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广西养蛇人:最常见和最怕的都是蛇咬伤

2020-11-11 15:40:1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世界养蛇在中国,中国养蛇看广西。广西养蛇产业规模庞大,蛇类存栏量近2000万条,占全国总量的70%,占全区人工繁育陆生野生动物存栏总量的49.3%。2020年2月24日,史上最严“禁野令”颁布之后,各地纷纷出台相关政策,坚决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以养蛇为生的广西农民们面临着失业返贫的境遇,如今半年过去了,他们怎么样了?

(健康时报记者 李桂兰 实习记者 李宣璋/文 健康时报记者 牛宏超/图)
 

\

养蛇户韦宁香向记者展示眼镜蛇,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介(这)条眼镜蛇长得蛮好哇,你看介(这)皮顺油亮的。”一个操着浓重广西口音的中年男子此刻站在空心砖搭成的蛇仓门口,右手举着捉蛇棍,左手拎着蛇尾说道。他是韦宁香,一个和蛇打了十几年交道的养蛇户。

在广西,不少村民以养蛇为业,并借此脱贫甚至发家致富,韦宁香就是其中一位。然而,2020年对于他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养蛇为生的他差点失业。

养蛇十几年,遭遇史上最严“禁野令”

世界养蛇在中国,中国养蛇看广西。

据南国早报报道,广西养蛇产业规模庞大,成品蛇类存栏量近2000万条,占全国总量的70%,占全区人工繁育陆生野生动物存栏总量的49.3%。另据中国绿色时报报道,2019年,仅广西灵山县养殖眼镜蛇、滑鼠蛇420万条,产值11亿元,收入5.93亿元,其中出售肉蛇收入4.88亿元、出售蛇蛋收入1.05亿元。常规养殖亩产值112万元,高密度养殖亩产值高达189万元。

广西以蛇闻名已久,不仅毒蛇多,蛇的品种数量也堪称全国之最。白唇竹叶青、灰蓝扁尾海蛇、尖吻蝮、金环蛇、眼镜王蛇、原矛头蝮、圆斑蝰、舟山眼镜蛇、银环蛇、白眉蝮蛇……一千二百多年前,柳宗元被贬永州后写下了流传后世的《捕蛇者说》:“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瘘疠,去死肌,杀三虫。”

中国蛇协会副会长、广西蛇类研究会会长、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蛇毒蛇伤研究室主任李其斌教授接受健康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蛇全身都是宝,蛇在所有动物中,是人体必须的赖氨酸、色氨酸、苯丙氨酸、蛋氨酸、苏氨酸、异亮氨酸、亮氨酸、缬氨酸等8种氨基酸和微量元素硒、锌、铬等含量高的动物。蛇肉是一种富含优质蛋白、人体必须氨基酸和各种有用微量元素的食物,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和保健药用功能。

\

韦宁香在查看蛇场的情况,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蛇类适宜的生存环境是气温高、湿度大、植被多、湖泊河流密、食物种类数量丰富的地区。而广西的自然气候条件正好满足蛇类需要的环境。湖南永州,往西南方向100多公里,就到了桂林市的兴安县。自古以来,捕蛇、吃蛇的传统十分兴盛。两广及香港吃蛇每年的消耗量更是十分惊人。据介绍,蛇不仅以蛇肉的形式出现在餐桌上,蛇油、蛇血、蛇胆、蛇毒都有着极高的药用价值。从已经出版的《广西壮药》一书中可以看到我国各种常见蛇类均在壮药的目录里面。蛇在治疗肿瘤、糖尿病等常见病方面效果显著。

广西蛇类品种和数量尽管在全国排名靠前,但随着人为捕杀和贩卖活动的日益猖獗,野生蛇的数量日益减少,不少野生毒蛇已濒临灭绝。正因为蛇的数量日益稀少,使得蛇价格日益攀高,在此背景下,广西人工养蛇规模近十几年来呈上升趋势。由于人工繁养眼镜蛇、滑鼠蛇等蛇类的成功,人们不再捕捉野生蛇类而真正促进了蛇类的保护。

2018年3月,广西蛇类研究会,在广西大学、广西医科大学、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蛇类养殖专业委员会教授和专家的支持下,还启动了养蛇专业人员评定职称工作。

进入2020年后,养蛇户的生活发生了变化。

2020年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史上最严“禁野令”颁布之后,各地纷纷出台相关政策,坚决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

