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蚂蚁咬伤能致命,他们把50万只红火蚁的巢搬进了实验室

2021-01-03 21:03:3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记者 李桂兰/文 牛宏超/图)“一对小夫妻从纽约搬家至德克萨斯,途中停车休息,在妻子准备食物时,遭到一种名为火蚁的蚂蚁,妻子的手臂被蜇伤,不过两人并未在意……妻子对火蚁过敏,被蛰过的部位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伤口……”这是电影《蚂蚁杀手》里的场景。

生活中,也经常有人遭遇这种“蚂蚁杀手”。2004年10月20日,台湾桃园一名老妇人在遭红火蚁叮咬后出现呕吐,被送入医院后一天之内死亡;2006年5月30日,广东东莞市石排镇田寮村朱某被蚂蚁咬伤脚部没有太在意,6月3日下午2时20分左右再次被蚂蚁咬伤,6月4日下午出现过敏性休克,于镇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2018年7月20日,广西南宁一男子被红火蚁叮咬后出现昏迷、意识丧失等症状,经医院抢救后身亡……

何为红火蚁?2005年5月,原卫生部印发《红火蚁伤人预防控制技术方案》(试行)提到,原分布于南美洲巴拉那河流域的红火蚁喜群聚并好攻击,并对人、畜有骚扰及叮咬损伤甚至致死性。

\
在福建省晋江市中医院动物咬蛰伤科,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创伤救治中心副主任、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动物伤害救治分会会长王传林(中)和福建省晋江市中医院急诊科庄鸿志(右)检查被红火蚁咬伤的患者。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这家医院年均超1000例蚂蚁叮螫伤

2020年6月23日,65岁的黄伯在田地里劳作,一个不小心坠落枯井,虽说井不深,但黄伯右臂摔骨折了,动弹不了。

谁曾想,枯井里就有红火蚁的蚁丘,黄伯在掉下去的同时,还将红火蚁的蚁丘直接给压塌了。这可得了,被侵扰的红火蚁开启了攻击模式。

当12个小时后,黄伯被救起,胳膊已经动弹不了,家人赶紧送医院给复位,而至于从额头到腿脚的浑身的红火蚁叮咬伤,因为平时也常被红火蚁咬,也就没当回事。

两天后实在是熬不过去了,全身痒,上半身还麻木,才前往福建省晋江市中医院动物咬蛰伤科就诊。医生检查发现,黄伯全身密密麻麻的叮咬伤红肿,有被抓挠的痕迹。紧接的后一天,身上又出现了多处脓疱。“一眼看上去,密密麻麻的,每一个被叮咬的包上面都化脓了,戴了一个白色的小头”,中医诊断:毒虫咬伤病——火毒症。后来,医生在给予抗过敏抗感染治疗后,症状逐渐好转。

无独有偶。10月2日中午,广西南宁市民龙先生和家人到南宁市龙门水都景区游玩,但是刚下车不到一分钟,腿上蚂蚁爬得满满的,腿的一边全部被咬,随后出现意识不清;

\

\
红火蚁取食农作物的种子、幼芽、根茎、果实,影响农作物的生长,叮咬禽畜造成伤害,又或者将蚁巢建在电器、通讯设施中,引发断路事故。在公路旁随处可见的红火蚁。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10月4日下午,珠海市金湾区阳光咀沙滩公路边,一女子在沙滩上岸后右脚趾头被蚂蚁咬伤,随后蹲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手臂上、脸上都有红点点,上车没几分钟,就已出现休克症状……

蚂蚁咬伤事件频发,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创伤救治中心副主任,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动物伤害救治分会会长王传林看到后颇为担心,节假日老百姓出游都能被随处可见的小小蚂蚁咬伤,生命安全不容小觑。王传林随即联系了对治疗红火蚁颇有经验的福建省晋江市中医院急诊科庄鸿志,庄鸿志告诉他,仅在晋江被蚂蚁叮螫伤情况较严重,年均有超过1000例蚂蚁叮螫伤的患者来他所在单位晋江市中医院动物咬蛰伤科就诊。

“仅晋江市中医院年均就有超过1000例蚂蚁叮螫伤,而且这个数据应该是被低估了,毕竟生活中很多人被蚊虫叮咬并不会就医。”想到这里,王传林越发觉得应该实地考察,了解我国蚂蚁咬伤,特别是红火蚁咬伤后的诊治现状。

