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医师多点执业还有诸多羁绊,建议将执业医师法中“执业地点”删除

2021-03-10 17:08:52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理想很丰满,现实还是挺骨感的。”江西省南昌市某三甲医院骨科的主治医师宋辉(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医师多点执业开放了多年,但现实中医生仍要常常通过私下“开飞刀”的方式去满足患者的需求,“专家大咖都是全国到处飞的,他们不可能在全国各地都备案注册。另外,面对自己的医生出去多点执业,医院虽然不会阻拦,但对医生来说,这仍然是最好不要说的‘秘密’。”

(健康时报记者 邱越)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疾控中心健康教育所副所长何琳建议,将执业医师法中的“执业地点”删除,应该允许医生多点执业,以此弥补基层医院技术薄弱的问题,改善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

“理想很丰满,现实还是挺骨感的。”江西省南昌市某三甲医院骨科的主治医师宋辉(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医师多点执业开放了多年,但现实中医生仍要常常通过私下“开飞刀”的方式去满足患者的需求,“专家大咖都是全国到处飞的,他们不可能在全国各地都备案注册。另外,面对自己的医生出去多点执业,医院虽然不会阻拦,但对医生来说,这仍然是最好不要说的‘秘密’。”

\
 

资料图片,谢雪娇摄。

全国有26万名医师多机构执业,这些科室较普遍

栗欣(化名)是北京某三甲医院的产科医生,据她介绍,在妇产科、儿科以及一些不涉及医保的科室的医生进行多点执业的情况是比较普遍的,医生一般会利用周末在其他医疗机构出诊,很多私立医院也会主动找到公立医院的专家建立合作。

医师多点执业是指符合条件的执业医师经卫生行政部门注册后,受聘在两个以上医疗机构执业的行为。临床执业医师注册地点以省级行政区来进行划分,按照现有规定,临床执业医师最多可申请同一类别的三个专业,作为执业范围进行注册。

2009年,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原卫生部出台了《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并在部分地区先行试点。2014年,原国家卫计委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按照这一规定,医生跨执业地点增加执业机构,只需向批准该机构执业的行政部门申请增加注册即可,不必通过原有医疗机构向卫生行政部门申请注册。简单说,医生启动多点执业的主动权在自己手中,不需要再像以往一样征求单位意见。

2020年10月28日,国家卫健委副主任于学军介绍,“十三五”期间修订公布了《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建立医师区域注册制度,执业地点修改为“省级或者县级行政区划”,医师“一次注册、区域有效”,可以在多个机构执业。除了主要的执业机构需要注册外,医师在其他机构执业备案就可以。

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目前全国有26万名医师多机构执业。

医生执业应突破地域限制,“开飞刀”应规范化管理

\
资料图片,张阳摄。

近年来,在外科领域出现了“开飞刀”的业内提法,这是指医生利用休息时间私下到其他医疗机构做手术的行为。这种方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一些基层地区医疗资源匮乏、分布不均的问题,但同时,也由于缺乏规范成为了医疗纠纷的原因之一。

“虽然很多人对医生多点执业寄予了厚望,希望能借此实现医生的流动,缓解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的情况,但现实中真正付诸行动的医生并不多,一是手续流程相对复杂且未必适应实际需求,二是像‘开飞刀’这种情况无法纳入多点执业的范畴,而这恰恰是很多患者的需求。”宋辉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2019年,一条《医生私收患者一万元红包》的视频一度引发了不小的轰动,事情源于一位脑梗患者家属先同意接受“飞刀手术”,而后又偷录私下与手术医生付款交易的视频并举报该医生收受红包。

“让医疗资源有限地区的患者获得更好的诊断和救治是医师多点执业所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开飞刀’本来是一件双赢的事,却常常好心没办成好事。”宋辉说,按照目前选定某一家或两家定点执业的方式,并不适合“开飞刀”的需求,“专家只有那么几个,但有需求的患者全国都有,不可能集中在几家医生定点执业的医疗机构,而这种需求在外科手术中是很常见的。”

栗欣也认为,“开飞刀”可以让病人避免舟车劳顿,也能让医生利用业余时间获得一定的劳动报酬,是“双赢”的事,但目前管理的确还不规范,应该明确地制定规则、合理给出费用标准,而不应该让医生背上“收红包”的锅。

何琳表示,医生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去“开飞刀”,在获得一定合理报酬的同时,让更多患者获益,这种方式是应该得到支持和保护的。“我们有驾照都可以全国开车,医生经过多年学习、积累,获得了执业医师证,为什么要把他限制在一个地区、一家医院?现在该思考的就是应该如何把类似‘开飞刀’这种现象合理地管理起来。”

医生资源应属于全社会,放开多点执业实现“三赢”

根据规定,有意愿多点执业的医生需要在多点执业的医疗机构备案,再向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提出申请,经批准后便可进行多点执业。

“但这种办法在现实操作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困难,虽说现在多点执业不许通过本单位,但医生还会担心影响自己在本单位的发展。”宋辉说。

栗欣告诉记者,从医院的效益和管理问题等方面出发,院领导虽然不反对自己的医生多点执业,但想要他们大开绿灯也不太现实,“有的医院规定科主任在工作日不可多点执业,科主任也不一定同意手下的医生出去,会用考勤来卡。另外以我们产科为例,近两年孕产妇的数量下降明显,医院命令禁止医生将患者带去私立医院。这其实都是一些无形的障碍。”

何琳指出,在注册的执业地点即医疗机构执业已施行二十余年,严重不适应当前健康中国战略的发展,满足不了人民对健康生活的向往。“医生作为一个国家优质稀缺的资源,不应该成为某一个医院的‘私有财产’,而应该是属于社会、属于国家的,应该为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发挥更大的作用。”

“放开多点执业,对基层医院来说,可以更多地邀请专家前来诊疗,在现场教学中提高本院的医疗技术水平;对老百姓来说,不再奔波到大医院就能挂到专家号,可以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对医师来说,合理的流动能促使医务人员钻研业务,提升医疗技术水平,并凭借医术获取合理报酬。因此,修改执业医师法,放开多点执业,可以取得‘三赢’的效果。”何琳说。

(责任编辑:李宣璋)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