5月29日,农业农村部公布《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首次明确了家养畜禽种类33种。不包括竹鼠、蛇、豪猪、蛙类等。

“养了十几年的蛇,投了大量本钱的,当时还真有点慌。”回忆起半年前,韦宁香记忆犹新。

在农业农村部的网站上,一名网民于2020年4月30日留言说:希望国家和党保留特种养蛇行目,扶持农民生计、奔小康,不要让农民反贫……

除了养蛇的农民着急外,同样为此着急的还有人大代表。2020年9月4日,农业农村部网站上,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8397号建议的答复里,答复吴洁秋代表提出的关于给予广西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产业支持的建议时提到,在《国家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公开征求意见过程中,一些地方和养殖户建议将蛇类、竹鼠等在养野生动物列入《目录》,但这些在养野生动物,有的人工饲养时间不长,有的种源需要从野外采集、与野生种群难以区别,有的公共卫生风险不清,有的不属于哺乳纲、鸟纲范围,均不具备家畜家禽的标准和条件,不宜列入《目录》,继续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等法规管理。

这意味着农户养蛇将不能再用于食用,急需转型发展。

禁食不等于禁养。健康时报记者检索发现,5月12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会同全区多部门举行广西蛇产业转型升级项目投资签约仪式,广西人工繁育蛇产业向民族医药、美容保健、日用化工等大健康产业转型升级。6月16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财政厅联合印发《广西人工繁育陆生野生动物处置指导意见》,鼓励养蛇户参与蛇产业转型升级,促进产业健康持续发展,助推民族医药发展,降低失业返贫风险。

韦宁香和村民们,又在养蛇中找到了生机。

养蛇为了致富,返贫却成了被蛇伤后的无奈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扶绥县,当地人与蛇有着说不尽道不明的缘分。在当地,一直都有捉蛇、卖蛇、吃蛇的习惯。一个麻袋、一支捉蛇棍,就凑齐了捉蛇的全部家当。

“它们喜欢墙(藏)在湿度、温度都较适宜的角落里,尤其是石头、墙后面。发现蛇以后,千万不要大喊大叫。身子要慢慢地蹲下来的同时,调整手里的捉蛇棍,找一个握着最舒服的角度。然后说时齐(迟)那时快!看准时机,用棍子一把抄住它头后面十多公分的地方,然后另一只手顺势将蛇尾提起。这两下讲究个一气呵成,没有捉过几十条蛇的功力是吸(施)展不出来滴(的)。”

韦宁香对健康时报记者讲起他捕蛇的经历时,只见他嘴角微微上扬,配合着脑袋的左右晃动。虽然十多年过去了,脸上依然流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

从2006年开始,韦宁香放弃做了十几年的兽医工作,开始接触蛇。创业之初,他靠着捕蛇和在朋友之间相互打听的方式,积累起了“第一桶蛇”。当记者问他为何不靠捕蛇卖蛇,而是改行养蛇时,刚刚一脸得意表情的他瞬间严肃起来。

“靠手捉一天才能捉几条啦,而且进山里能否遇到蛇都系(是)未知数啦。想要靠蛇挣钱,还系(是)得规模化养及(殖)。”韦宁香介绍,从2006年开始接触这一行业,到完全开始盈利,这中间他熬了整整四年。

靠着养蛇挣的钱,韦宁香不仅供两个孩子都上了大学,还买房买车,开办了公司。现在的韦宁香是当地颇有名气的养蛇大户,他的石子岭蛇场占地12亩,有600个蛇仓,3万6千多条蛇,年产值达五百万元。

“我其实很怕蛇的,记得小时候赶鸭几(子)到水田里去,在田埂上刚走了几步。看见离我几米远的地方,一条小蛇,也就五六十公分吧,把我吓得鸭子都不要了,拔腿就跑,哈哈哈哈。”韦宁香回忆起自己小时候看见蛇的反应,不禁开口大笑。

“那你被蛇咬过吗?”听到记者的提问,韦宁香的笑容仿佛僵在了空气中。默然半晌,他搓了搓手,眉头微蹙,呆望着蛇仓的方向,之前谈笑风生的神态荡然无存。

“当颜(然)啦,我还被眼镜蛇咬过呢。”韦宁香介绍,都说“打草惊蛇”,但其实,打草不惊蛇,至少,毒蛇不会因为打草而逃窜,反而还会警觉,进入攻击状态。

然而,被蛇咬伤在日常工作中是极力避免却又防不胜防的。检查蛇生长情况、打扫蛇仓、装袋分拣、运输等各个环节,均存在被蛇咬伤的风险。

\

桂西地区蛇伤救治中心靖西救治点,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在他们中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黄金三分钟,自己救自己”,意思是在被蛇咬伤后,立即采取简单的处理,比如把伤口割开一些、用吸毒器吸、包扎等。韦宁香说,在养殖的过程中,即使戴着厚厚的橡皮手套,但总有一些赤手操作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被蛇咬伤的几率是比较大的。

