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1000例机器人手术背后:协和外科有个“珠峰天团”

2021-03-25 14:50:54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1000例背后,有一个11年蝉联复旦版中国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榜首的普外科天团:北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他们常年操刀腹部外科“珠峰级”手术,在刀尖上竞演生死时速。

(健康时报记者 梁缘) 5公分切口,50毫升出血,俩小时搞定,脾脏、血管完好无损——上个月,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协和医院名誉院长赵玉沛利用机器人保脾胰体尾切除术成功为一名35岁的女性患者进行手术,这也是北京协和医院完成的机器人腹腔镜1000例手术。

1000例背后,有一个11年蝉联复旦版中国医院专科声誉排行榜榜首的普外科天团:北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他们常年操刀腹部外科“珠峰级”手术,在刀尖上竞演生死时速。

\
手术前,赵玉沛院士团队阅片。北京协和医院孙良/摄

普外科的“珠穆朗玛”

去年5月12日,一对走投无路的父女找到北京协和医院帅府外科主任戴梦华教授。

眼前枯瘦的男人——胰腺肿瘤包裹了动脉,静脉受侵闭塞了,长期化疗导致器官水肿粘连纤维化非常严重……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似乎都不能接手。

事实证明,这对父女也确实在多家医院碰了壁,把找到戴梦华教授当成了死神降临前的最后一线生机。

望着患者被求生欲望燃红的双眼,戴梦华顶住压力,为患者进行了手术。从早上10点到晚上8点,10个小时不停歇,终于从动脉上彻底的剥离了肿瘤,奇迹般地帮这对父女赢得了新生。

胰腺虽小,胰腺上动刀却绝非小事。作为腹部外科手术中最大、最难的一项手术,由于难度高、时间长、操作复杂,术后并发症高,胰十二指肠切除术,一度被封为普外科领域的“珠穆朗玛”。

在上腹腔,胰头十二指肠部位是胃肠、胆道、胰管的汇合处,是名副其实的重要枢纽!这里产生的肿瘤,很容易累及三个管道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

由于胰头部特殊的解剖位置,胰头、胆管下段、十二指肠关系紧密,无法通过外科技术完整分离,因此,该部位的肿瘤切除时,需要将相关的脏器一并行整块切除,这是胰头手术难度大的主要原因。

切完还不算完,还需要再次重建这些管道结构,以保留消化吸收的功能。而胰腺固定于后腹膜,组织较脆,易被切割和撕裂,在胰腺上缝合又常被喻为“在豆腐上绣花”,相当考验医生技术。

北京协和医院胰腺外科的历史相当悠久。中国现代外科学重要奠基人曾宪九教授早在1951年就完成了中国首例胰十二指肠切除术(Whipple)。几十年间,胰腺外科在曾宪九、朱预、赵玉沛三代人的领导下不断发展,已成为国内外著名的胰腺外科中心之一。

\
来自基本外科、泌尿外科、麻醉科、手术室等的北京协和医院机器人外科团队合影。 北京协和医院孙良/摄

“15年前刚到协和的时候,就知道胰腺外科是全院最好的专科之一。但很多医学生会觉得这个专科太累而不敢来,因为病人做完手术往往在医院一躺就是一个月,但现在,做同样的手术,患者7、8天就出院了。我们把这叫‘快速康复’。”北京协和医院普外科徐强副主任医师说,患者“待遇”今非昔比。

1997年,丹麦医生 Kehlet和美国医生 Wilmore率先提出“快速康复”概念,多年来,“快速康复”理念在结直肠手术及胃肠道手术中得到验证,但在胰腺外科领域的发展却相对滞后。如今在协和普外科团队的协力推动下,胰十二指肠术后康复不再遥遥无期,术后第二天下地,七八天出院已成普外科常态。

“第三只手”加持

医生“如虎添翼”

