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被家暴的女性:逃离家暴比想象中难太多

2020-11-30 09:48:42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健康时报记者在跟多位被家暴当事人采访后发现,这是许多被家暴人的心声,在婚姻存留期间,她们或者他们,长期遭受虐待,无声地忍受,当某一天,想改变现状逃离出家暴生活,却发现一切并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无论是经济因素、个人性格、家庭因素还是法律法规保障等方面......在此过程中,她们中的许多人最终选择退缩和认命。

(健康时报记者 郝倩玉)“我离不了婚,不敢离婚,那样他会变本加厉的打我,甚至杀了我。”

何娜(化名)是甘肃省某县城的一名公务员,已经被家暴了很多年,谈起家暴,她显得恐惧却又无奈。“我很害怕离婚,比起他对我的施暴,我更担忧离婚后将要面对的一切。”

健康时报记者在跟多位被家暴当事人采访后发现,这是许多被家暴人的心声,在婚姻存留期间,她们或者他们,长期遭受虐待,无声地忍受,当某一天,想改变现状逃离出家暴生活,却发现一切并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无论是经济因素、个人性格、家庭因素还是法律法规保障等方面......在此过程中,她们中的许多人最终选择退缩和认命。

不敢离婚的妻子

“比起被打,更担忧离婚后的日子”

何娜(化名)大学毕业后考上公务员,背井离乡来到离家乡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县城工作,做人做事勤勤恳恳,即使每月两三千元的工资,何娜依旧珍惜眼前的工作和生活,直到她结婚、生子,开始遭受丈夫暗无天日的家暴。

被打三四年后的某一天,情绪低落、很想发泄的何娜找到北京百恩律师事务律师于琦,向她倾诉了自己近些年来的遭遇。

“我这辈子可能注定是要在被家暴中生活了。”何娜告诉于琦,丈夫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生活中发生的任何一件小事都会成为丈夫打她的理由。信息回复得晚或未回复,没有第一时间接听电话等,丈夫就会怀疑她与单位男同事发生不正当关系,等不及回家的丈夫会早早在单位门口等候,上车后便开始一顿打骂。

随着施暴时间的延长,丈夫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从一开始谨慎选择人少的地点,变成后来在单位门口停车场打人。“我们那边有很多的树林荒地,刚开始他会我把带到荒郊野外施暴。

何娜认为被同事知道自己被老公打是件很丢脸的事,每次被丈夫在单位外打时都很担心被路过的同事们看到,于是,在何娜的恳求下,丈夫改成了用烟头烫。不打就换成烟头烫,何娜的手上和胳膊上满是被烫伤的疤痕。

于琦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在受理的这么多起家暴案中,她的经历是唯一一个让我哭过的。”

听完何娜的遭遇后,于琦建议她立即与现任丈夫离婚,并拿到孩子的抚养权,然而却被何娜拒绝了。在她看来,自己是不敢离婚的,挣的工资连自己都养活不了,离婚后自己和孩子的生活该如何维系下去,经济问题成为了一个让她无法离开丈夫的主要原因。除此之外,

“娘家没人,没人帮我出头。”“我是不会辞职离开这个地方的,公务员这份工作是我要干一辈子的,但只要在这一天他就会找到我。”

没有人帮自己出头、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让她带着孩子远走高飞、不想放弃工作,辞不了职等原因使得何娜始终不敢迈出那一步,更没有勇气走出来。“如果有一天我想结束这一切,我会选择自杀。”这是何娜留给于琦的最后一句话,从那以后,便失去了她的消息。

花4年多时间准备离婚,

最后一刻还是放弃了

跟何娜一样,张丽(化名)同样在家暴面前,因为种种顾虑,而选择没有离婚。

“张丽与我联系的两年多时间期间,经历了2次起诉离婚,高额的代理律师费、起诉费都交了,一切准备就绪,但到最后一刻她还是放弃了。”于琦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在4年期间,张丽多次想要离婚,期间曾协议离婚,但忌惮丈夫的武力家暴,都放弃了。之后又开始走诉讼离婚,但由于种种顾虑,犹豫不决后最终还是没离成。

