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独立血透中心难进社区,大医院血透室人满为患

2020-12-20 09:16:03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自2016年国家卫健委出台政策鼓励发展独立血液透析中心以来,社会资本纷纷入局。但健康时报记者调查发现深圳、哈尔滨、天津、武汉等全国多地,居民都曾对独立血透中心进小区说“不”。

(健康时报记者 谭琪欣)“坚决反对居民楼内建血液透析中心”“坚决反对饮用水池上建血液透析中心”“坚决反对医疗垃圾在碧湖花园内转运”,三条醒目的口号是深圳龙岗区碧湖花园小区业主的集体抗议。

小区业主李华(化名)告诉记者,碧源血透中心距碧湖花园小区的大门距离仅20米左右,且开业之前并未公示,“谁能保证没有传染病风险呢,医疗垃圾的排放也是问题,谁会乐意血透中心开在家门口吗?”李华反问道。

深圳市卫健委医政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只要选址不是居民住宅、政府公共用地,合法合规,都可以开设医疗机构,并且持有正规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即可正常营业,目前,全深圳市共有6到7家左右的民营血液透析中心。

\

资料图片,陈彬摄

民意叫停一家社区血透中心

深圳龙岗中心城的碧湖花园小区是一个有着二十年历史的老小区,地段好,周边小区和生活商圈密布,且因为临近校区,不少人出于刚性需求在此购房。

健康时报记者了解到,碧湖花园小区业主们的反对声音,集中于碧源血透中心可能给小区业主带来的“很大的安全隐患”“精神上的痛苦”“生活上的不便”——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医疗事故、医闹纠纷,医疗废水、医疗废弃物将对小区造成环境污染;病菌、药剂残留物具有很强的传染性会影响小区居住环境。

不过,家住在星河上寓小区(碧湖花园附近)的肾病患者李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一般要到横岗去做透析,不堵车都要半小时以上的车程,一周2-3次的透析频率,费时费力,“如果附近能有一家合规的血透中心,最好不过。”

但李华认为,血透中心的建立对于周边肾病患者和其家人来说肯定是提供了方便,但对于能否在居民小区附近建血透中心以及是否会造成污染,小区业主的担忧也是合情合理的。“建在小区里的血透中心肯定不合规,既然小区里老人和孩子多,就应该离居民区远一点,一旦开业,对我们的生活影响非常大。”

还有业主感到困惑,“小区周边就有医院,真搞不懂,为何偏偏选在我们小区设立血液透析中心。”

在碧湖花园小区,业主的反对看似已经胜利。李华告诉记者,从装修好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了,碧源血透中心仍未有开业的迹象,“应该是不会开了。”

深圳碧源血液透析中心立项于2019年04月,注册地位于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中心城清林东路68号201,2020年8月顺利通过深圳市卫健委颁发的医疗执业许可,许可经营项目包括血液透析;血液滤过等投资额达2600余万元,远期规划是成为深圳市龙岗中心城片区内配置最全、环境最佳的独立血液透析中心。

独立的血透中心,进不去的社区

自2016年国家卫健委出台政策鼓励发展独立血液透析中心以来,社会资本纷纷入局,深入到更基层。但深圳、哈尔滨、天津、武汉等全国多地,居民都曾对独立血透中心进小区说“不”。

在哈尔滨群力家园,居民同样认为建于小区内部的血透中心-巨龙血透中心选址违规,且医疗垃圾和废水会严重影响小区居民正常生活。

巨龙血透中心注册于2017年,2020年4月8日已由哈尔滨市道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但最终,该中心建设被哈尔滨市道里区群力街道办事处和该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叫停并限期拆除。

在河南三门峡,2018年拟建于湖滨区某小区的透析中心已经撤离;原计划选址于武汉解放大道某小区的胜友佳血透中心,最终决定选址另建。

“大多数人看到‘血液’两个字就很紧张进而恐惧,认为血液会带来传染病风险、高污染率,因此会产生天然的抵触心理,希望离自己越远越好。”北京达康医疗法务总监张宇飞提到,就在2017年,达康医疗在建血液透析中心时,也曾在湖北基层遭遇居民反对,最终不得不换址。