作为国内最早开展机器人手术的医院之一,自2012年8月赵玉沛院士完成院内第一例胰腺机器人手术以来,北京协和医院一直在不断拓广机器人手术的应用范围。如今,机器人Whipple、机器人胰体尾切除术等高难度手术已成为常见手术。

10倍放大,一个3D的高分辨率立体视野在医生的眼前徐徐绽开……医生不是置于患者之上,而是通过显示器,变身格列佛游记的主人公,站在了每一根血管上,平视整个微观世界。

\
赵玉沛院士(左一)主刀的机器人保留脾血管的保脾胰体尾切除术。孙良/摄

作为一个智能操作平台,机器人手术系统可由主刀医生通过操控台,敏感地捕捉医生手上的细微动作并转化成信号,通过光缆传到机械臂上,从而贯彻医生的意图完成手术:捏夹、切割、打结……如有神助。

“以前我们都是两只手,现在有了这第三只手,它可以模仿人手七维的活动度,左右上下前后旋转。这七个自由度,手术做起来就非常方便。”戴梦华教授介绍,机械臂还可以消除医生手部颤抖,让手术操作更稳定,更精准,尤其在解剖血管的过程中,而在这种保留脾脏功能良性肿瘤手术中,优势更加明显。

对患者来说,机器人手术带来的还有美观与舒适。

“做完机器人手术,最直观的感受是切口小,尤其是对爱美的女孩来说。”戴梦华教授介绍,机器人手术的缝合更精细,如果切口选在耻骨上方,后期根本看不到,创伤小了,恢复也快,相应的并发症也减少了。

事实上,有些手术也只有机器人才能做。“十二指肠的肿瘤局部切除,因为肿瘤很深,切完以后,常规腹腔镜根本无法缝合,但机器臂末梢的器械是可以旋转的,正着反着垂直都可缝合。”机器人操作系统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人手的极限,尤其是对于那些复杂的手术,机器人都能应对自如。

一般而言,良性肿瘤更适合做机器人手术。戴梦华教授介绍,良性肿瘤一般边界较清楚,相对来说好切除,对恶性肿瘤它也侵犯周围的血管瘤,尤其胰头癌引起这胰管扩张以后,周围都是水肿,即使是开腹都很难进行,腔镜下往往更难,所以在病例选择上,机器人手术是谨慎的。

\
北京协和医院基本外科戴梦华教授团队。曹子豪/摄

现在戴梦华教授团队牵头与全国多家医院临床中心合作就胰体尾癌开腹和腔镜的前瞻性多中心的随机对照研究。结果发现,对可切除和(或)可能切除胰腺癌施行机器人辅助手术治疗可能使患者生存受益。

“研究结果已经投给了annalsofsurgery,这是我们普外科领域的‘圣经’,他们对我们的研究也非常认可。”戴梦华教授透露,接下来,团队还将不断通过临床实践,利用循证医学完善机器人微创手术适应症。

必须要用机器人做?

那些年被“劝退”的患者

机器人手术那么好,是不是没缺点?

“它最大的缺点就是贵。”戴梦华教授直言不讳,一台设备2000多万,耗材一般只能重复使用10次,机器人手术费高是必然的。

一次门诊中,通过对患者的病情判断,戴梦华教授建议对方通过机器人手术完成,患者一口应允。然而,在后续沟通中,他却总能从对方的眼神和话语中捕捉到一丝不情愿。结果一追问,患者才道出实情——“家里两个孩子,为了手术要把家里仅有的鸭子厂卖掉。”戴梦华听了立刻跟他说:“那这个手术不要做了,我们用普通腹腔镜一样能给你做。”

\
戴梦华教授在查房。曹子豪/摄

类似场景在诊室里一遍遍上演。

一个24岁的农村小伙子,梗阻性黄疸,胰头占位,相当于被判了“死刑”,对生活已然失去信心。但通过片子判断,戴梦华认为这是个良性肿瘤,“做了手术效果会很好。”男孩听了眼前一亮,但又转瞬暗淡,坦言家里经济情况不好。

