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武汉抗疫护士患癌发帖求助后已顺利手术

2020-11-11 15:27:58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11月10日,健康时报记者从多方获悉,王芳已于当日下午在武汉市第一医院顺利实施手术,完全切除了肿瘤。

(健康时报记者 董颖钰)

“今年11月2日,我被确认为‘外阴Paget(病)’,我用尽各种方法和网络信息,在武汉几乎找不到对症的专家教授。恳请好心人协助推荐对症的专家,给予就医指点和帮助。”日前,武汉市一名42岁的抗疫护士王芳(化名)在微博发布求助信息,得到大量网友转发关注。

11月10日,健康时报记者从多方获悉,王芳已于当日下午在武汉市第一医院顺利实施手术,完全切除了肿瘤。

皮肤学泰斗转发求助帖,她顺利就医实施手术

据媒体报道,王芳6年前开始出现下身皮肤瘙痒,在当地医院就医没有发现问题。2年前,她到一家大医院检查,当时的诊断结果是“神经性皮炎”,病情一直反反复复,直到今年国庆节后出现溃烂。

王芳到武汉同济医院皮肤科就诊,病理检查确诊为“乳房外Paget”病,得到的回复是做不了手术。她去看了妇科,但这种病并不属于妇科治疗的范围。

无奈之下,她想到了网络求助。

网络求助当日,皮肤学界泰斗、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教授朱学骏回复信息,并给出了咨询意见:“这不是一个可怕的疾病,可以手术切除。只是需要相当的技巧,保证将肿瘤切除干净。可以找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张良主任,也可来我院请杨淑霞教授或李航教授做。”

11月6日,王芳在微博透露,在热心人士的帮助下,她于当日住进了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病房,计划将由朱学骏教授推荐的张良主任做主刀医师,择期手术。

健康时报记者从朱学骏教授处获悉,11月10日上午,武汉市第一医院皮肤科陈柳清主任、主刀医师张良主任等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李航主任通过视频进行了会诊,详细讨论了手术路径及术中细节。根据王芳护士的情况,专家组制定了“手术+光动力”治疗方案。

\

主刀医生张良(右)讲手术方案。武汉市第一医院供图。王娟摄

张良主任称,给王芳采用的是“Mohs显微描记手术”,这种切除皮肤肿瘤的经典术式,加上联合治疗方案,能将复发率从30%~50%降到5%以下。11月10日下午,王芳顺利实施手术,完全切除了肿瘤。

张良表示,其所在的科室一年要做万余例手术,其中“乳房外Paget”病有四五十例。截至目前,已经做了500余例手术,手术量居华中地区第一,全国排名前五。目前,科室最长的患者已存活近20年。“我们预估,王芳护士的预后应该是比较理想的。”

朱学骏教授:乳房外湿疹样癌应看皮肤科

11月10日,健康时报记者采访到了提供帮助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教授朱学骏,他向记者详细介绍了该病的就医与治疗情况。

朱学骏教授介绍,“Paget病”又称为湿疹样癌,该病分为乳房湿疹样癌和乳房外湿疹样癌两种。

乳房外湿疹样癌男女都可得,主要发生在外阴部,肛门、肚脐周围、腋窝下。王芳护士所患的“外阴Paget病”是一种乳房外湿疹样癌。

“乳房外湿疹样癌相对来说比较少见,但并不罕见。”朱学骏教授表示,乳房外湿疹样癌的发病原因并不明确,该病大多数是皮肤原位癌,但也有少数是由宫颈癌(女性)、前列腺癌(男性)、直肠癌、膀胱癌等延伸到皮肤上来。该病的发病一般是50、60岁以上的老年人,四十多岁患乳房外湿疹样癌,还是比较少的。

乳房外湿疹样癌最初表现为皮肤湿疹样的损害,容易被误诊为普通的皮炎、湿疹。由于没有任何自觉不适,不引起患者的重视;加上在隐私部位,因此常自行抹点抗生素、消炎药,而不及时就医。

朱教授提醒,对发生在外阴、肛周、腋窝、乳头、乳晕的湿疹,若久治不愈、又是发生在单侧,无明显不适,无明显瘙痒的情况下,一定要去医院做个检查。若怀疑本病,只要取小块皮损作病理检查,确诊是不困难的。

确诊“外阴Paget病”后,不少患者往往徘徊在妇科、整形外科之间,不知到底哪个科能够治疗。朱学骏教授指出,治疗这种病,皮肤科大夫其实更有经验。建议患者首先去看皮肤科。

“目前,外阴湿疹样癌的治疗方式主要是手术切除。”朱学骏教授指出,患者可选择到开展“Mohs显微描记手术”的皮肤外科,或在皮肤病理领域较强的医院就诊,这类医院有能力实施手术。给王芳采用的即是“Mohs显微描记手术”。该术式可将手术和病理相结合,帮助医生精准、彻底地切除病灶,降低复发率。

“该病的治疗效果,取决于肿瘤是否被彻底切除干净。切除干净的话,该病是可以治愈的。”朱学骏教授说。

抛去病人的身份,她曾是一名武汉抗疫护士

抛去病人的身份,王芳是武汉市新洲区一名基层医务工作者,也曾是一名抗疫护士。

她的微博里,记录了她从今年2月份到5月的抗疫经历。“自2月份看护确诊病人,到5月份下乡做核酸检测,从未退缩。”“参与武汉开展全员核酸筛查工作,从清晨到深夜,艳阳、高温和夜幕见证了我们的共同努力。”

她也曾在疫情相关报道下留言,“昨天参与了街道采样,连续四个小时下来,鼻子和耳朵被口罩压变形,脖子僵痛得恶心想吐。想想我不过是简单的登记工作已如此难受,更何况一线的工作人员!从医近二十年,我从没有像今年一样,为我的行业自豪。”

(责任编辑:李宁)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