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抗疫医生于铁夫离世:125名医护都哭了,女儿在盼着爸爸回家

2020-06-03 10:37:52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一名呼吸科医生宋秀婧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我们一共126人一起从齐齐哈尔抵达牡丹江,5月27号回来开始隔离,知道于铁夫去世了,我们全都哭了。”

126人,少了一个,名叫于铁夫。

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一名呼吸科医生宋秀婧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我们一共126人一起从齐齐哈尔抵达牡丹江,5月27号回来开始隔离,知道于铁夫去世了,我们全都哭了。”

“我的爸爸是一名医生,他却一直坚守在岗位上和病毒战斗,我已经一个多月没看见爸爸了,希望爸爸快点回家。”在全国青少年抗疫公益活动中,5岁的小女孩于夕雯在自己画幅的投票页面介绍里这样写道。

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医生,带着蓝色的口罩,这幅画很简单。画里的人正整是6月1日去世的牡丹江抗疫英雄于铁夫,他的背包里还有准备隔离结束就给女儿的儿童节礼物---复古风小镜子和小梳子。

\
于铁夫5岁的女儿把爸爸画成了画,参赛附文说:希望爸爸快点回家

“知道他去世,我们125个人都哭了”

6月1日早上9点,她的同事、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消化病研究中心普外科八病区主治医师于铁夫突发呼吸心脏骤停,当时被立即就近送往市中医医院北院抢救,抢救无效于12时许去世。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隔离点其他125个抗疫“战友”全都哭了。

“本来想我们126个人一起去支援,一起凯旋,但没想到他自己就先走了。”4月25日,作为医院抗击绥芬河口岸输入性疫情医疗队队员,随队奔赴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开展医疗救治工作的于铁夫终,5月27日圆满完成支援任务返齐,在和美酒店进行集中隔离。

在宋秀婧的记忆里,于铁夫从来都是笑的,叫人的时候从不爱叫姓氏,总是喜欢叫一个或者两个字的名,他说这样听着亲,像一家人。

“他曾经因为一台手术,36个小时连轴转、不合眼。”宋秀婧告诉记者,之前医院每年都组织医护人员深度体检,一起出去聚会、漂流等,都没有看出于铁夫有任何异常,说完这些,宋秀婧停顿了几秒补充道:但他太累了。

\
出征之前医护人员合影,左侧扯着院旗的是于铁夫

于铁夫生前口头禅:“我先来!”

“一座城市,一所医院,一支医疗队,一腔热血,一份大爱,一个特殊的日子”于铁夫生前的朋友圈记录着作为抗击绥芬河口岸输入性疫情医疗队队员时的心情。

“‘我先来’!‘干就完了’!”很多人说这两句话一听就知道是东北人,但现在也知道,它可能出自一个医生。宋秀婧说,这是身边熟悉的人都知道的于铁夫的口头禅。永远喜欢自告奋勇的于铁夫,几乎活跃在科室各项日常工作的所有环节,

“我们126个医护人员,负责第五第六病区共108个确诊患者。”宋秀婧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于铁夫作为医疗队临时成立的三级医师查房的责任主治医之一,除了完成日常查房工作,还要检查病历质量,帮助管床医生采集患者病史。

在牡丹江的32天,他经常是从隔离病房回到酒店洗漱完毕后,又再次返回当地医院工作区检查病历,办理出院事宜......医疗队成立核酸采集小组,他都率先报名,虽然组内实行轮班制,但只要他在岗,便告诉大家好好休息,不要折腾,自己可以独立完成。

“他之前总开玩笑,说自己可以当医疗队员的“保健医”,不用交挂号费,还打趣地与患有消化系统疾病的队员约定好,解除隔离后给他们‘开刀’。”宋秀婧说,知道于铁夫去世,这些曾经约定做他”患者“的同事都泣不成声,只想求他回来。

于铁夫一家人生活的齐齐哈尔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鹤城。于铁夫去世后,齐齐哈尔官方公号“鹤城发布”发布悼念文介绍:“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于铁夫连续多日奋战在防控救治一线。在北院区担任隔离病区1号楼负责人期间,他每天协助护士进行病房消杀,为在院患者发放餐食,有的患者因对新冠病毒充满未知恐惧,他便从专业角度以共情、鼓励的态度引导他们走出困境、面对病魔。有需要采集核酸的患者,他便主动请缨、积极完成。

在当时疫情紧张,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前提下,他总是第一个冲在前,将风险留给自己,将希望带给他人……”

\
于铁夫的朋友圈里,全都是不辱使命的坚定和感恩

穿防护服的他,是女儿的英雄

“有一次我们在牡丹江住宿的酒店楼下等车的时候,他跟我说,牡丹江是他的家乡,离酒店不太远就是家,但是不能回去看望父母了。”宋秀婧说,当时身边人都看出来了,他很想回家去看看。

于铁夫父母、弟弟都生活在他奋战了1个月的牡丹江,他也经常跟医疗队员们提起自己小时候的故事,讲述这个四面环山的小城………因怕老人担心,他和同事们说:“知道了怪担心的,先不告诉他们了,隔离完就回家”

悲伤的是,这次的“过家门而不入”,有可能是父母永远的遗憾。宋秀婧告诉记者,知道于铁夫去世后,妻子一直情绪很不稳定,医院派出专门的医护人员跟随陪护,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党委书记、院长陈宏专门负责善后事宜。

“牡丹江是他的家乡,这次不仅是来支援,更是想为年仅5岁的宝贝女儿做个榜样,让她为这名参加战“疫”的英雄爸爸骄傲、点赞。”在于铁夫的朋友圈里,有去牡丹江时的初衷,有母亲节时说的那句:“妈妈我爱你”,还有给5岁女儿的画作拉票的链接。

“我的爸爸是一名医生,他虽然没去武汉,但却一直坚守在岗位上于新冠病毒战斗,我已经一个多月没看见爸爸了,希望快点消灭病毒,爸爸快点回家。”

打开这个名为全国青少儿抗疫公益活动的投票链接,1140号于夕雯-我的爸爸名称的防护服化作映入眼帘,那张掺杂着幼稚和真情的画里,唯一的一个元素就是穿着防护服的男医生,那是5岁女儿心中的英雄。

“我先来!”余音依然回荡。

(责任编辑:孙宝光)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