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正文

整理收纳师:我们在整理空间,也在收纳幸福

2021-03-12 10:37:16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2021年1月,人社部将整理收纳师列入新职业。据央视财经频道报道,行业内超4成从业者年收入超10万元。目前,整理师的人才缺口还有一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整理收纳行业。

(健康时报记者 周学津)“整理收纳师不同于传统的家政服务,不是简单地对房屋进行清洁。我们更看重人、物品与空间之间的协调关系。”有3年整理收纳从业经历的李晓蓉说。三年前她还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现在她已经是一家整理收纳公司的负责人了。

2021年1月,人社部将整理收纳师列入新职业。据央视财经频道报道,行业内超4成从业者年收入超10万元。目前,整理师的人才缺口还有一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整理收纳行业。

整理收纳不是保洁而是要让物品在空间里“各司其职”

“人社部在‘家庭服务员’职业下增设‘整理收纳师’这个新工种,不少人会认为整理收纳就是家政保洁,实则不然。”

一般来说,传统的家政服务以清洁为主,而整理收纳师是要全面梳理家庭的物品情况,根据已有空间给每一件物品准备一个恰如其分的位置,以此提高家庭在日常生活中的运转效率。“如果说家政保洁是把一个花瓶擦拭干净,那么整理收纳就是要告诉房屋主人,摆在哪里会让花瓶变漂亮,让家庭的整个空间更有质感。”

李晓蓉说,一次整理收纳会分成三个阶段。首先就是上门沟通,测量报价,签订隐私合同。整理收纳师要跟客户沟通整理需求以及最终想要呈现的效果,测算空间,提供报价。一般来说,一个150平到200平的房子做一个全屋整理的话均价在15000元到20000元之间。“房屋的整理收纳涉及隐私,我们会签一个保护客户隐私的合同。”李晓蓉说,“然后我们就会拍照,以便客户进行前后的对比。”

\
房屋收纳前后对比照。受访人供图

\

房屋收纳前后对比照。受访人供图

\

房屋收纳前后对比照。受访人供图

在整理收纳的过程中要把空间的物品清空,进行筛选、分类,然后再进行空间的规划和收纳整理。“整理结束后我们会拍摄”,给客户呈现前后对比的效果,再进行最终的结算。

通常情况下,一个团队有3~6人,由宏观把控家庭格局的空间规划师、负责解决外部空间物品凌乱问题的初级整理收纳师、处理内部空间的衣橱管理师、根据客户生活习惯安排物品秩序的陈列美学师组成。陈列美学师更多的是从用户的审美品味出发,去满足他们对于生活品质和精神方面的需求。

“我们进行一次全屋整理要经手上万件物品,一个团队需要2到3天才能完成,这可是一场耗时耗神的持久战,对于整理收纳师专业技能的要求很高。”

\
整理收纳师正在工作中。受访人供图

\

整理收纳师正在工作中。受访人供图

李晓蓉笑称“战斗”是持久的,收入也还是“理想”的。“我们团队全职的小伙伴儿有10位,兼职有20多位,一个月的整体收入可以在10万到20万不等。”

动态的购买欲与静态的固定空间

整理收纳起源于美国,发展于日本。2014年,整理收纳作为一种独特的亚文化传播至中国。彼时的整理收纳还只是一门小众的爱好。从2015年开始国内开始有专门的培训机构出现,2017年左右整理收纳开始有了向商业化转型的趋势。

李晓蓉说,日本的整理收纳师也可以成为规划整理师,他们在整理之前会对客户进行相应的心理咨询。有的规划整理师会花费半天到一天的时间去了解客户的性格、生活习惯,询问客户进行整理的理由,在此基础上辅助和干预客户进行整理,侧重于让用户做自我整理和探索,而非让他们做“甩手掌柜”。“目前这种模式下的整理收纳师并不多见,大约在两成左右。不过在未来,也确实是行业发力的一个方向。”

2018年开始,整理收纳行业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商业化尝试。李晓蓉认为这得益于生活水平的提高、愈发便捷的网络购物和人们逐渐增大的生活压力。“现在的人们生活压力都不小,不少人会把网络购物作为解压的一种方式。你的购买欲是动态的,无法得到完全满足的,所以买的东西会越来越多,但是你所居住的空间却是固定不变的。如何把一个静态‘盒子’里各式各样的物品有序归置就成了一个‘痛点问题’。”

日本作家山下英子的《断舍离》对整理收纳行业影响很深,不少业内人士将之奉为圭臬,李晓蓉却认为,机械地照搬“断舍离”并不符合中国的现状。在她看来大多数中国人都是“恋旧”的,经常会对家里的物品投注感情。“我们曾经给一位老奶奶做整理收纳,发现她留存很多塑料袋,问及缘由,才知道老奶奶总觉得塑料袋会派上大用场。你如果按照‘断舍离’去简单地扔扔扔,忽略了她的情感需求,很容易让老奶奶的生活节奏失去平衡。”

\
李晓蓉和她的团队部分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整理收纳也可以疗愈心灵,抚平焦虑

宋炜是一家互联网企业的程序员,996的生活让他无暇顾及家中的物品摆设与陈列,更别提空间的舒适感了。“我每天下班回到家差不多要十点了。每当看到客厅乱糟糟的工具书,卧室里仍在脏衣篓的衣服,我就会有种莫名的烦躁感。想拿瓶可乐缓解一下情绪,却发现厨房的餐具摆放地杂乱无章。日积月累,这种小小的负面情绪让我会有偶然性的暴怒。”

在朋友的推荐下,宋炜进行了一次全屋整理。在这以后,他的生活有了更多的确定性和安稳感。“我知道书架第一层放的是python用书,二层放的是雪莱诗集;衣柜里的衣服按照春夏秋冬的四季顺序排列;餐桌上的椅子上会有一只毛茸茸的玩具熊陪我吃饭。”

韩茜茜是两个女儿的妈妈,每天早晨她都要不断回答“我的书包在哪里,我的本子去哪儿了,我的领带不见了”等一系列问题。“我一听他们仨此起彼伏的召唤,真是怒从心头起,气从胆边升,恨不得让他们仨每天抄一遍‘物品摆放需知’。”

李晓蓉说,夫妻之间的相处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出现磕磕碰碰。单单因为每天早晨出门前的“兵荒马乱”就会引起不必要的争执。这其实就是一家人缺少统一的物品秩序认知系统。“如果我们可以把家里的空间规划得井井有条,家里的物品归置有序,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东西在哪儿。那么焦虑、烦躁、慌乱等消极情绪就会被‘统一认知’下的‘同频’而柔化。整理收纳就是要重建家庭的空间认知感。”

“我们在整理空间的同时也在整理、收纳幸福。我们希望能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每个家庭的空间更加温馨、和睦。”李晓蓉笑着说道。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