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世卫组织称可能永远发现不了“零号病人”!溯源究竟难在哪?

2021-01-17 21:42:13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当地时间1月15日,在世卫组织举行的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上,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玛丽亚·范·科霍夫表示,一些研究通过临床样本或储存的血清样本发现2019年已存在新冠肺炎病例,世卫组织将跟进这些研究,但可能永远不会发现新冠肺炎零号病例。

(健康时报记者 张萌)截至目前全球确诊病例已超9000万,直逼1亿人。但是,导致这场疫情的“病毒究竟来自哪里?”“谁是‘零号病人’?”依旧没有答案。

当地时间1月15日,在世卫组织举行的新冠肺炎例行发布会上,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玛丽亚·范·科霍夫表示,一些研究通过临床样本或储存的血清样本发现2019年已存在新冠肺炎病例,世卫组织将跟进这些研究,但可能永远不会发现新冠肺炎零号病例。

\

全球范围内:各国检测出新冠病毒感染样本时间越来越早

就像玛丽亚·范·科霍夫提到的,目前世界各国检测出新冠病毒感染的样本时间逐渐前移。

日本:2019年初

日本厚生劳动省大臣2020年5月15日表示,日本红十字会在2019年年初的500份血样中,检测到两份样本新冠病毒抗体呈阳性。

而早先,日本厚生劳动省2020年1月16日发布通报称,日本国内发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确诊病例,为一名在日本神奈川县居住30多岁的中国籍男子,曾经前往武汉。

西班牙:2019年3月

2020年6月26日,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发布公告称,巴塞罗那大学肠道病毒小组的研究人员对当地废水样本做了检测,结果发现在2019年3月12日采集的废水中已有新冠病毒的踪迹。此前,该小组的研究人员已在2020年1月15日的废水样本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的存在,而西班牙本土直到2020年2月25日才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意大利:2019年11月

据意大利《共和国报》等媒体2021年1月11日报道,意大利米兰大学牵头的一项国际研究在2019年11月10日的一例呈皮肤炎症状的25岁女性患者的活检样本中,发现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这一结果将意大利1号病人出现时间提前到2019年11月。而在此前,意大利首次报告新冠确诊病例是2020年1月30日,报告本土病例是去年2月21日。

该研究团队牵头人、来自米兰大学的研究员迦诺蒂表示,在接下来的研究中,可能还会发现比2019年11月更早的新冠病毒感染样本。

法国:2019年11月

2020年5月初,位于法国大东部大区科尔马市的阿尔贝·施韦泽医院医学影像部门重新研究了2019年11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期间该医院拍摄的总计2456张胸片底片,发现最早出现带有典型新冠肺炎症状的病例可追溯到2019年11月16日。

该医院所在的大东部大区,是法国最早发现新冠肺炎聚集性传染和疫情最重的地区之一,而此前官方通报的当地第一例确诊病例是在2020年2月27日。

美国: 2019年11月

2020年5月,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市长迈克尔·梅尔哈姆接受媒体采访并发文表示,自己可能早在2019年11月中下旬就已经感染新冠病毒,抗体检测结果发现其体内的抗体已经存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这很可能将美国通报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时间提前大约两个月。

2019年11月30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研究人员在《临床传染病》半月刊上报告说,2019年12月一些美国人献血样本中已有新冠病毒抗体存在,这意味着那时候新冠病毒或已在美国出现,而这早于美国官方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的2020年1月21日。

巴西:2019年11月

2020年7月2日,巴西圣卡塔琳娜联邦大学的专家组宣布,研究人员对巴西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市2019年10月到2020年3月期间的下水道水样进行分析,在2019年11月的样本中发现了新冠病毒。

英国:2019年年底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等机构的研究团队分析了来自全球新冠病毒感染者的超过7500个病毒基因组数据,认为这些新冠病毒的同一祖先来自2019年年底。这可能是新冠病毒从自然界跳跃到人类宿主的时间,即新冠病毒或于2019年年底已在全球广泛传播。

英国《每日电讯报》2020年3月25日报道,该国东萨塞克斯郡的一户家庭可能是英国首批新冠病毒感染者。家中男主人达伦·布兰德2020年1月15日至19日曾去奥地利滑雪,回国后出现感染新冠症状。此前,英国于2020年1月31日首次报告新冠确诊病例,2020年2月28日首次报告本土传染病例。

