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除夕夜见上一面,问候几句就算跨年了” 他在急诊17年

2021-02-14 13:42:52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春节值班这件事儿,对于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医务工作者来说,早就习以为常。

(健康时报记者 孔天骄) “除夕夜、大年初一,排到什么班就上什么班,我们能做的是恪尽职守。”

春节值班这件事儿,对于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医务工作者来说,早就习以为常。

\
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坚守在急诊内科的医生与护士。受访者供图

急诊科当了17年的“特种兵”,继续坚守岗位

“对于我们医务人员来说,春节值班其实就是恪尽职守,这是我们的一种工作状态。”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内科主治医师韩斌告诉记者,和往年一样,依然在春节期间工作,今年的值班,韩斌会一直值班到大年初四,然后会有两天休息。

韩斌所在的急诊内科一年平均要接诊10万余名患者,集中救治急危重病人。他已经在急诊科当了17年的“特种兵”,41岁的韩斌两鬓都有了白发。

“家人之间能在除夕夜见上一面,问候几句也就算是跨年了。”韩斌谈起对年夜饭的看法时提到。遇到除夕值班的话,一般是家人到医院送上年夜饭,聊上几句,都是非常开心的。

在急诊,我们分为早晚班,每班的工作时间在10-14小时。“在春节期间急诊接收的患者大部分是危重病人。本地患者来就诊大多是心脑血管疾病,外地来的大多是在本地医院救治困难不得不转院过来的疑难危重患者。”

在大年初一早上,韩斌就遇到一位情况特殊的患者,糖尿病基础,发热、寒战、乏力等症状。

\
为患者进行检查。受访者供图

“这位患者五十多岁,本身患有糖尿病这样的慢性病,经过医院的检查后确定病情,不仅是发热,她的心肌、肾脏功能已经出现了损害,血小板也开始减少,在急诊进行先期治疗后,需要进一步住院治疗。因为患者的儿女暂时不在身边,是患者的老母亲陪同一起来医院看病。”韩斌称。

“患者的母亲本身年龄很大,在患者病情稳定并收住重症监护室后,家属表示感谢:还好遇到你们这些医生护士,我的女儿才能及时被确诊及住院治疗。”韩斌告诉记者,“患者的病情很危重,匆忙来诊,还忘记续交今年的医保,没有携带足够的费用,家属心情非常着急,我们立即执行了对危重症患者先治疗后付费的原则,施行了全力救治。”

提起平时与家人的交流状态时,韩斌称:“我们连打电话的节奏都很快,比如我的家人要找我,会先发个微信问方便说话吗?或者打电话说如果方便说话就聊几句,不方便就等等再说。”

\
大年初一急诊内科韩斌等医生查房。受访者供图

“前两年春节我值了五天的班,一共遇到了7例主动脉夹层患者。”韩斌回忆,主动脉夹层的发病率为十万分之一至二十万分之一,死亡率很高。其中一位年轻的患者出现了主动脉夹层并发症,导致血管破裂。遗憾的是,经过全力抢救后,患者还是去世了。患者的妻子虽然悲痛万分,但几个小时后,患者的妻子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专程回到诊室,感谢对她丈夫的诊治和抢救。

这件事让韩斌很感慨,“在急诊繁忙的工作中,这样的诊疗抢救只是一个日常,虽然我们尽力而为,患者也没抢救过来,但家属在无比的悲痛之中,还能来表达感谢,就是对我们工作的认可。”

韩斌的妻子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今年除夕,她同样也要坚守在岗位上。“从上班开始,几乎每年春节我们都在各自值班,很少有机会能一家人一起度过。但我们一直彼此鼓励。”

麻醉手术科护师:迎接新年宝宝的诞生

“我家就住昆明,平时下班就能回家,但对于外地的同事来说,春节可能是一年中唯一一次与家人团聚的机会。”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麻醉手术科护师钟炘告诉记者,她每年春节都会主动和同事换班,在春节值班,为的就是让外地同事能回家安心过年。

今年30岁的钟炘,从2012年工作至今已经有9年了,“在春节期间,我会接触到如剖宫产、鞭炮炸伤、车祸上等患者。”

“别人的妈妈过年前问子女的是回不回家,我的妈妈问的是要不要帮同事多值两天班。”麻醉手术科护师钟炘嘴里“吐槽”着母亲,脸上却笑开了花。

\
钟炘工作时照片。受访者供图

春节值班,最让钟炘开心的一件事就是迎接新年宝宝的诞生,在大年三十的晚上,钟炘会准备一根红绳,为新年在医院出生的第一位宝宝戴上。“每年见到新年宝宝的那一刻,看到生命的诞生,就会让我觉得一切都很美好,这个意义是非常不同的。”

然而在美好的时刻,同样会发生一些让人紧张的时刻。钟炘向记者回忆起自己曾接到过一名高危产妇。2018年大年初三,一名二胎产妇被紧急送进手术室,产妇是前置胎盘、胎盘植入的情况,胎儿娩出后,产妇突发大出血。

“当时情况非常紧急,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幸好,通过多学科的共同努力,最后血止住了,母子平安。”钟炘记得,那天产妇足足输了15000毫升血液。

回忆起去年春节期间值班,钟炘更是印象深刻。疫情期间一名高度疑似患者急需进行宫外孕手术,尽管没有值班的钟炘还是主动请战到一线,虽然手术时间仅仅用了一个多小时,但在各级领导的指导下,包括前期准备、术后处理整整四个多小时下来,钟炘和同事们的洗手衣已被防护服包裹流下的汗水完全浸湿。

在钟炘和其他同事的共同努力下病人顺利完成手术,最终两次核酸结果均为阴性,该病人也顺利回到普通病房。“我是团支部书记,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也希望给各位青年同志起个带头作用。疫情期间,人员分工,时间掌握都非常重要,我们在医院的医生即使离家很近,也会一直在医院待着,患者才是最重要的,我们接触的每一位患者,都经过多次检查。”

\
去年疫情期间钟炘工作照片。受访者供图

“今年因为疫情关系,很多同事也没有回家过年,大家一起分担,我因此也有了更多的时间陪一下我的妈妈,我非常开心。”钟炘的妈妈明白她的工作性质,一直以来都选择尽可能的不打扰。“有一次,母亲吃鱼卡了刺,来省一院取刺,可自己在手术室脱不了身,等下了手术台再打电话时,她都已经取完刺回家了;有时候她生病了,也是自己来看病拿药,甚至事后才让我知道。”

钟炘希望,“疫情赶快结束,好好工作。妈妈一直希望我能尽快成家,我也希望能找到一个阳光开朗,有独立思考能力,合适的伴侣。”钟炘说,最重要的是,另一半要能理解自己的工作。

(责任编辑:石梦竹)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