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石家庄核酸检测一线,有支“白求恩医疗队”

2021-01-18 11:41:31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入户采集时,韩昭倩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口。“是我妈给我们开的门,当时她抱着老二,他们俩都没有认出我来。”看见孩子的韩昭倩心里一紧,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一点声儿都不敢出,我怕孩子听出我的声音扑上来要我抱,我后面还有好多任务,不能停下来。”临走前,韩昭倩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孩子,对着他比了一个“耶”的手势,轻声说了一句:“加油!”就赶紧转头下楼去了。

健康时报记者 邱越 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附属医院尹威华 刘艳丽

1月6日凌晨5点左右,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附属医院麻醉科主管护师李凯刚下夜班,看见手机微信一条信息:“六点半全员集合。”这条发在他们医院内部工作群的信息发出时间是凌晨一点半,后面紧跟着一连串“收到”。

“作为土生土长的石家庄人,我责无旁贷。”刚下夜班的李凯接到任务后顾不上休息,直接收拾行装,整装待发,和同事们共同参与到核酸检测的队伍中。

\

白求恩医疗队在社区为居民采集核酸。受访者供图

登门采集到自己家时,全程不敢出声

根据安排,1月6日起,河北省石家庄市在全市范围内全面启动全员核酸检测。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派出附属医院的“白求恩医疗队”,协助石家庄市长安区政府对30余个小区进行全员检测。李凯和她的同事们就是白求恩医疗队中的一员。

为了迅速开展核酸检测工作,队员们两两一组下到各个社区,在社区工作人员临时搭建的露天检测点,立即开始为社区群众采集核酸。针对行动不便的居民,医疗队员们就会挨家挨户上门给他们采集核酸,韩昭倩自己家正好被划在她负责的区域内。

韩昭倩是一个二胎妈妈,老大三岁多,老二还没断奶。由于韩昭倩和丈夫均属于抗疫一线人员,离家多日,两个孩子一直由姥姥姥爷照看。“这几天我一直不敢跟孩子视频,好在每天一早出任务的时候他们还没醒,晚上回宿舍后他们又睡了,我也不用纠结了。”韩昭倩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其实是我太想孩子了,怕他们看见我哭,我自己也会情绪崩溃。”

1月8日,入户采集时,韩昭倩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口。“是我妈给我们开的门,当时她抱着老二,他们俩都没有认出我来。”看见孩子的韩昭倩心里一紧,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我一点声儿都不敢出,我怕孩子听出我的声音扑上来要我抱,我后面还有好多任务,不能停下来。”

临走前,韩昭倩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孩子,对着他比了一个“耶”的手势,轻声说了一句:“加油!”就赶紧转头下楼去了。

在医疗队员里,有很多人都是跟韩昭倩一样30出头的年纪,与孩子分离几乎是他们每个人都遇到的情况。

李凯的孩子刚满四岁,正是每天都要找妈妈的年纪。自从河北本轮疫情发生以来,李凯一直在医院值班待命。虽然下社区的采集点离家特别近,但由于负责的片区不同,李凯没法见到孩子。

1月7日,孩子在家哭闹不止,吵着要见妈妈,孩子爸爸没办法,只好带孩子来到李凯所在的核酸采集点,让他隔着铁栅栏远远地看着妈妈工作。

“他一看见我就非要冲过来,说要帮我忙。我只好赶紧过去安抚他说,你回家等妈妈,妈妈完成任务就回家。然后他爸爸就强行把他抱走了,前后也就一分钟吧。”韩昭倩说,不管任务有多重、多辛苦,她都不会皱一下眉头,觉得自己倍儿坚强,“但说到孩子,我就受不了了。”

韩昭倩的家就在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附属医院的家属区里,与队员们休息的宿舍仅一墙之隔。每天韩昭倩从采集点回来,下车时一抬头能看见自己的家,“多少次我都想让我妈带孩子下来让我远远看一眼,但又担心天气太冷孩子着凉,就算了,我每天就抬头看一眼家里亮着的灯,也挺好。”

心里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

1月6日,石家庄寒风肆虐,气温迅速降至-16℃,由于需要长时间穿着防护服,医疗队员们为了避免行动不便,只能在防护服内穿一个轻便的棉衣。此外为了加快核酸检测,许多队员都穿着成人纸尿裤,尽量减少上厕所和穿脱防护服的时间。

“我们的检测点搭在一个十字路口,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呼出的气凝结在防护罩上,被风一吹直接冻成了冰。但可能因为太忙了,竟然不觉得冷,只是后来发现手都冻僵了,连棉签都掰不动。”李凯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李凯的同事苏倩被安排在在另一个核酸检测点,这几天她的手又红又肿,几道深深的勒痕清晰可见。

苏倩介绍,医护人员工作时都带着医用胶皮手套,每给一位居民采集完核酸都要用酒精进行手消毒。由于天气太过寒冷,酒精抹在手上本就冰凉,风一吹,立刻就结成了冰。“就是那种始终抱着一块冰在工作的感觉,6号下午两点半同事替换我吃饭的时候,我取下手套一看,竟然冻成了那个样子。”

“虽然都冻得麻木了,但是看着在寒风中排着长队、瑟瑟发抖的居民,心里就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不能让大家也这么一直冻着。”李凯说。

忙碌与寒冷,心里却是暖的

1月6日从早上8点多到晚上快9点,李凯这一组共采集核酸样本2000多份,平均一分钟要采集3人。这天也是各个采集点最忙的一天,几乎所有队员都在寒风中站立工作了十几个小时。

“中间休息的时候,我靠在旁边路灯上歇了一会儿,没想到就睡着了。”护士韩昭倩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其实我们自己有凳子,居民也给我们送来了凳子,但是穿着防护服我不想把凳子污染了,而且我要是坐下了可能就再也不想站起来了。”

“很多居民都连声对我们说谢谢,还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孩,采集完成后,默默地从他妈妈兜里掏出一包糖一定要送给我们,而且我们还收到了好多好多居民送来的暖宝宝,虽然我们穿着防护服用不了,但心里是暖暖的,感觉自己做的一切都值得。”韩昭倩说。

1月15日,完成社区第二轮核酸采集的医疗队员们,又开始为陆军军医大学士官学校的学员和附属医院的医护人员及家属采集核酸,而这天正好是李凯36岁的生日,也是她第一次没跟孩子和家人一起过生日。

晚上六点多,李凯和同事们刚完成任务回到医院宿舍,同事用清水给李凯煮了一碗长寿面。“今年注定是一个不一样的生日,能在抗疫一线和并肩作战的小伙伴们一起过生日,也是不一样的幸福。相信疫情很快就会过去,我们也都能回到家人身边,”李凯说。

(责任编辑:齐钰)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