正因为如今新冠病毒最早来自于哪里,仍然还是未解之谜,也就导致发现“零号病人”成了难上加难的事情。

我国多地散发疫情仍未找到“零号病人”

不仅是本次全球疫情的“零号病人”仍未发现,2020年在我国出现多地散发的病例,而这些突发疫情中的 “零号病人”,有些目前也仍未找到。

河北石家庄疫情:零号病人尚未明确

河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办公室主任、流行病学专家师鉴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零号病人”尚未明确。师鉴透露,中国疾控中心和河北省疾控中心已对来自石家庄、邢台市病例样本进行了基因测序比对,推断本次疫情病毒来自境外,属于L基因型欧洲家系分支,初步估计“零号病例”要早于12月15日,排除与我国以往本土疫情的相关性,病毒通过机场输入的可能性很大。目前,病毒溯源工作仍在进行中。

北京新发地疫情:

2020年6月11日,北京市新增的1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打破了北京55天无本土新增确诊病例的记录,6月14日,北京市疾控中心杨鹏表示,北京新发地的病毒溯源还在进一步调查中。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是从欧洲方向来的,初步判定与输入性有关。

8月21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解读疫情时表示,这次北京疫情的发生已经排除了病毒由动物跳到人的可能,基本排除了由感染的人带到新发地。

但截止到目前,并未有权威消息指出北京疫情的确切"零号病人"何在。

吉林舒兰疫情:

2020年5月7日,吉林省吉林市舒兰报告1例本地确诊病例,随后疫情短时间内迅速传播,随后第一例确诊病例——舒兰市公安局45岁洗衣女工被很多人认为是“零号病人”。但由于病毒具有潜伏期,有的人发病比较早,有的发病晚,有的甚至不会发病,所以不能直接断定该病例是“零号病人”。

2020年5月17日,吉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吉林市疫情防控工作第五场新闻发布会,吉林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杨立民介绍,溯源工作还在进行中,国家和省专家正在逐一论证。最终结果确定后,将第一时间发布相关信息。截止到目前,并未有准确消息向社会公布。

黑龙江绥芬河疫情:

2020年3月27日,作为我国与俄罗斯重要的陆路口岸,绥芬河口岸检出首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新冠肺炎感染者。随后随着病例越来越多,在4月8日,武汉解封之后的6小时,绥芬河市对所有小区重新实施封闭管理,方舱医院也加紧施工。

4月14日晚,黑龙江卫健委疾控处二级调研员郝军在黑龙江省政府新闻办的发布会上介绍,对境外输入病例已经全部完成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绥芬河口岸境外输入病例的感染来源有一部分是在境外的生活工作环境中,且多数是在莫斯科的柳布利诺和萨达沃市场中感染的;另外,入境人员由于长途旅行长时间共处于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又要经过几次乘车倒车,期间需要进食、饮水,人员之间密切接触,导致共同暴露的风险比较大,增加了感染机会。但关于绥芬河疫情首例确诊病例从何而来,至今也未有消息发布。

寻找“零号病人”难在哪?

无论是散发疫情,还是仍在持续的全球疫情,病毒溯源、寻找“零号病人”的工作从未停止。

南方医科大学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主任赵卫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病毒溯源有两条路径,一是流行病学调查,二是动物和环境中的病毒分布调查。一般传染病溯源的流行病学调查是从第一位被发现的患者的接触史开始,即要找到“零号病人”,但这项寻找工作可谓难上加难。

事实上,不只是新冠病毒,许多传染性疾病几年甚至几十年仍未找到零号病人。

2020年4月27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4月27日举行的吹风会上,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所所长金奇也表示,零号病人是疫情的追溯不能回避的问题,也是非常难的科学问题。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2009年H1N1流感病毒流行等,至今都没有找到零号病人。

金奇认为,溯源难在需要大量的工作,多学科交叉综合所得到的线索,交织成互相印证的网络。比如一个人是无症状或者轻微症状感染者,根本就没有看医生,如何确定他就是零号病人?就算运用血清流行病学进行追溯,A和B两个人都是IgG阳性的话,在没有其他信息的情况下,也无法辨别谁更早染病。

因此,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张洪涛副教授在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病毒溯源包含了很多不可控因素。有些证据丢掉了,可能永远找不到了,把传播链条完整的连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对于病毒溯源,大家应该要有一个合理的预期。

(责任编辑:孙宝光)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