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胡卫锋的最后四个月:像大海中的一叶小舟,最终悄悄地沉落于大海

2020-06-03 21:51:12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朋友圈里写道,“今晨,小舟终于静悄悄的沉落于大海,天堂里没有疾病与痛苦,人世间还有我们这群人,永远记得你。”

“我好像大海中的一叶小舟,随时可能被淹没”,武汉市中心医院抗疫一线医生胡卫锋在还清醒的时候,曾对周围的人说。

6月2日早上,病情曾一度好转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胡卫锋抢救无效离世的消息让大家陷入了悲伤之中。

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朋友圈里写道,“今晨,小舟终于静悄悄的沉落于大海,天堂里没有疾病与痛苦,人世间还有我们这群人,永远记得你。”

胡卫锋成为武汉市中心医院第六名感染新冠肺炎离世的医护人员。

曾被奇迹般救回,满脸变黑伤痕累累

胡卫锋生前,因感染新冠肺炎并引发基础性疾病,进行了长达四个多月的治疗。据健康时报此前报道,胡卫锋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

2020年1月16日,胡卫锋开始出现了咳嗽症状,以为只是老毛病犯了,但第二天下午就开始发烧,尽管CT上看肺部异常不是很明显,但在查CT后还是直接住了院。1月18日确诊新冠肺炎。

一番治疗,仍不见效果。胡卫锋的病情逐渐加重,据一名知情的医护人员透露,由于治疗起来身体痛感明显,大部分时间胡卫锋都是闭着眼睛,皱着眉头。每逢有医护查房时,胡卫锋总是睁开紧闭的双眼,缓缓侧过头看向来人。

一番救治,似已无望。2月7日转入武汉市肺科医院ICU病房并施行ECMO,3月3日转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

“我接收胡卫锋的时候他已经是濒死休克状态,而且已经出现右侧气肺部破裂形成气胸。”一位参与胡卫锋在ICU病房救治的科主任孙宇(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刚刚在中心医院把胡卫锋转到自己所在的医院时,已经非常严重,第一次上ECMO治疗后,情况改善很多,撤掉后的第三天,左侧也出现肺部破裂形成左侧气胸,经过紧急治疗,再一次把胡卫锋在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这位武汉大夫,奇迹般的被救回了生命,3月22日撤下ECMO,4月11日拔除气管切开套管可以正常讲话。由于需要长时间控制继发感染,在持续使用这种药物后,他的面容变黑,成了“黑脸”。用一名知情的医护人员的话说,就是“千疮百孔”。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位坚守在武汉发热门诊的医生告诉记者,皮肤变黑可能是多脏器损伤有关,长期的肝脏功能异常,也很容易导致皮肤色素的暗沉,无光,有的重症病人不仅皮肤变黑还会出现脱皮、皲裂等情况。3月4日,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在线发表了中国科学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302医院)教授王福生团队的评论文章《COVID-19相关的肝损伤:诊治与挑战》指出,不管是在新冠肺炎轻症还是重症患者中都存在一定比例的肝脏功能异常情况。

还有医生撰文指出,可能是使用关于多粘菌素B导致成人皮肤色素沉着,多粘菌素B是一种抗生素,上世纪50年代末期用于临床。截止到2018年10月,34篇文献报道共有36例患者出现色素沉着的副作用。多出现在治疗前期,首发于头面部和颈部、胸部等部位,个别患者四肢也会出现。

让大家感觉到欣慰的是,仍有可以恢复的希望。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线医护告诉记者,肝脏是可以修复的,通过一定治疗,只要修复好了还是可以恢复正常的。

再次出现脑出血 大家刚放下的心又紧张了起来

\

正当大家等待着胡卫锋康复的时候,4月23日晚,刚刚转危为安的胡卫锋,突发脑出血,让大家刚刚放下的心又紧张了起来。5月21日再次出现脑出血。

“其实胡卫锋医生情况一直不太好,出现了脑出血后,又插管了”,一位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向健康时报记者介绍。

针对这一情况,多位医生向健康时报记者表达对胡卫锋医生当时病情的担心,“出现这一情况主要考虑凝血功能出现了问题,危重症患者到了后期很多会出现这种问题,肝是产生凝血因子的工厂,肝功能不好,凝血因子就会产生障碍。”曾去武汉一线支援的广东某三甲医院脑病内科主任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上述医生介绍,“听说胡卫锋医生肾脏不好,在透析。透析必然用肝素抗凝,也可能是原因之一。”

一位曾经参与过胡卫锋医生抢救的医生向健康时报记者透露,“胡卫锋医生出现脑出血与ECMO的使用无关。”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林明贵表示,“预防脑出血对新冠肺炎重症病人来说非常重要,也一直是我们救治过程中的一个重点。”

“因为胡卫锋医生的治疗时间很长,他的新冠病毒核酸应该前期早已转阴,所以由新冠病毒本身直接引起的脑出血可能性较小。”浙江第一批援鄂医疗队医疗总组长、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喻成波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胡卫锋医生出现脑出血可能有以下几种可能,首先,可能是由于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在治疗的过程中难免会使用到激素类抢救药物,激素类药物可能会使动脉血管脆化,血管脆化可能诱发脑出血,这是我们主要考虑的原因。”

“除此之外,新冠肺炎病毒在早期可能会对血管内皮造成一定的炎性损伤,只是当时没有表现出来,也可以导致其出现脑出血。”喻成波分析,“胡卫锋为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在呼吸衰竭的过程中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缺氧缺血性脑病,对脑血管有可能造成损伤,诱发后期的脑出血。”

刚刚过完儿童节,生命的小舟“沉落于大海”

6月2日早上,刚刚过完儿童节,胡卫锋还是没有挺过去,2019年,他刚刚成为第二个孩子的父亲。

“这几个月的治疗,确实很痛苦,但是所有的医生都是尽力了。”武汉市某参与救治胡卫锋的医院院长回忆起他刚刚转到肺科医院的状态时,依然觉得很痛心。

他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刚转诊到ICU时就已经是危重症,直接上ECMO,但是住院大约20天左右就出于病情考虑,在3月初转诊到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继续治疗。该院长回忆,在胡卫锋感染之初,国家专家组就高度重视,从一月到最后离世,一直直接指导治疗。

“他的离世是意料之中的事儿。我叫他小弟”,他就像是我的亲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在“黑脸医生”第一次被关注的时候,胡卫锋和易凡病情好转,当时易凡的病区也比胡卫锋要轻一些。4月22日,胡卫锋突发脑出血,危重病人的病情本来就可能发生变化,4个多月的治疗,那么多的药物在体内,那么长的时间机体与疾病做斗争,总会有失去平衡的可能,学医的人可能都会理解。

孙宇(化名)也透露,在胡卫锋临危前,一直是在和脑出血引起的相关问题作斗争,几次濒死的抢救,胡卫锋都挺过来了,但是结果很让人遗憾和痛心。

“走之前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主任詹庆元在离开武汉的前一天,走到胡卫锋的病床前说,你是医学史上的奇迹,我们是同生共死的兄弟;第二天,2020年4月10日,在胡卫锋病情好转的阶段,艾芬在朋友圈里转发了胡卫锋病情好转举着大拇指。

也是在那天,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台ECMO有了新的名字,叫做胡卫锋。

(责任编辑:孙宝光)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