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工作像一座生命之桥,摆渡生死两端——我在器官移植科度过的2020

2020-12-29 10:42:53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作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中的一份子,廖苑细数着2020年的500多例移植手术,满眼都是感动、感恩和期待。

(健康时报记者 赵苑旨) “我的工作就像是搭建一座生命之桥,摆渡于生死两端。”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捐献办公室副主任廖苑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我国因器官衰竭,需要做器官移植的患者累计有30万人,但目前我国一年只能实施两万例左右的手术,器官不足是最直接的原因。

今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世界上不少国家的器官移植都处于停顿状态,唯独我国器官捐献和移植仍在砥砺前行。截至目前,我国登记器官捐献志愿者已超270万人。

作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中的一份子,廖苑细数着2020年的500多例移植手术,满眼都是感动、感恩和期待。

双胞胎兄弟双双器官移植成功:“两个孩子既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

\
4岁的双胞胎兄弟均已完成器官移植。受访者供图

来自四川的阮艳,幸福地育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然而在孩子们长到6个月的时候均出现了支气管炎的症状,去医院检查后发现是患有多囊肾,这个结果犹如晴天霹雳,一时间让阮艳及爱人慌了神,不敢相信。

这种多囊肾其实是一种常见的遗传性肾脏病,主要表现为双侧肾脏出现多个大小不一的囊肿。囊肿进行性增大,最终破坏肾脏结构和功能,导致终末期肾功能衰竭。

使用药物治疗了两年多的时间,2019年12月,两个孩子在重庆市儿童医院的检查结果是都发展成了尿毒症,“弟弟乐乐一发病就开始做透析了。”阮艳说。而哥哥欢欢的病症稍轻,一直在保守治疗,通过吃药来控制,但到了今年8月份病情开始严重,还是走上了透析的道路。

就在两个孩子一次次承受透析带来的痛苦时,他们同样也在等待有合适的肾源进行器官移植。“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每每看到孩子们做透析时痛苦的样子,都让我心如刀绞。”阮艳说。

“您好,我们这里有跟乐乐匹配成功的肾源了。”今年8月17日,阮艳终于等来了期待已久的电话,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打来的,“接到电话时的心情是复杂的,有些开心是因为我的孩子有救了,有些难过是因为有个孩子将要离开这个世界。”阮艳说,同为母亲,能感同身受对方父母的悲痛,同时也在担心着手术是否能够顺利。

8月19日,弟弟乐乐器官移植手术成功,不到半个月便出院了,但哥哥欢欢一直还在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里等待合适的肾源,夫妻俩悬着的心还不能完全放下。

两个月后,在弟弟乐乐做完移植手术的同一天,哥哥欢欢合适的肾源出现了,11月20日器官移植手术成功,12月1日出院。

“我的两个孩子即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不幸的是他们同时患了这种发病率只有万分之几的疾病,幸运的是都得到了合适的肾源并且移植成功。”

阮艳说,从孩子们生病到手术这一年的时间里,她常常感到无助、迷茫、甚至抑郁,因给孩子们筹集治疗费用,也卖掉了他们在重庆唯一的房子,也曾想过放弃自己的生命,来逃避这一切,好在有家人的支持与帮助,让她守得云开见月明。

“现在两个孩子很健康,我对他们充满希望,相信他们会越来越好,也感谢救助我孩子的捐献者们,是你们的大爱与无私,让我的孩子们得以重生,拯救了我的家庭,也感谢医务人员对孩子们的救治,谢谢!”阮艳说,她与丈夫已决定,在他们生命快走到终点时,也要将有用的器官捐献出去,回报社会,传承这份大爱。

“我们选择捐献父亲的器官”

器官移植作为二十世纪生命科学的重大进展,成为了治疗终末期器官功能衰竭患者的有效治疗手段,也在我国获得了长足发展。而器官捐献,在传播大爱,承接生命的转换中,得到了全社会广泛的认可。

燕子(化名)52岁的父亲在今年12月份突发脑干出血,在茂名市人民医院急诊初步的诊断为脑死亡,不愿接受现实的燕子仍苦苦坚守在医院陪伴着父亲寻求微末的救治希望,在医院的某个瞬间,燕子看到了器官捐献的宣传信息,心里埋下了另一个希望:如果父亲最终真的不能继续活下去,那就让他的器官留在这个世上,让更多的人替他活下去。

燕子是一名医学生,依于自己所学的知识,她也清楚父亲哪怕成为植物人的希望都几乎没有,便跟家人说起了器官捐献的事情,“挣扎了好久才做的决定,哥哥也同意捐出父亲有用的器官,只是母亲……”燕子哽咽地说,母亲的观念很传统,认为人生来完整,去的时候也应完整的去。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也常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燕子和哥哥在跟母亲讲完器官移植的具体事项及意义时,母亲大哭一顿后,也接受了这个决定。

现在燕子的父亲仍住在ICU里,一直处在深度昏迷的状态,“医生告诉我们,父亲已经完成了脑死亡判定,已经是脑死亡了,因为父亲一直在昏迷,我先前也担心,不知道他知道我们的这个决定会不会恨我们,但我也相信,像父亲这么好的人,生前就很乐意帮助别人,如果知道我们的决定,也一定会同意的。”燕子哭着说道。

“他是我们家的天,是我跟哥哥心里的那座山,他常跟我和哥哥说‘不管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往前走,就算天塌下来了,还有我顶着。’可是这座山要倒了…..”我们捐献出父亲的器官,是想让他用自己的光给别人带来希望的同时,也给我们留个念想。”燕子说。

燕子的父亲在完成最严格的神经功能和器官功能评估后,捐献出了肝、肾、肺脏和眼组织,用自己一人的光热,去照亮了6个人的人生。

廖苑说,每一次的器官移植,都是一个生命的结束,一个生命的再生。有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守着那一丝的希望,等待着重生的那天;有的人在丧亲之痛下,仍攥紧生命的善念,传播大爱。在这个异常艰难的2020年,爱从未停止延续。

(责任编辑:李宣璋)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