粗略估计我国每年的蛇咬伤病例达上百万,其中毒蛇咬伤约为10~30万人,70%以上是青壮年,病死率约为5%,蛇咬伤致残而影响劳动生产者高达25%~30%,给社会和家庭带来沉重负担。蛇咬伤多发生于农村偏远地区,目前国内尚缺乏流行病学监测和报告体系,蛇咬伤的发病率存在严重低估。

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动物伤害救治分会会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创伤救治中心副主任王传林教授介绍,被蛇咬伤后,需要迅速跟蛇脱离避免二次咬伤,同时记住蛇的形状以辨明是否为毒蛇咬伤,然后进行分类处理。如果是无毒蛇咬伤,则按普通动物咬伤处理。如果是毒蛇咬伤,则应立即冲洗伤口,最大程度减少伤口内毒素含量尽快用吸毒器吸出未吸收的毒素、并阻止毒素的继续吸收、就近就医让专业人士明确毒蛇种类、尽快使用相应的抗蛇毒血清;防治各种并发症。

蛇毒是作用于人体极快的毒素,抢救蛇咬伤的患者往往分秒必争。李其斌表示,抢救蛇咬伤的患者,首先要让患者依据图谱辨认蛇的种类,在确定有毒蛇之后,除了进行有效的伤口处理外,要迅速注射相应的抗蛇毒血清和正确预防破伤风。被无毒蛇咬伤也不能抱有侥幸心理,也要正确预防、防范破伤风的风险。

“很多养蛇户,天天接触蛇,他们往往重视毒蛇咬伤后的处理,因为毒素会迅速蔓延,危及生命,但殊不知,无毒蛇咬伤如果忽略不管,也会威及生命。”王传林介绍,只要有伤口,就有破伤风的潜在风险,蛇咬伤等动物咬伤都是破伤风高风险暴露。

据王传林介绍,破伤风重症患者可发生喉痉挛、窒息、肺部感染和器官功能衰竭,重症破伤风尤其是老年人、婴幼儿患者在无医疗干预的情况下,病死率接近100%,即使经过积极的综合治疗,全球范围病死率仍为30%~50%。即使在我国破伤风救治经验丰富的医院,即使病人及时就诊,病死率也在10%左右。所以破伤风是一种极为严重的潜在致命性疾病。正确的预防,避免患者罹患破伤风才是最重要的解决方法。

\

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动物伤害救治分会会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创伤救治中心副主任王传林教授检查养蛇户被蛇咬伤后留下的伤口,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李其斌向记者介绍,因为养蛇,他曾经亲眼见到过什么叫家破人亡。多年前的一个养蛇户,被毒蛇咬伤后,没有得到正确及时的救治,病人离世,妻子改嫁,孩子易户。

对于养蛇户来说,跟蛇打交道的危险不亚于与虎谋皮,无论是被有毒蛇还是无毒蛇咬伤,或者是在给蛇准备肉类食物时,都存在潜在破伤风梭菌感染的风险。处理不当的话,带来的后果是难以承受的。原本是脱贫致富的养蛇产业,极有可能出现因蛇咬伤致贫返贫的情况。

养蛇人与蛇的相处风险,与寓言《农夫与蛇》里的故事相比,更加令人唏嘘不已,因为寓言里的蛇咬人有着明确的时间,等到蛇身被捂热之后。而养蛇人永远不知道,朝夕相处的蛇,下一秒会不会给自己身上留下伤痕。

韦宁香对着健康时报记者边说边指着右手上两个针眼大小的印记,“你看,这就是被眼镜蛇咬了之后留下的,我当时在仓里翻着蛇,检查它们的情况,结果一个不注意,它就咬了我一口,这家伙,最擅长搞偷袭!”说着,他又去忙着给蛇张罗伙食去了。

