自5月14日至17日,共计13人作为合肥确诊病例李某某和吕某的密切接触者被诊断为确诊病例或无症状感染者。

披露:越来越多病例信息都指向鲅鱼圈

接下来的几天,另一个线索开始出现,5月15日-17日,沈阳又接连出现4例感染者,他们跟这场培训完全无关,只是因为都去过同一地方——营口鲅鱼圈!

5月15日晚,辽宁沈阳通报一起确诊病例,沈阳新增1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一位61岁的男子,5月3日与家人共计12人一起乘3台车自驾去鲅鱼圈旅游,入住鲅鱼圈华君温泉度假酒店, 5月5日自驾返沈;5月15日11时报告其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随后,该名61岁男子的83岁的母亲被确诊。5月17日,曾在5月6日下午到该名男子家中的一位密接者,也被确诊,也就是沈阳5月17日通报的新增2例确诊病例中的“病例1”。

另一名确诊“病例2”,跟病例1没有直接接触,但跟“病例1”有一个共同点——病例2五一期间也曾去了鲅鱼圈:5月1日16时30分从沈阳自驾至营口市鲅鱼圈区,5月4日11时退房后自驾返沈。

此轮疫情的源头到底在哪?

5月15日和16日,中国疾控中心首席专家吴尊友、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姜庆五分析,虽然安徽六安先发现病例,但本轮疫情国内有的地方病例出现时间比六安的病例早,从现有流行病学传播关系来看,六安病例是由其他地方病例传播所致。

5月17日晚,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教授魏晟在央视《新闻1+1》中介绍,经过排查发现,最早的病例感染时间很可能在4月中旬,发现“零号病人”就要看流调,找到最早的病人。目前证据还不能排除由物传人的途径,但人传人的可能性高于物传人。现阶段进行人员排查,找到最早的病例,人传人还是我们寻找的方向。

(责任编辑:荆雪涛)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