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慢病 > 癌症 > 治疗信息 > 正文

肝癌治疗获十年来重大突破,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III期临床成果发布

2020-09-28 17:16:44来源:健康时报网|分享|扫描到手机
阅读提要:肝癌是全世界范围内常见的消化系统恶性肿瘤,中国的肝癌患者占全球一半左右。[1]9月28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发布了一项临床研究结果,为这一被称为“癌症之王”的肝癌治疗带来新的思路。该临床研究采用两项国家新药专项创制成果联合使用,是全球首个达到主要研究终点的PD-1抑制剂联合治疗用于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III期研究。这一积极的研究结果标志着“沉寂”十年的肝癌治疗迎来重大新突破。

肝癌是全世界范围内常见的消化系统恶性肿瘤,中国的肝癌患者占全球一半左右。[1]9月28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发布了一项临床研究结果,为这一被称为“癌症之王”的肝癌治疗带来新的思路。该临床研究采用两项国家新药专项创制成果联合使用,是全球首个达到主要研究终点的PD-1抑制剂联合治疗用于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III期研究。这一积极的研究结果标志着“沉寂”十年的肝癌治疗迎来重大新突破。

此项研究是使用由信达生物开发的创新药物PD-1抑制剂达伯舒®(信迪利单抗)联合达攸同®(贝伐珠单抗)用于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一项随机、对照、开放的多中心三期临床研究。该项临床在期中分析可达到主要研究终点。结果显示,与传统标准靶向药物治疗相比,该治疗方案显著延长了患者的无进展生存和总生存。相关的研究结果将在即将召开的国际医学会议上予以公布。据悉,这是全球第一个PD-1单克隆抗体和抗VEGF单克隆抗体联合用于晚期肝癌治疗的III期临床研究,这一积极的研究结果标志着“沉寂”十年的肝癌治疗迎来重大新突破,是中国医药创新走向世界的又一例证。

全球每年大约有84.1万新发肝癌患者,78.2万死亡肝癌患者。[2]中国是肝癌大国,我国肝癌发病率为26.92/10万,死亡率23.72/10万。[3]肝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在我国恶性肿瘤中分别排列第4位和第2位。[4]肝癌具有早诊困难、进展迅速,预后较差等特征,我国肝癌总体5年生存率仅12.1%,[5]严重威胁我国人民的生命和健康,给社会、家庭造成了严重的疾病负担。

\

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院士

该研究的主要研究者、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院士表示:“很多肝癌患者就诊时已经是晚期,失去手术机会。我国目前获批的晚期肝癌的一线的治疗还是以靶向治疗和系统化疗为主,但这些疗法的作用有限,通常在治疗后很难控制住病情,或者暂时得以控制但很快又复发、进展并存在耐药问题。与其他全球临床研究不同,我们此项研究共纳入近600例患者,均为中国肝癌人群。与全球肝癌患者相比,中国肝癌患者85%以上是乙肝感染导致的,这使得中国患者的预后和对传统治疗的疗效明显差于全球患者。在此项研究中,达伯舒®与达攸同®的联合治疗提供了全球最大规模的、乙肝相关肝癌患者接受免疫联合治疗和传统靶向治疗的对比数据,对于改善中国肝癌患者的疗效和预后具有重大意义,也给全世界乙肝相关的肝癌患者的治疗带来新的希望。”

达伯舒®(信迪利单抗)是在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备受关注的PD-1抑制剂。从治疗机制上来说,癌细胞的表面会产生一种特殊的蛋白质PD-L1,它和免疫细胞表面的PD-1相结合后,会让免疫细胞产生“错觉”,失去杀伤癌细胞的能力。PD-1抑制剂的作用就是在这两者之间“插一刀“,使PD-1和PD-L1不能结合,让免疫细胞重新活化识别并杀死癌细胞的作用。

达攸同®(贝伐珠单抗)属于血管生成抑制剂,其抗肿瘤的原理机制是通过阻断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抑制肿瘤的血管新生,切断肿瘤区域的供血,抑制肿瘤的生长和转移,诱导肿瘤细胞凋亡,从而通过“饿死”肿瘤的机制达到治疗目的。

参考文献:

[1]汤钊猷.试论中国肝癌防治之路[J].中华肿瘤杂志, 2015(37):643.

[2]黄金华,黄职妹,张天奇,等.以介入治疗为基础的中晚期肝癌综合治疗进展[J].肝癌电子杂志, 2019(4):27-31.

[3]韩翠萍. DSG2在肝细胞癌中的作用及机制的初步研究[D]. 2019.

[4]韩翠萍. DSG2在肝细胞癌中的作用及机制的初步研究[D]. 2019.

[5]冯国英,史政荣.程序性细胞死亡受体1配体及可溶性程序性细胞死亡受体1配体对肝细胞癌预后的预测价值与争议[J].临床肝胆病杂志, 2020(8).

(责任编辑:齐钰)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