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独臂小伙儿身兼数职:要过好每一个明天

2020-12-23 09:38:0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寒冬的北京,一位“独臂青年”正在街头唱歌,时不时的有路人驻足投币,他一一笑着说谢谢。附近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小伙子,不仅歌儿唱得好,还是一个外卖骑手,同时还是兼职游戏陪练。在他的字典里,命运可能有些许不公,但从不影响他正能量的过好每一个明天。

(健康时报记者 陈琳辉)“我爷爷还在呢,我得好好活下去。”

寒冬的北京,一位“独臂青年”正在街头唱歌,时不时的有路人驻足投币,他一一笑着说谢谢。

附近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小伙子,不仅歌儿唱得好,还是一个外卖骑手,同时还是兼职游戏陪练。

在他的字典里,命运可能有些许不公,但从不影响他正能量的过好每一个明天。

\
街头唱歌的王强陈琳辉/摄

“我从前也怕冷,但现在越唱越健康了!”30岁的王强(化名)告诉记者,每周的周一到周四的上午,他都来北医三院附近唱歌,好心人会捐款。这以外的时间,他会送外卖,做游戏陪练,虽然是个“独臂青年”,但生活依然可以靠自己,过得有声有色。

只穿背心并不是他有意想要露出身体缺陷,而是一大早从三十多公里之外的地方骑行到唱歌的地方,一路蹬着三轮摩托过来,车停下来后感到耳朵和左臂灼热发烫,索性脱了外套唱一会,没想到唱得更轻松,索性放开来唱了。

2006年4月,王强刚满16岁。通过同村朋友的介绍,来到郑州的一处临时工地当电工,被工厂里的高压电击中,不幸失去了右臂,至今左臂仍然不能够大幅度摆动,医生曾叮嘱他,左臂还需要继续做手术。

“因为没有凑齐手术需要的钱,接下来的手术一直搁置。我不甘心命运就这样把我打倒,我不想再失去这条唯一的手臂了。”王强说,从卢沟桥附近骑行到他街头唱歌的地方,路虽远,但日子还是要奔着好了过,为了能攒够给自己继续手术的费用,这样的路他一周需要开四个来回。

\
准备回家的王强。陈琳辉|摄

“住得远点,房租能省一点是一点, 700元一个月,光是唱歌是攒不下钱的。”王强告诉记者, 最近这半年,除了淘宝接单当游戏陪练,王强还尝试着用各种手机剪辑软件学着剪一些唱歌的小视频发到网络上。

“14年里,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尽快安个假肢。”王强不确定地嘀咕着,安上假肢之后,能找到一份更加稳定的工作,更安稳地过日子。

对于王强一样的患者,广东省佛山市中医院骨伤科谢韶东医生说,伤口稳定3个月后,伤员的肢体残端就已基本恢复,患者各方面也都做好了安装假肢的准备,此时可安装永久性假肢,并在治疗师指导下进行训练。安装一个好的假肢必须先有一个良好的肢体残端,一些不良的残端会影响假肢安装效果。如果残端外形发生变化,很可能造成残肢和假肢接受腔不吻合,不良残端与假肢磨合过程中会发生磨损感染,从而影响假肢使用。一般来说,截肢后只要伤口处理良好,大约3个月左右就可考虑安装永久性假肢。

“到医院附近唱歌,其实也是想让全国各地的患者看到我以后多一丝希望,无论生活多残忍,都不能被它打败。”王强边说边整理着音响:“虽然我少了一个胳膊,但我觉得自己还是个健康、有正能量的小伙儿!”

有些寒冬,总是让人觉得一点都不冷。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