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云南瑞丽“守边人”:蔽塞的角落是常年执勤地,手脚经常淤青

2021-04-02 19:03:01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记者徐婷婷 王振雅

清晨雾气还未散去,云南瑞丽执勤点的微弱灯光已在闪烁。“守边人”习惯性地揉揉困倦的双眼,从角落里堆放的泡面箱中拿出一盒撕开,倒上壶热水等待着……

“瑞丽的边境线很长,整个行政区域的边缘线上有三分之二都是边境线,疫情防控真的很难,但我们真的比谁都想守护我们的家乡”,一位“守边人”家属王纳(化名)告诉记者,“那些没日没夜的守边人员,包括我妈妈杨江(化名)在内,在抓捕偷渡人员的时候,手脚都是淤青,甚至春节,她都没有能好好在家”。

据国家移民管理局信息,中缅瑞丽段边境线犬牙交错,无天然屏障,两国边民同宗同源、语言相通,往来频繁。边境形势错综复杂,管控任务十分艰巨,必须通过24小时不间断的“守点+巡边”才能有效打击偷渡等违法犯罪。从2020年7月至10月近三个月内,这个站查获非法出入境案件88起110余人,查获走私案件110起,案值790万余元。

\
受访者供图

山路、水路、蔽塞的角落,是守边人常年驻扎的地方

大山里,泥泞的道路,抓捕偷渡人员时,就顺着泥泞的道路往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边境上一个风雨棚,一张折叠桌子和两把椅子就是一个执勤点。据瑞丽一位当地居民介绍,“山不是一扇门,各种山路、水路、蔽塞的角落可能都藏着偷渡者”。

而这些地方,也是守边人常年驻扎的地方“我家里人说叫他别那么傻,但是她每次出各种任务都都往前冲,山路、泥路,他们都要用跑的,经常在抓偷渡人员的路上,弄得身上都是淤青,” 王纳告诉记者,“直到我自己过去一线看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不止我妈妈辛苦,大家其实都一样。春节时,她们都没能回家,唯一的欣慰,是他们过年时围着火堆,吃了一顿饭。”

有一次,杨江因为骨折留在原地值守,突然接到卡点求助:“有9个人想偷渡出境,需要送束缚带支援”,由于卡点只有3个人,与9个人的力量悬殊太大。担心卡点的同事有危险,于是她荆棘丛也不管不顾跨过去,吓得同事哭着蒙住眼祈祷她平安。

杨江因此又添加了2次骨折,平时28分钟的路程,她只用了8分钟,摔倒了起来再跑、再跑再摔倒,完成任务后,她已经完全走不动路了。被同事扶回来时她已疼得龇牙咧嘴脸色发青。同事关心地埋怨她是不是不要命了,她却如释重负地说,执守工作磕磕碰碰在所难免。

自2020年2月,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党委结合口岸防输入管控措施的调整和形势任务的变化,在该站管控的40多公里边境线上先后设立了60余个执勤点,将执勤队下沉边境一线,实行24小时驻点执勤。2021年3月31日,瑞丽再现本土疫情,让瑞丽边检站面临着更加严峻的防控压力……

\
受访者供图

据国家移民管理局信息,大多数执勤点山高林密、湿热难当、周边没有人烟、没有信号,最艰苦偏远的腊撒分站坪山执勤点海拔1700米,昼夜温差比较大,执勤点又在风坳口上,周围没有遮挡物。

\
图据国家移民管理局

执勤点夹在两座山中间的坪山丫口是方圆40公里内唯一一个去往缅甸的出口,40和41号界碑分布在丫口两侧的山林里,在这里坚守的民警每天要穿过密林沿界碑开展巡逻,防止不法份子借助森林的掩护偷渡。

2020年10月20日,在瑞丽边境一线,巡防人员发现某段区边境铁丝网被破坏,巡防人员连夜修补铁丝网,而这样的事情在瑞丽边境线屡见不鲜。

夜晚当狂风暴雨夹杂着冰雹席卷了坪山丫口时,临时搭建的帐篷被吹飞,被子被淋湿也是常有的事。2021年3月9日晚10时许,云南陇川出现大风蓝色预警天气,平均风力为6-7级,边境线的钢架帐篷被吹翻。德宏边境管理支队的一位队员在朋友圈中写道,再大的狂风暴雨也阻挡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

