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 正文

7万定向医学生走进3万乡镇卫生院,她说:不走了,乡亲们需要我

2022-01-02 22:18:34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进了卫生院,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好小、好破……工作了几年发现,这里的人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们了。” 贵州遵义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泥高镇卫生院党支部书记、全科医生王维说。

(健康时报 刘晓旭 邱越)进了卫生院,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好小、好破……工作了几年发现,这里的人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们了。” 贵州遵义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泥高镇卫生院党支部书记、全科医生王维说。

2021年12月27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教育部定向医学生培养,已为中西部22个省份3万个乡镇卫生院培养了7万余名定向医学生。

吴岩举例,遵义医科大学已累计招收培养了2147名定向生,700余名毕业生全部到乡镇卫生院服务,实现了毕业生100%签约、100%入编、100%落实待遇的“三个百分百”的好成绩。

全科医生王维正是这1/2147。

\

受访者供图。

从小耳濡目染,她立志扎根基层

王维从小长在贵州务川县泥高镇的大山里。她告诉记者,老家山路多,村民们去镇上的医院需要花费一个多小时,当地村民看病就医一直很依赖乡村医生。

“我的父亲就是一名村医,懂事之后我经常跟着他去村民家里帮忙,帮着量血压、接种疫苗。我是看着他一年又一年踏遍了村子里的每家每户,救死扶伤,全年无休,他的精神感动了我。”在村医父亲的耳濡目染下,王维对医学产生了兴趣。一次,有位腿脚不便的患者,硬是让家属把自己扶到了王维父亲面前,一定要握住父亲的双手,感谢父亲救了他的命。

“那一刻我觉得父亲好像自带光环一样,从那时开始我下定决心,不管是在我的家乡小村子还是去其他地方,我立志做一名医生,让更多患者摆脱疾病折磨。”

2012年,这位来自务川的小姑娘参加了农村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计划。经过在遵义医科大学八年的学习和规培,2020年,她如愿回到了生她养她的家乡,继续踏上他父亲走过的路,用自己学到的医学知识守护父老乡亲们的健康。

基层医疗水平良莠不齐,定向医学生注入新活力

目前,王维所在的泥高镇卫生院负责解决泥高村、青龙村、 镇江村、老鹰村、高炉村、栗园村、青坪村、竹园村8个村村民的就医问题。

“像我们这样的小山村,医疗资源是很匮乏的。在我们来之前,卫生院的医生都没有本科生,全是专科生。” 王维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近年来,随着国家加大投入,乡镇卫生院的条件得到改善。但是,王维刚到卫生院报到的时候,泥高镇卫生院医护人员配备不足,存在一人多职的情况,且临床只有全科诊室,没有本科医生,没有规范的就诊流程,医护分工不明确。

“医疗质量和医院感染管理在我来之前都做的不太到位。比如心肺复苏、简易呼吸气囊的使用及无菌操作方面都不太达标准,有的甚至连简易呼吸气囊怎么组装都不知道。我到卫生院后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织动员大家学习心肺复苏、简易呼吸气囊的使用等培训,全院医务人员都非常积极参加了。”王维说。

王维告诉记者,作为农村“三级预防保健网络”的中枢的卫生院,一般处理的急诊以清创缝合为主。“病人有一些不大的伤口,跑到县医院去缝合的话,光路上就要花一个多小时,不现实,所以基本都会在我们这里处理。以前这里部分器械还使用戊二醛浸泡消毒,这样增加了交叉感染的风险,我来了之后,为了减少患者之间的交叉感染、院感的发生,立即组织卫生院购入了一次性清创缝合包,并规范卫生院医护人员清创缝合的操作和流程。”

此外,在王维来之前,村子里的孕妇要生产,都会选择去县级医院。现在,慢慢开始有一些产妇选择来卫生院,让王维帮着接生。

2021年,王维所在的卫生院门诊数量9961人次,总收入约193.9万元,住院人次1128人次。

在乡镇卫生院,她是医生,又不仅是医生

“不管在哪,医生的工作都需要有人来做,”王维说,“我觉得我选择留在这里是对的。”

地处大凉山深处的务川泥高镇全县海拔最高,常年阴雨蒙蒙,光照不足,据王维介绍,这里大部分老年人都患有风湿性关节炎,腿脚不便。“留在村里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和留守儿童,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孩子一般都是老人带。但是老人有时候耳背或者常识不足,沟通都比较困难。”王维觉得,自己在卫生院一年多的时间里,心态上最大的变化就是越来越有耐心了。

\

王维去村民家看望老人。受访者供图

“对于这里的老人家来说,你不止要帮他们看病,还要给他们进行健康宣教和心理疏导,教他们一些健康的生活方式,比如少抽烟、减少用煤时间等等。很多村里的老人觉得长期吃药不好,心理负担会很重,所以要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王维说,“很多老人卸下精神负担后,反而会更容易减轻疾病痛苦。”

王维有一位疑似脑梗后遗症的患者,同时也是一位孤寡老人,需长期口服药物治疗来维持疾病的不进行性发展。每每遇到这样的患者,王维都想尽力帮助他们减少疾病的折磨。

但患者和医生往往都是互相治愈的。老人常说,虽然他的疾病无法痊愈,但在国家政策的帮扶和医务人员的照顾下,他的心灵得到了安慰,病痛也就没有那么令人痛苦了。“他的话更加坚定了我留下来的决心,因为他们需要我,我也离不开这一片我热爱的人民和热土。”说到这里,王维哽咽了。

按照规定,定向医学生学满毕业后,要到基层履约服务6年,其中前3年参加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结束服务期后,可自行选择去留。

谈及未来的规划,王维告诉记者,“我不打算走了,这里的人们还需要我。”

(责任编辑:周欣雨)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