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 > 医药曝光 > 正文

成都锦欣精神病院员工感染艾滋病毒,谁的错?

2021-02-01 20:57:19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我公公在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工作,前段时间忽然间被通知要去抽血看看是否感染,检查结果出来后,他就被告知感染了艾滋病毒。”来自四川省成都市的安女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被感染后的公公还被医院要求继续上班,给病人送营养餐,并不让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健康时报记者 王艾冰)“我公公在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工作,前段时间忽然间被通知要去抽血看看是否感染,检查结果出来后,他就被告知感染了艾滋病毒。”来自四川省成都市的安女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被感染后的公公还被医院要求继续上班,给病人送营养餐,并不让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
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受访者供图。

“公公做垃圾转运工作,手指经常被扎破”

2001年4月,安女士的公公就开始在成都锦欣精神病院工作,到现在马上就有20个年头了。在这20多年的时间里,安女士的公公做过医院的保安、也和医院的救护车一起接送过病人,还做过检测样品的送检员等等,直到最近4年的时间,他开始负责医院第二病区和第三病区的垃圾转运工作。

“公公平时工作是封闭式管理的,只有平时放假的时候才会回家跟我们一起住两天,这两年每次回来,公公都会跟我们提一下,说工作中经常被废弃的注射剂扎破手指,扎破后,病房里的护士都会跟他说,让他用酒精擦一下。”安女士表示,“也正因为如此,再加之公公的年龄有些大了,我们本来正打算等公公工作满20年了,就让他辞职回家休息了,没想到他就在这时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毒。”

2020年7月份左右,是医院例行体检的日子,安女士的公公也一样参与了此次体检,“他们医院每年都是这个时间段进行体检,但是其中没有HIV病毒筛查这一项。”安女士告诉记者,11月初,医院忽然通知公公和另一位也在做垃圾转运工作的叔叔,一起去抽一个血,看看是否有感染,但并没有告诉他们具体是要查些什么。

“结果出来后,医院就给了我公公一个告知单,告诉他血有点不正常,需要去疾控再查一下。”安女士表示,几天后,公公一个人自行去了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健康时报记者从安女士发来的诊断结果可以看出,11月17日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给出安女士公公明确的临床诊断结果为“HIV感染”。

安女士说,“随后,我公公就将检查结果告诉了医院的领导,医院领导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让他不要担心,并表示不能告诉包括家人在内的任何人。”

按照安女士的话来说,公公非常老实,当时拿到检查结果的时候他也并不知道这个病情的严重程度,就按照医院的要求,没有告诉任何人,还依然在单位上班,除了垃圾转运工作,公公还会继续做一些给病人送营养餐的工作。

“直到半个月后,应医疗中心的要求,公公要进行复查,家属也必须一道复查,公公才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我的婆婆。”安女士回忆,知道病情严重性的婆婆这才找到了医院,去讨要一个说法。

而谈及感染途径,安女士表示,“我公公平时90%的时间都在医院里,平时下班就回家,基本上不与外界接触,我们家人中都没有感染这个病毒的,再加上他平时上班时经常扎破手指,我们认为,他基本上可以断定就是在医院里感染的。”

医院回应遭家属质疑,院方:对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安女士的公公所在的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成立于1956年,原名“成都市第一精神卫生防治院”,是锦江区专业治疗精神病和老年病的专科医疗机构,是锦江区政府重疾办授予的“锦江区精神卫生中心”。承担着锦江区、龙泉驿区、高新区、天府新区以及我市东、东南、东北及部分城区的精神卫生防治职能工作。

针对安女士反映的上述情况,2021年1月31日,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官方订阅号发布情况说明,对该事件进行了一一说明。而安女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该说明中的多项内容均与事实存在出入。

\

“2020年11月13日,在我院组织的2020年度员工职业体检中,员工张某被查出HIV抗体阳性,我院第一时间进行了传染病上报,并将其送往成都市公卫中心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医院表示,而安女士则说,“员工体检发生在7月份左右,11月份是医院单独通知我公公进行HIV病毒检查的,并且在出现问题后,医院并没有任何人陪同他去检查,都是他一个人完成的。”

医院还在说明中强调,“2020年12月11日,该员工就HIV感染一事向我院致函,要求我院先行支付150万-200万人民币,院方积极与当事人家属沟通,事发至今一直与当事人及其家属沟通未果。”

“关于他们提到的150万元赔偿金的情况,是他们主动找到我公公,请他开个价格,我公公按照他们要求咨询了医生后续的治疗费需要150万元左右后写的书面函,但直到现在也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安女士表示,“即使我们走法律程序需要先和医院法务进行沟通,医院法务都各种推脱,迟迟没有见我们。”

另外,安女士对医院说明中提到的,“该员工所工作的住院部自2008年建院以来,从未收治过HIV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安女士说,“公公每天不止接触自己所负责病区的医疗垃圾,基本上每一个病区的医疗垃圾他都会有接触,并且整个过程,他只有一个橡胶手套,且平时没有给他们进行任何防护培训。”

针对安女士的质疑,健康时报记者于2月1日下午2次致电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综合办公室,其工作人员均表示,“我问一下具体的情况,稍后回复你。”随后,一位自称是成都市锦欣精神病医院分管该问题的副院长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我们对我们说过的每一句话负责,现在相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不便多说,有调查结果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在官方渠道公布。”

健康时报记者也致电成都市卫生健康委员宣传处,其工作人员表示,“事件还在调查中,目前没有更新的进展。”

专家:“找传染源存在难度,建议走法律程序”

“现在我公公只能自己负责高昂的医疗费和检查费用,并且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还时常出现面部红肿和盗汗等症状。”安女士表示,现在不止公公,我们家人也受到一些质疑,好多亲戚朋友也开始对我们指指点点,全家的生活都受到了大大小小的影响。

一位某三甲医院感染中心主任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艾滋病的传染途径一般分为三种,一个是血液传染,另一个是母婴感染还有一个性感染,所以目前这个情况确实不好判定这位工作人员是如何感染的。”

“按照国家规定来说,医院的医疗废物处理都有严格的规定,并且有相应的程序;并且正规的医疗机构来说,所有的住院、手术或者输血的患者都需要进行HIV筛查。”上述主任介绍,但是目前从医院的官方通报来看,该工作人员工作的病区并未收治艾滋病患者或者HIV病毒携带者,所以这也给查找传染源增加了难度。

上述主任指出,“因为HIV感染涉及到的检查也非常多,包括有一定的指标可以查出其感染时常等等,建议双方走法律程序,一一落实疑点,是哪一方的问题,哪一方就要承担责任。”

(责任编辑:孙欢)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