\
在晋江市郊的一块红薯地旁,王传林(右3)、庄鸿志(右2),以及厦门市第五医院急诊部李永武(右1)一行实地考察田地里的红火蚁蚁丘。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2004年9月,吴川农民因为害怕蚂蚁咬伤不敢下田

在晋江市郊的一块红薯地旁,王传林看到,隔着不到一米左右就有一个蚁丘,只是蚁丘的土壤跟旁边并无异,稍微细腻一些罢了,不仔细看,蚁丘还真不容易被发现。而在这个田地不到500米的地方,就是一个学校的操场。

一位当地农民正躬身在红薯地里劳作,王传林招呼起老乡,询问下才知道,这里蚁丘众多,当地农民身上的蚂蚁咬伤也是常有,“随手揉上一点野生的植物敷上也就算处理过了,除非出现化脓,全身不适,一般不会去医院”。

说着,这位老乡拿起手中的小铲子铲了一个蚁丘,镂空状的内巢显露出来,成百上千的个头不大的红火蚁四下逃散。

\
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细细观察发现,黑色的蚂蚁微微泛红,前端有两个大钳子,“红火蚁用前端的两个大颚咬住人类皮肤,用其腹部的螫针将毒囊中大量的毒液注入皮肤,”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主任陆永跃教授介绍,其实,这种我国南方部分地区随处可见的红火蚁并不是本地物种,是从南美洲巴拉那河流域(包括巴西、巴拉圭与阿根廷)等原产地经不断扩散传播而侵入的。由于原产地生物链稳定,数十种生物与非生物因子的综合抑制作用,原产地该蚁种群密度较低,但在1933-1945年随着轮船运输携带侵入美国后,生态环境变了,红火蚁不断快速扩散蔓延并暴发成灾。

我国最早发现红火蚁发生危害的是台湾地区,我国大陆最早发现红火蚁发生危害的是广东吴川大山江街道办事处。“2004年9月23日,吴川市植物检疫站工作人员把在大山江街道办事处采集到的蚂蚁标本送至时为广东省植物检疫站的全省农业植物检疫主管机构,并报告了当地该蚁严重发生危害的情况。当天下午华南农业大学对这个蚂蚁进行了鉴定,高度怀疑是红火蚁。”

\
用铲子掘开的红火蚁蚁丘内部呈现蜂窝状。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陆永跃介绍,2004年9月24日华南农业大学昆虫学系曾玲教授在吴川市大山江街道考察红火蚁情况时发现,当地的农民因为害怕蚂蚁咬伤已经不敢下田了,当地小孩的身上也是诸多疤痕。“手脚被蛰咬后火辣辣的,又疼又痒,很快就起泡化脓,甚至过敏性休克,村民为消灭蚂蚁,想了很多土办法:放火烧,开水烫,用神奇笔划圈阻拦,但都不见成效,蚂蚁还是入侵民居。“

“2004年9月及之前一定时间,我国大陆局部地区已有较多报告被红火蚁咬伤的病例,红火蚁繁殖形成规模需要一定时间,这样推算下来,红火蚁进入我国大陆地区的时间则应该更早一些了。”王传林这样说道。陆永跃表示认同,与所有的入侵生物一样,红火蚁入侵到新的地方后,有一个适应环境和种群数量发展的过程。这段时间,人们往往难以察觉它们的存在,而当发现红火蚁暴发成灾时,它可能已经入侵好几年了。

被红火蚁叮咬后,所有的人都会有痒痛反应,大多数人会出现红肿、伤口化脓等症状,少部分人会出现发烧、暂时性失明、呕吐、荨麻疹、休克甚至是死亡这些严重的过敏反应。

广东省湛江鼠疫防治研究所容剑东2005年对吴川市9村委56个自然村初步调查发现,4村委11个自然村发生有蚁伤人,共调查了4908人,被蚁叮咬伤的有416人,其中发生痒痛的416例,占100%;出现红斑、丘疹或荨麻疹的402例,占96.6%;出现水(脓)疱的399例,占95.9%;出现发热(37.5 ℃以上)的43例,占10.3%;出现头晕、头痛的19例,占4.6%;淋巴结肿大的39例,占9.4%;全身严重过敏反应的4例,占1.0%。

\
被红火蚁咬伤后,当地农民使用蚁丘旁边的地里摘的被称为鬼针草的植物来抹伤口。王传林一行,正在跟当地农民交流。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当蚁巢活动受到干扰时会迅速出动攻击人群