今年46岁的张丽(化名)是北京市一家外企的中层领导,年薪几十万,属于中高收入群体,张丽在38岁时嫁给了现任丈夫,夫妻俩都受过高等教育且都是北京人,至今婚姻已持续8年。在此期间内,张丽的老公不仅打老婆还打孩子,而理由有时仅仅因为孩子没有按时完成作业。

每次施暴前,丈夫首先会没收张丽的手机,让她失去与外界沟通的机会,在被反锁的厕所或者厨房等封闭的空间内对张丽施加暴力,每次都会被打到流血。被家暴后,张丽会拍照片和录音取证,有一次在录音时被老公发现后,手机被重重摔到地上,经过修复,录音得以被保存下来。在7分钟的录音里,于琦听到了暴怒的丈夫对妻子不堪入耳的辱骂和张丽凄惨的求饶。

张丽的丈夫是一名公务员,出于个人名誉的考虑很害怕离婚。每次家暴后,丈夫都会写道歉信请求张丽的原谅。新婚初始的家暴道歉信中丈夫态度诚恳,认错态度好,向张丽表示自己很不想做这样的事,但是无法管控住自己的情绪。但近几年的道歉信里丈夫则开始推卸责任、找借口,并称“要是不惹我,我也不会打你。”

起初,张丽总是寄希望于丈夫可以改变,在心里咨询师的介入的2年中,张丽在准备离婚的同时还对丈夫抱有幻想。但丈夫不仅没有变化,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最终在心里咨询师的建议下张丽开始找到律师开始走离婚诉讼。在第一次起诉离婚期间,丈夫有近半年时间没有对她实施过家暴,但过了这段时间后又会开始将拳头挥向了她。

看到张丽婚姻的不幸,家人都很支持她离婚,但她本人却始终摇摆不定,无法坚持起诉,有各种各样的顾虑,包括孩子、家庭等问题。张丽会频繁地向律师询问各种问题,每天活在离与不离的犹豫和纠结中。其中女儿的反对也是张丽没能坚持下去的主要原因,长期生活在被父亲打骂及目睹母亲被家暴坏境下的女儿,渐渐认为父亲的行为是对家庭的爱,并称母亲如果真的爱自己就不可以离婚,更不能报警让警察把爸爸带走。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

离婚后,依旧难以摆脱施暴者

刘玲(化名),是一位在北京打拼的职业女强人,在外面事业有成的她却在家庭婚姻上“有难言的不堪”。不久前,在又一次被丈夫打后,刘玲下决心一定要离婚,即使放弃掉从前的一切,也要离婚。刘玲将此前的一切,房子、车、存款、孩子都给了男方,只求摆脱掉前夫。

原以为离婚成功便可以迎来新生活,然而刘玲的前夫依旧对她不依不饶。在前夫看来,刘玲主动提出了离婚,是对他人格极大的侮辱,即使得到了财产和孩子后,前夫对刘玲的骚扰和施暴仍未停止。“这辈子休想摆脱我,别以为离婚分给我财产和孩子后就会放过你,只要你一天不和我复婚,你就休想过上好日子。”此外,前夫还扬言,“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以伤害刘玲父母相威胁。在离婚后的一段时间内,刘玲的放弃和退让并没有让疯狂的丈夫有所收敛,并不断对刘玲及家人予以威胁、恐吓。

然而,经历过这些的刘玲却没有报警,“之前报过一次,但觉得这事警察解决不了,所以之后再也没报过。婚姻存续期间,警察更多的只会按家庭矛盾、家庭纠纷来处理,就算拘留几天,等放出来后他会加倍的报复和折磨我。”

事态愈演愈劣,直到有一天前夫来到刘玲的办公地点,以询问是否与男同事有染为由将其拖拽到一个封闭的空间内施暴。反锁门、抢手机、关闭手机后便开始打,直到门外经过的路人感觉到异样后才将其救出,前后一共经历了25分钟。事后,刘玲被送到医院,诊断为多处软组织受伤,且面部眉骨骨折。刘玲报警后,警察将前夫带走,按刑事案件予以处理。