居民强烈抵制之下,独立血透中心进社区阻碍重重,但大医院血透室却人满为患。

记者以患者身份联系广东多家公立三甲医院,了解到当地血透室大多床位紧张,如果要做透析需要提前预约,“床位紧张,白天的血透床位基本已经满员,只有晚上有少数床位”,粤西地区一家大型医院的预约热线工作人员说。

除了广东,上海、北京等多地大型公立医院也普遍存在血液透析科室一床难求的情况。记者了解到,血透的时间较长,一次需要4个小时左右。一名病人对应一台血液透析机,因此在透析机“满员”的情况下,只有等待前面的血透患者下机,后面的患者才能进行透析。

一位不愿具名的广东省一家综合三甲医院肾内科医生告诉记者,肾脏负责过滤人体血液中的杂质,维持体液和电解质平衡,最后产生尿液排出体外,通俗解释,血透就是通过机器,帮助丧失肾功能的患者将尿液排出,“医疗垃圾和废水都有明确的处置要求,合规的血透中心一般不会产生污染物不经处理就排放的问题。”

那么,血液会增加感染风险么?“尿毒症不是传染病。尿毒症患者自身免疫力普遍低下一些,确实更容易患传染病,因此国家要求尿毒症患者要每半年进行乙肝、丙肝、梅毒、HIV的检查,不同的传染病是严格使用不同的分区进行透析的。但病人在透析室里面做做透析又怎么会传染给压根不会被允许进入透析室的社区居民呢?”上述肾内科医生说。

独立血透中心“独立”难,难在哪里?

“肾移植的负担很重,一般终末期肾病患者只能通过血透来维持,普通患者是每周透析三次,家离医院远的,凌晨就得起床,可能还得家人专门护送,这个成本很高,如果家附近能有个社区血透中心,患者生活质量会高很多。” 上述肾内科医生告诉记者。

根据中国医学会肾脏病分学会数据,截至2017年中国终末期肾病患者总数已达到290万人,预计到2030年,我国终末期肾病患者人数将突破400万人,但截止2019年,登记的血液透析患者仅为632653人,公立医院的透析资源显然远远不够。

根据动脉网发布数据,在美国,血液透析市场的民营程度高达76%。但据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肾脏病透析专委会2018年的数据,国内目前有血透机构5479家,民营的独立血透中心占比仅11%,除了费森尤斯、达康医疗、山东威高、长生医疗、爱肾医疗等少数几家连锁血透中心稍具规模,其余大多为“散户”。在各省市陆续将终末期肾病治疗纳入医保后,费用不再是制约患者血透的主要因素,床位成为最大障碍。

“基层社区是一定要进的,一是提高服务的可及性,二是基层的市场空间很大。但不仅是社区居民的抵触,租赁地址的合规性和中心医护配备都是目前独立血透中心发展的瓶颈。” 张宇飞直言问题所在。

2016年12月底,原国家卫计委印发了《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明确血液透析中心属于单独设置的医疗机构,意味着独立血透中心全面推向医疗市场,目的就是缓解公立医院血透室床位紧张的局面。

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血透中心选址应考虑与周围幼托机构、中小学、食品生产经营单位布局的关系,且营业用地应该是房屋必须是医疗用地或者商业用地。

“但如果要严格按照选址要求,且医疗机构按照50米的安全距离选址,在基层根本很难找到,且对于已经确诊的终末期肾病患者来说,血液透析医疗服务的可及性非常重要。” 张宇飞说。

除此之外,和其他社会办医机构一样,独立血透中心也面临招人难的共性问题。

2016年出台的《血液透析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试行)》要求独立血液透析机构至少有2名执业医师,其中要有1名固定注册在本机构并从事血液透析3年以上;在此基础上,2019年,国家卫健委部署重新修订了血液净化标准操作规程(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要求每个独立血透中心至少要有一个从业5年的肾脏病专业副高级职称负责人。

“社会办医普遍都会遇到招人的难题,这个矛盾在基层更为突出,一个已经获得副高职称的医护一般已经在当地公立医院执业多年,怎么还会扔掉‘铁饭碗’到我们民营机构来?” 张宇飞提到,目前大部分独立血透中心都达不到这个标准,也负担不起这样的人力成本。

“实际上普通透析并不要求很高的技术含量,进入基层社区的独立血透中心完全可以作为公立医院血透室的补充承担普通的透析需求,缓解大医院服务压力的同时,让大医院有余力收治疑难危重病人。” 张宇飞说。

(责任编辑:韦川南)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