“我们下地干活的,基本上都会被咬,冬季还好一些,夏季穿得少,那就更容易被咬了,一般不会有什么问题。”老乡说到这里,放下刚铲了红火蚁丘的铲子,把自己曾经被蚂蚁咬过的手拿出来给大家看。

被蚂蚁咬伤后可不能不当回事,患者在螫伤处的皮肤周围会迅速出现瘙痒、风团样皮疹、红肿、水泡、疼痛,有的患者甚至休克。“最初24小时内,螫伤处会形成脓疱,里面充满含有上皮碎片和少量细胞的黄色液体。这些脓疱是无菌性的,脓疱24小时左右达到最大,可持续1周或更长时间。”

\
红火蚁的蚁后个头要比工蚁大很多,但没有攻击性。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梳理病例发现,仅在我们晋江市中医院每年因红火蚁咬伤出现全身反应的患者有160例左右,”庄鸿志介绍,这种蚂蚁以大颚咬住人类皮肤,用其螫针将毒囊中大量的毒液注入皮肤,致使人体中毒以及发生过敏反应。

“我好像被蚂蚁咬了,”王传林为了更清楚地了解蚂蚁的习性,离蚁丘最近,虽然穿的是长裤,可蚂蚁还是顺着裤管进去了。掀起裤腿,迅速脱掉袜子,拿随身带着的矿泉水冲掉蚂蚁,右侧小腿上的三个包格外明显。大家赶紧从满是蚁丘的地里出来,一路仔细辨别路边的蚁丘,尽量不惊扰它们。

红火蚁具有较强的攻击性,当蚁巢或活动受到干扰时,工蚁会迅速出动攻击人群,少数人群对红火蚁毒蛋白过敏,可产生过敏性休克,甚至有死亡危险。今年以来,广州、江门和茂名等地发生多起因红火蚁叮咬致使人严重过敏就医事件。“像这些旱地,随时都可以踩到红火蚁,一不小心它就会跟着人爬上来,咬到了就会化脓、发烧,哪个不怕!”庄鸿志说道。

原卫生部印发的《红火蚁伤人预防控制技术方案》(试行)明确提到,“发现红火蚁后不要触动,不要踩踏蚁巢,更不要用手去触摸、捉捕红火蚁,及时报告当地农业技术部门,对其进行鉴定和处理。”

蚂蚁咬伤不容小觑,在有红火蚁的地区劳动或其它户外活动时要穿着雨靴和戴手套,防止被咬伤;随身携带类固醇类外用药物,如不慎被叮咬要及时涂抹患处。另外,“蚂蚁咬伤是破伤风高风险暴露都需要正确预防破伤风,而注射破伤风疫苗才是预防破伤风最可靠的办法,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基本都没有重视,没有正确预防,对于经常被咬伤的农民,干活的人最好提前注射疫苗。”王传林强调道。

\
王传林一行察看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饲养的红火蚁习性情况。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50万只红火蚁的巢被搬进了实验室

在华南农业大学的一间实验室里,靠墙的架子上整整齐齐摆放着二十来个蓝色的盒子,其中的十来个盒子里密密麻麻的,总共差不多有五十万只红火蚁。

“这些蚂蚁为什么不往上爬呢?你们不担心他们逃跑吗?”看着密密麻麻的蚂蚁老老实实的呆在盒子里,记者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记者在田间是见识了他们的威力。顺着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主任陆永跃教授所指的方向,记者发现,在蓝色的盒子内圈靠上的位置有一圈白白的,原来涂了这层白色的滑石粉后,蚂蚁也就爬不上了。“和着酒精涂上一圈,酒精挥发后,只剩下一层滑石粉,他们也就爬不上来了。”

可是,红火蚁在土里筑巢,这些数以万计的小家伙跟迷宫般的巢穴形成了一个整体,他们是怎么将密密麻麻的蚂蚁跟土给分离出来的呢?