仅几十万常住人口,1200万人口流动

“没有去过的人真不知道守边的人有多辛苦,人员缺乏到什么程度。寒假时,召集大学生去守边”,瑞丽一位当地居民透露。

一名志愿者张清(化名)向记者透露,寒假我作为志愿者参加了防疫网格排查,我的好多小伙伴们也都在守边,在网格,我看到的守边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都非常辛苦,在距离市区三四十公里的边境线上,他们一去就是一个星期,他们顾不上老人,顾不上孩子,只为守护千万瑞丽人民健康。在边境线上,有24小时值班巡逻,防止偷渡,不仅仅有国家公职人员,好多普通老百姓也自发在巡逻守卫,昼夜连着倒班。

瑞丽市东连芒市,北接陇川县,西北、西南、东南三面与缅甸山水相连,村寨相望。据国家移民管理局介绍,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是全国查验缅籍人员数量最多检查站。在“2020中国县域人口流入百强榜”中,云南省进入百强的只有排名27的瑞丽,成为云南唯一的一个高人口流动城市,其全年流动人口大约1200万人次。

而据瑞丽市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9年末全市常住总人口(在瑞丽居住半年以上中国籍人口)仅为210475人。

“我爸妈都去守边了,一个月他两共同在家的时间只有一个星期,大年初一我爸都是在外,元宵节也是。”另一位“守边者”的家属李格(化名)告诉记者,“每次为期八天七夜,我妈妈去守边的那附近比较艰苦,没有洗澡的地方只能去当地村民家里洗,四个人睡一间上下铺的活动板房”。

据张清回忆,“我参加志愿者的时候,一个阿姨在大年二十九上山去守边,过年都没办法回家,孩子还小只能送到爷爷奶奶家,因为他丈夫也是防疫工作人员,顾不上家里,只身上山”。

然而,“即使是德宏州的州级单位都去了,但是人员还是紧缺,缅甸和中国接壤的地方不小,很多都是一寨两国” 李格说。

边界城市优先、加速全民接种疫苗是当务之急

李格说,“建议增派一些各地的志愿者,最好是当过兵的,能吃苦的”。而王纳则告诉记者,云南、大理等地也一直都有派到我们这里的,但依然是防不胜防,所以我觉得当务之急就是普及新冠疫苗。

健康时报记者致电瑞丽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瑞丽市重点人群疫苗接种工作早已完成,大概是在1月底2月初左右。但姐告玉城内人员比较复杂,有大量缅籍人员,在重点人群接种疫苗阶段,缅籍人员并不包含在内。”

德宏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表示,4月1日起,包含瑞丽市在内的4个边境县市将全面启动新冠疫苗大规模人群接种。目前已设疫苗接种点65个,疫苗准备充足。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也在接受采访时呼吁:“中国控制得好就是为了争取时间接种疫苗。现在中国对境外输入有非常严格的控制,但边境管制不能永远持续。说不定疫情会再次暴发。只有接种疫苗,才能够得到比较好的保护。”

瑞丽卫健委工作人员建议,对于普通居民也应尽早接种新冠疫苗!

“全球疫情大流行,我国边境下几万公里,上百个出入境口岸,如果控制不好,真的是防不胜防,防境外输入将是一场持久战,马虎不得。”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虎峰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尤其是一些边陲小镇是防疫的薄弱环节,从绥芬河、喀什、满洲里等疫情暴发来看,疫情出现往往对当地防控体系带来巨大挑战,根据防战结合的策略,在边界线的城市优先、加速全民接种疫苗是很有必要的。

王虎峰认为,“在境外输入疫情防控中,新冠无症状患者往往会引起局部散发病例和地方聚集性病例的出现。面对这样的形势,我们要做到关口前移,守好国门,其次是快速响应,一旦局部地区发生疫情,疫情应急措施要跟上,隔离、流调等措施第一时间到位。一定要避免超级传播者的出现,阻断其传播。”

王纳说,复杂的情况让我们难以确保万无一失,但请相信,我们真的比谁都想守护我们的家乡。

4月1日晚,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龚云尊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4月2日早8点将开始对全市30万人口进行接种,计划5天内完成。

(责任编辑:石梦竹)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