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照料69名新冠儿童的这些天:跟孩子们相处,很少感受到疾病的痛苦

2021-01-24 09:14:0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健康时报记者从河北省胸科医院获悉,位于河北省胸科医院7楼的病房,收治了69名河北省确诊新冠肺炎的儿童,他们中最小的不到7个月,最大的也才只有13岁。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健康时报记者从河北省胸科医院获悉,位于河北省胸科医院7楼的病房,收治了69名河北省确诊新冠肺炎的儿童,他们中最小的不到7个月,最大的也才只有13岁。

“我们这里收治了此次河北省确诊新冠肺炎的儿童患者,绝大多数确诊的孩子都在河北省胸科医院治疗。”河北省儿童医院普外二科刘伟栋医生告诉记者,为了给这些孩子治疗,他和河北省儿童医院近百名医护一起来到了河北省胸科医院,他告诉记者,现在孩子们的状况都非常稳定。

\
河北省儿童医院的医护化身孩子们喜欢的卡通形象,河北省儿童医院供图。

“卡通形象贴到防护服上,孩子们愿意交流了”

“刚刚接触这些孩子们的时候,他们其实是非常抵触的。我们想给他们做检查,但他们非常抗拒,还有一些孩子就藏在被子里偷偷哭,根本不出来。”刘伟栋告诉记者,“还有大一点的孩子,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他们的表情就表现出非常紧张,其实就是因为,这里没有任何他们熟悉的人和物。”

没有任何熟悉的人和物,那就想办法把自己变成孩子们熟悉的人和物。刘伟栋和同事在入驻病房的第二天,便想到了孩子们喜欢的卡通和动漫,他们自己动手,在白纸上画上孩子们喜欢的喜洋洋、灰太狼、小猪佩奇等卡通形象,然后将这些画贴到自己的防护服上。

\
河北省儿童医院的医生在工作中,河北省儿童医院供图。

“很神奇,看到我们贴上这些画了之后,孩子们开始愿意跟我们交流了。”刘伟栋说,变化最大的就是一个里边有6个小孩的病房。现在只要我们走进这个病房,孩子们就像真的见到了这些卡通人物一样。

刘伟栋说,“从那之后,我们跟孩子的交流变得很顺畅,我们也会告诉他们,现在我们在一起做游戏,等游戏胜利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面对医护人员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一些刚刚入院的孩子会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穿这种衣服呀?”刘伟栋便说,“我们是外星人,帮着你们来打怪兽的。”渐渐地,孩子们仿佛也懂了叔叔阿姨们穿防护服的目的,懂了他们的不舒服。

为了照护这些得了新冠的孩子,河北省儿童医院新生儿科护士张晓曼也来到了河北省胸科医院。“我们有时候跟孩子们沟通,因为穿着防护服,听不太清楚他们讲话,就会提醒他们大一点声,渐渐地,好多小孩子们跟我们讲话会主动增大他们的音量,有时候还会拿笔写下来给我们。”张晓曼说。

“大孩子可以照顾小孩子”

在这个特殊的病区,有一个特殊的病房,里边住着6个小宝宝,他们其中最小的只有1岁多,最大的6岁,这些孩子并没有家长可以陪护。

“在我们病区,有两个6岁左右的小女孩真的非常让我感动和惊讶。” 刘伟栋说,“这个屋有一个3岁的小宝宝,屋里最大的6岁的女孩每天起来都会给她梳头发。其实没有人让她去做这件事情,但是她可能就是觉得自己是病房里最大的孩子,她感觉自己有责任照顾弟弟妹妹。”

\
河北省儿童医院的医生在为小患者消毒,河北省儿童医院供图。

“刚开始那两天,还有一个病房里有一个2岁多的宝宝因为想妈妈一直在哭,护士都没有办法,后来屋里来了一个5岁的小女孩,她会主动过去坐在小宝宝的病床上,拉着她的手,跟她聊天,还会拿本动画书给她讲故事。”刘伟栋介绍,“虽然我们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但是这个5岁的小女孩就是能用他们独特的交流方式,让2岁的小宝宝平静下来。”

跟孩子们相处,很少感受到疾病的痛苦”

“在这里每天都跟孩子们相处,其实我们很少感受到疾病的痛苦,因为孩子们的世界总是快乐的。”刘伟栋说,但在面对一个11岁的小男孩时,刘伟栋哭了。

\
河北省儿童医院的医生在给孩子们讲故事,河北省儿童医院供图。

因为治疗过程中需要询问孩子们的病史,刘伟栋必须一一询问孩子的家长,“你别给我妈妈打电话,我妈妈一直以为我在隔离点,我不想让我妈妈知道我确诊了,如果我妈妈知道了,她肯定会一直哭,哭得受不了的。”男孩说。

在询问完妈妈男孩的病史后,刘伟栋把电话给了男孩。男孩坚强地告诉妈妈,“妈妈,没事,我就是换了个地方,我也没有什么事情,也没觉得不舒服,在这里特别好,吃得也非常好。”

而让张晓曼记忆深刻的还有一个1岁多的小女孩。“刚开始,她也是有一点抗拒,总是在哭着想妈妈,后来我们就每天都哄她,跟她聊天,现在只要我们穿着防护服进到她的病房,她就立马不哭了。”张晓曼说,现在她每天晚上如果醒了,就会爬起来看看,只要我们在她身边,她就不哭闹,趴下就又睡着了。

“相信孩子很快会回到家人身边,我们都在等待这一天到来”

位于河北省胸科医院7楼的儿童病房有一个特殊的岗位,在这一层的楼梯和电梯口,需要有人24小时看守。“因为孩子们都太爱跑闹了,毕竟他们都属于感染者,如果一旦跑到其他楼层是非常危险的。”刘伟栋告诉记者。

但爱玩爱闹是孩子们的天性,他们不可能做到像成年人一样在病房里好好待着。刘伟栋和同事们便分批次带孩子们在楼道里玩游戏、做体操、唱儿歌。张晓曼说,“这些孩子们彼此之间也变得慢慢熟悉起来。”

张晓曼坦言,“其实我们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我们要照顾到他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因为孩子们根本不知道病毒是什么,所以他们在玩闹的时候,随时都有可能把我们的防护口罩和眼罩摘掉,这都是我们要小心的地方。”

孩子们吃完饭,要马上收掉筷子、盒饭里的牙签要提前收走、晚上孩子们睡了后打着手电一个一个观察孩子们的情况……这些都是“张晓曼们”每天的常规操作。

“即使有一些大孩子会问,我们也是简单地说,你们就是感冒了,但不会太严重。”刘伟栋告诉记者,“我们这边69个小孩的整体情况都很平稳,没有出现危重症,现在我们整个病区气氛也比较轻松。”刘伟栋说,“相信这些孩子会很快回到他们家人身边,我们都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责任编辑:周学津)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