“我们利用的是蚂蚁的习性。”陆永跃教授介绍,他们将整个蚂蚁巢连着土一起铲起来用箱子(箱子内圈靠上的位置也有一圈白白的滑石粉,确保蚂蚁不爬出箱子)搬到了实验室,“我们用滴水的方法,随着水位上升,蚂蚁向上搬家,慢慢的,水位涨到土的表面后,整个蚂蚁巢里的蚂蚁也就会都跑到上面来,浮在水上,这时候轻轻松松就可以将蚂蚁捞起来,分离出杂质就可以了。”

\
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主任陆永跃教授(右1)在跟王传林一行介绍,实验室如何将取回的红火蚁从土里提取出来。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陆永跃介绍,红火蚁的蚁巢成熟时,一般在地面形成高10~30cm,直径30~50cm的蚁丘,内部结构呈蜂窝状。红火蚁是社会性昆虫,蚁巢有一头或多头蚁后和大量的工蚁、幼蚁,这些工蚁无生殖能力,负责照顾后代,修建和清理蚁巢,外出觅食,其中的大型工蚁负责保卫和攻击工作。一般蚁巢里有数量不等的有翅雌性、雄性生殖蚁,是种群扩张的后备军。

有翅雌性生殖蚁,是未来的新蚁后,一般在每年的春末夏初至深秋时节,只要温度在24~32℃,土壤较湿润,天气晴朗,通常前一天下过雨,他们就有可能发生婚飞,“一个雌性生殖蚁一辈子只有一次婚飞,一次婚飞交配后所获得精子就够新蚁后一辈子的产卵用了。”陆永跃介绍,观察表明婚飞交配后绝大多数雌性生殖蚁在500米范围内落地筑新的蚁巢,而少数远的可达5公里以上。

\
实验室里正在对红火蚁进行药物灭除效果实验。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婚飞后有翅雌性生殖蚁就会落地,褪去翅膀,寻找合适场所筑巢、繁殖,成为新的蚁后。一个蚁后一般一天会产生成百上千的卵,一个成熟的红火蚁种群由少则5、6万、多则20、30万只多形态的蚂蚁组成。一年能产生4000~6000头有翅生殖蚁。”陆永跃介绍,蚁后寿命通常6~7年,他们的繁殖力相当惊人!

另外,红火蚁还可以借助水流抱团,形成漂筏,顺流而下,遇到障碍登陆,再建新巢。蚂蚁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物种之一,种类繁多、分布广泛,高山大海会限制它们的迁移,但人类的活动给了它们更多可能。

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主任陆永跃介绍:“我们的研究表明,红火蚁可能是多点多次传入中国大陆。可能直接从美国、南美,或者途径台湾、香港等地传入。”陆永跃认为,其主要证据有两个,一个是十多年来入境口岸检疫累计,从这些地方截获了近300批次;第二个证据是,应用分子生物学的方法,研究揭示了我们国家主要地区的红火蚁与国外这些国家红火蚁之间的亲缘关系,从而证实了它的来源以及在中国可能扩散的途径、扩散的过程。

目前,红火蚁分布区域基本上按照20-40个县区/年的速度在增加,截至2020年8月已经入侵了我国423个县区,其入侵发生区域持续扩大,不断向更北、更西地区扩张。最北面已经侵入浙江杭州、湖北孝感、重庆渝中、四川广元等一线。陆永跃介绍道。

\
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王磊博士展示在显微镜下将红火蚁毒囊分离的过程。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被红火蚁咬后,开车就医险丧命

“红火蚁伤人,真的很难找到规律,这也是预防与治疗的难点之一。”陆永跃介绍,“我们实验室因红火蚁伤害直接去医院就诊、治疗的就有五个人。研究红火蚁是一件很有意思和很有意义的事情,但天天直接接触红火蚁,虽然我们也做了防护措施,但还是难免会被叮咬。从本科生、硕士生到博士生,做这个工作的学生基本上是每天都会接触红火蚁,即使戴着医用手套,但红火蚁腹部的那根鳌针也会刺破手套,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一般情况下也就是起个脓包,疼、痒。我们试图去总结被红火蚁咬伤后的规律,却发现没有什么规律。”

陆永跃提起自己的一位研究生。“我曾经的一个研究生,做了近十年的红火蚁研究和防治工作,经常被咬,也没什么事儿,但在前年有一天我看见已经做了企业负责人的他,穿着双一次性拖鞋,来我的办公室,正纳闷,问了才知道他正是被以前经常接触且常常被咬的红火蚁给咬了,只是这次没有像以前那般幸运,腿脚肿得没有办法正常穿鞋了。”