6万多人的养蛇规模,0家蛇咬伤急救机构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扶绥县人口40多万,据不完全统计,一万户养蛇,三万多人从业经营。对于扶绥县当地养蛇的养殖户们来说,被蛇咬是比较常见的,几乎每个养蛇的人都有过被蛇咬伤的经历。

与当地庞大的养蛇规模相比,救治蛇咬伤的急救措施和机构的建设却完全不成比例。据李其斌介绍,扶绥县当地并没有专门的蛇咬伤急救机构。“我从事蛇咬伤急救救治工作二三十年了,南宁建立了蛇咬伤的省市县三级救治中心。至于扶绥县,当地连一个专门的急救机构都没有。”

而这次,健康时报记者就是跟随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动物伤害救治分会一行来调研当地蛇咬伤救治情况的。

被蛇咬伤后最关键的就是现场急救以及尽快到专业的医疗机构进行专业规范的救治,争取时间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在当地被蛇咬伤后,医院无法第一时间处理,等送往有条件的医院再救治,患者已经错过了最佳时间。王传林如是说道。

扶绥县是崇左市下辖的一个县,位于崇左以东,南宁以西。从距离来看,扶绥距崇左市76公里,距南宁70公里。由于当地没有专门的蛇咬伤救治机构,出现被蛇咬伤的情况后,多是送往南宁救治,路上花费的时间一个多小时。

“我接诊过的一位被眼镜王蛇咬伤后,经过当地简单的处理后紧急送到我们医院的患者,等来的时候已经超过半个小时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好在医院是我们蛇伤二级救治点并配备了齐全的血清及抢救设备。经过我们的抢救,将蛇毒和呼吸困难控制下来后,转院后两天左右就出院了。所以说,建立完善的蛇咬伤急救机构特别重要。” 已经建立蛇伤急救网络较好的广西桂西蛇伤救治中心主任、右江民族医学院急诊科林起庆教授介绍道。

\

医院急诊科蛇伤、毒虫咬伤治疗登记表,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若是患者超过一个小时才送到抢救中心,大多会因为蛇毒的扩散出现呼吸困难、意识衰微的症状,这个时候再让患者辨认蛇的种类会很困难,给抢救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就广西而言,以南宁为中心,蛇咬伤救治中心的建立已经形成了“米”字形的“东西南北中”救治网络,在梧州、右江、玉林、桂林、河池、贺州等地成立了蛇咬伤急救中心。李其斌介绍,广西目前三级医院以急诊科为主要阵地的蛇伤救治模式,在急诊科配有专门的蛇伤救治的设备和药品。

但是,对于养蛇户来说,他们的养殖场通常建立在远离城中心的郊区,在被蛇咬伤后,就算掌握了一定的急救知识,在真正的自救方面,能做的依然有限。有条件的,可以驱车前往城里的医院进行救治。条件不具备的,往往选择求助“蛇医”、草药。

\

蛇伤局部与急救,健康时报记者牛宏超摄

既然蛇咬伤的救治是与时间赛跑,那对于养殖户来说,最有效的救治是被咬伤后立即就采取科学的自救措施。广西目前已经形成省市县三级救治中心,但在李其斌看来,开拓第四级救治中心,配备村卫生院紧急救治所需的设备和器材,甚至建立第五级救治站,养蛇户配置急救的相关仪器,例如急救包、吸毒器、高锰酸钾、抗蛇毒血清等,都是需要提上日程的。

尽快创立蛇伤专科,培养擅长蛇伤急救的大夫,并制定蛇伤的诊断、治疗统一的标准及有效的方法应该是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在王传林的推动下,2018年5月,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动物伤害救治分会正式成立。今年9月,首部《中国动物致伤诊治规范》出炉。这份《规范》涉及20多类常见动物,包括犬、蜈蚣、马陆、水蛭、蚂蚁、海蜇、胡蜂、蛇、猴、马、猫、啮齿动物、蜱、禽类、石头鱼、蝎子、雪貂、蜘蛛、猪、毒隐翅虫、SPF级实验动物等的致伤预防、救治等诊治规范。

王传林透露,一份动物致伤诊疗的培训教材,目前正在酝酿中。《中国动物致伤诊治规范》也即将由团体标准上升到行业规范,在全国医院推行。“相信到那时,蛇伤救治水平将有质的飞跃。”

养蛇难免遭遇蛇咬伤,谈到以后的打算时,韦宁香蹲下身子,轻轻地揭开蛇仓上的毯子,缓缓地说:“把它们照顾好,就是我的全部打算啦。”

(责任编辑:李宁)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