“那你大概能筹多少钱?”戴梦华问。

当对方给出“五万”的答复后,他笃定地告诉对方:“我尽量往5万给你省。”

手术最终选了普通腹腔镜,从头至尾所有用闭合器的环节,戴梦华教授都用手工缝合,努力省下器械的费用,最后手术做完到出院,一共才4万7。

“在手术方式的选择上,我们不仅要考虑他的身体,还要考虑患者是‘社会人’,手术做完了,还要回归社会,他是否能承担得了……做一台机器人手术,往往需要结合医疗目的和患者医院综合考虑。”徐强医师介绍,目前机器人手术并未纳入医保,不排除未来部分机器人手术纳入医保,但商业保险是可以实现赔付的。

“去年器材处咨询过我们说,医保可能已经关注到机器人手术的问题,尤其是现在全国的机器人手术开始普遍,尤其对于高难度手术机器人具有明显的优势,医保可能也会考虑要不要将一部分纳入医保体系。”徐强副主任医师说。

“神刀”背后的“一万小时定律”

一场胰腺手术,少则三四小时,多则六七个小时,戴梦华教授因此练就了一副好定力、好体力、好耐力。每临大事有静气,让年轻大夫都自叹弗如。

然而,淡定的背后是日以继日地不断钻研和实践。

“手的感觉非常重要,你看那些世界球星打得那么好,也是在操作中不断锻炼、熟悉,形成自己的肌肉记忆,为什么说‘一万小时法则’,弹钢琴也是,必须达到一定的熟练程度。”戴梦华教授说。

\
北京协和医院帅府外科主任戴梦华教授。曹子豪/摄

在接触机器人手术之前,戴梦华教授一直专攻腹腔镜肝胆胰疾病和上消化道肿瘤的微创外科治疗,并率先在国内开展腹腔镜胰十二指肠切除术、腹腔镜胰腺远端切除术、腹腔镜胰岛素瘤切除术等。目前已完成腹腔镜胰腺手术百余例,为国内单中心手术例数最多,但这些成绩并没有让他止步不前。

当机器人这阵“新风”吹来时,作为高年资专家,他的姿态是拥抱。“年轻医生很快就能上手,但对于高年资医生来说,已经习惯了原来的手术方式——开腹,要重新去掌握一个新技术,并且达到一定病例数的积累,需要时间来验证。”

“机器人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如果你不掌握的话,就会面临着被淘汰的风险,医生的能力就会被技术所限制。”新技术战胜旧技术是历史的必然。

由于有着深厚的内功打底,戴梦华教授的机器人手术也做得行云流水。“对我们来说,必须要尝试,对年轻医生也能起到一个引领的作用,告诉年轻医生,要避开哪些‘坑’,站在我们的肩膀上,他们可以站得更高,走得更远。”

“任何手术都充满了风险和危险,这样的手术不是所有人都能做,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做,但我们一直在坚持,因为患者需要你,信任你,把生命托付给你,医生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不负所托。”谈起为什么要选择当医生,戴梦华教授如是说。

这些年救治的患者有时候来看他,提着一袋小米或家乡土特产,做医生看似是治了他的病,救了他的命,其实点燃的是一个人对生命的热忱。

“有人说,三个幸福感最高的职业——第一个是,给婴儿洗澡的母亲;第二个是,叼着烟欣赏自己作品的艺术家;第三个是,千辛万苦做下来的外科医生。所以尽管辛苦啊,再让我选,还要当医生。”

说到这里,他那连站数小时几近麻木的双腿似乎又有了力量,他那因持续专注而布满血丝的双眼又重新焕发神采,他那因严谨而始终紧抿的嘴角升起一弯欣慰的笑……

后记:今年适逢协和百年,也是基外百年,基本外科的戴梦华教授在百忙之中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从他的身上我们也看到百年协和的精神传承,衷心祝愿协和百年华诞。

(责任编辑:石梦竹)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