\
分离后的红火蚁的毒囊。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蚂蚁的毒液中含有分子量较大的毒性蛋白,主要有蚁酸、组胺样物质及神经毒素。”王传林介绍道。华南农业大学红火蚁研究中心王磊博士现场演示了解剖红火蚁毒囊的过程,在显微镜下毒囊占了红火蚁腹部体积很大的一部分,这也难怪王磊会说“分离毒囊很容易”。

而对于为什么红火蚁会伤人,王传林进一步解释说,蚁酸分泌到皮肤上会引起机体的变态反应;组胺、5-羟色胺等活性介质使全身毛细血管扩张、通透性增加,致血管容积增大,使有效血液循环量锐减;红火蚁毒液特含有些生物碱,该毒素有局部组织坏死、溶血、抗菌的作用,会促使肥大细胞释放组胺和血管活性胺类物质,引起细胞坏死,出现脓疱,一般为无菌性的;毒液中的磷脂酵素及玻尿酸酵素,可引起组织肿胀。

红火蚁常在路边、草丛、墙角、墙缝中筑巢,这些地方要警惕。临床报告多见于患者在公园或小区的草地上作业或休息时被红火蚁蜇伤,到郊外游玩或去野外工作,要穿长袖衣裤,保护好四肢和面部。

万一不小心被红火蚁咬伤该怎么样?王传林建议:若不慎被红火蚁叮蜇,要尽快用清水或者肥皂水冲洗伤口,咬伤局部可冷敷。不要随意弄破脓包,避免伤口二次感染。有过敏病史的人,可能反应剧烈,出现休克现象,要及时送医院救治。

\
实验室饲养盒里的红火蚁。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在红火蚁咬伤里,最为严重的则全身过敏性反应。如全身肢端肿大,全身发红,起小丘疹,长水泡,并且全身奇痒,甚至喉头水肿,过敏性休克。”

“过敏性休克是已致敏的机体(人体)再次接触到抗原物质(蚂蚁毒液)时,可发生强烈的变态反应引起毛细血管和组织扩张,在渗透压的作用下导致血液向组织里渗透导致回心血量迅速减少,最终有效循环血量减少导致的休克。过敏性休克多猝然发生,表现为蚂蚁咬伤后迅速起病,常在短时间内(常为半小时内)发生严重反应,小部分患者迟发性出现。过敏性休克的主要特点是患者短时间内出现皮肤红斑的同时呼吸循环等障碍,并且可很快出现意识障碍,轻则一过性晕厥,重则昏迷。”王传林解释道。

9月18日,广东广州一名男子在河边钓鱼时,因被红火蚁咬伤,在开车去医院治疗途中失去知觉冲入河道差点丧命。据该男子称,自己开车大概五分钟左右,人没什么感觉,只能看见前面白茫茫一片。连人带车冲下河后自己爬到车顶等待被救起送医。无独有偶,9月22号广西一女子在家中被蚂蚁咬伤,驾车去医院途中险些出现意外。

“被红火蚁咬伤后短时间内有发生过敏性休克的风险。”王传林提醒,红火蚁咬伤及时就医没错,但不可自行驾车!

陆永跃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如果按照发生区域人口有30%几率被红火蚁叮蜇,被红火蚁叮蜇后出现全身严重过敏比率为1%左右计算,则全国每年有48000人全身严重过敏症患者;按照20%可能性出现休克、昏迷比率计算,每年有9600人因红火蚁叮蜇发生休克症状。

\
王传林教授(中)与晋江市卫健局、农业局、以及晋江市中医院的同道们一起研讨红火蚁咬伤的防治问题。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红火蚁入侵我国已经近20年,如何避免伤人事情频发,必须尽快给出系统、高效的防治措施。作为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动物伤害救治分会会长,王传林带领他的团队已经发布了我国首部专门针对动物致伤诊断治疗的专著<<中国动物致伤诊治规范>>,里面就涉及到红火蚂蚁诊断以及治疗,并且正在积极国家层面制定<<红火蚂蚁咬蜇伤诊治规范>>,他也积极呼吁相关部门筹建红火蚁医疗救治体系,他希望通过系统的医学研究,尽可能预防和避免红火蚁严重伤人事情的发生,并给予受伤害者高效救治。“红火蚁伤人事件的发生常常是在户外,一旦发生过敏性休克,命悬一线,如何形成有效的防治体系,避免恶性事件发生,刻不容缓!”王传林如是说道。

(责任编辑:石梦竹)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