家庭暴力在法律上的定性很难

“家庭暴力在法律上的认定要远比我们想的要难。”北京家理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律师易轶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目前,家庭暴力和家庭纠纷的认定界限是非常模糊的,再加上基层执法人员法律意识单薄,容易将夫妻之间的动手打人行为界定为家庭纠纷。

回忆起曾经受理过的一位被家暴女性,易轶感慨道,有时候家暴的受害者却被判为故意伤害罪。在一次经常性的家暴中,女方为了躲丈夫手中的铁制按摩棒时,不慎将按摩棒上的铁片打到了男方中指与无名指处,导致男方手指筋腱断裂。即使受伤后,男方依旧对女方穷追不舍,将其踹到在地,直至邻居看到后报警。在此次家暴中,由于女方身体仅有些淤青并无明显受伤,而男方手指跟腱断裂被判定为轻伤。最终法院判定,女方存在故意伤害行为,判决女方缓刑1年执行。

“认定家暴有两难:首先是家暴取证难,缺少有效的证据链,其次是家暴条件的认定难。”易轶介绍,家庭暴力的认定之所以非常难的原因是因为它通常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受害者不可能提前做好准备,也不可能一边被打,一边取证,而且家庭暴力通常都发生在家中,更没有第三者可以在场证明,因此缺少有效的证据链。

法律上要认定为家庭暴力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经常性的暴力,并伴有持续性的伤害;第二,如果是发生偶然的暴力事件,这个暴力事件造成的伤害结果要达到轻微伤以上,而其他相互的或者偶发的、轻微性的暴力行为则更多会被认定为家庭纠纷。

“在上述案件中,女方在家暴中的正当防卫行为是否可以认定为法律上的‘正当防卫’以及防卫是否过当等都是在家庭暴力案件中存在争议的问题,而且目前对于家暴中正当防卫的界定在很多方面依旧是个空白。”易轶表示,很多时候,家庭暴力在报警后都会被警方当做家庭纠纷案件进行处理,长此以往,施暴者便会认为打人是家务事,不会受到法律的惩罚。”易轶表示,此前处理的多起家暴案件中,能够真正被认定为家庭暴力的案件仅占10%,而在这其中还必须得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

脱离施暴者是终结家庭暴力的唯一途径

鉴于上述现象,易轶建议,第一,有关部门将反家庭暴力法真正落实执行好,加大各部门在反家暴事件中的参与力度;在法律层面,家庭暴力介入的及时性有待加以明确,希望未来在受害者报警后,警方可以将受害者带离施暴者,避免进一步遭受侵害;第二,家庭暴力普法有待加强,很多人对家暴庇护所,以及如何向家暴庇护所寻求帮助等这都是不了解的;第三,执法人员的素质有待提升,才能保障在执法中的不缺位,对于执法不到位的现象也应在法律上对渎职的相关人员予以严惩。

“离开施暴者是解决家庭暴力唯一的途径。不要沉默、隐忍,或者对施暴者抱有任何幻想,而是应该在受家暴后第一时间报警,举证,收集尽可能多的家暴证据。”易轶表示,对于偏远地区、经济能力欠佳的女性可以主动向当地政府、妇联寻求帮助。

而关于个人在家暴中如何有效举证?易轶律师建议,首先要及时报警,留存报警记录,同时要求警方做出询问笔录来证明整个事件发生的经过;其次要拍下自己的全身照,保存受伤的照片,如果暴力事件经常性发生,还需要再家中安装摄像头,方便时候法院在事后调取监控来证明家暴的事实;最后,还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保护令,禁止对方进一步的侵害行为,甚至可以让他搬出这个住所。

“对于离婚后但是担心丈夫报复,后续会有过激行为的女性可以专门去社区的居委会和派出所备案,其次断绝和施暴者的一切来往以及不泄漏行踪信息,不要单独出行,并告诉身旁的亲戚朋友引起他们的警觉和警惕,一旦发现受害者有尾随跟踪行为的话建议立刻报警。”易轶说道。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