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消灭狂犬病关键把针打到狗身上

2020-11-10 06:35:15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年均签发6000万支人用狂犬疫苗,每年狂犬病发病人数不断下降,2019年全年发病人数仅有290人。数据看上去似乎是个狂犬病得到良好控制的喜讯,实际上却是个“日日挑灯夜读却依然考了不及格的科目。”
2020年初以来,“某某地狂犬疫苗严重缺货”屡上热搜。健康时报记者调查发现,这并不是供给侧引起的产能不足,而是我国的人用狂犬疫苗需求量,高得有点儿离谱。
资料图片 曹子豪摄
多地狂犬疫苗一针难求,跑好几家医院均已断货
11月6日,健康时报记者摸排全国多省市发现,河北、安徽、云南等多地仍有狂犬疫苗短缺的情况。
山西省太原市读者刘先生向健康时报记者反映,自己几个月前买了一只小狗,在相处的过程中不小心被小狗咬伤,想去打狂犬疫苗,去了几个附近的几个社区服务中心都没有打成功。
太原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表示,目前确实出现狂犬疫苗短缺情况,什么时候恢复供应不确定,但已经逐步协调。
在云南丽江,同样也出现了狂犬疫苗短缺的状况。“急死人了,为什么整个丽江连狂犬疫苗都没有?跑了好几家医院都说断供了。”云南省丽江市巨甸古镇的李先生反映,他在一星期前不慎被小狗咬伤后,陆续去了当地市医院、中医院、县医院询问接种人用狂犬疫苗,均被告知断货。
丽江市人民医院预防接种科室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医院的狂犬疫苗已经缺货很久了,“四五月份的时候就不断有患者打电话来咨询,我们让他们关注一下社区接种门诊,可能有存货,后来整个丽江都没了。”
今年以来,陆续有多地狂犬疫苗供应告急。4月24日,四川南充市疾控中心曾表示,受部分生产企业生产设备升级改造、停产整改和中检院批签发速度减慢等因素影响,全国、全省狂犬疫苗供应紧张,该市出现库存严重短缺。
6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疾控中心发布提示,石家庄市和全国许多地方一样,多个县(市、区)先后出现人用狂犬疫苗供应紧张和断供现象,短期内仍不能有效缓解。
健康时报记者检索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生物制品批签发信息公示表发现,2014~2018年,中国狂犬病疫苗批签发数量始终维持在每年6000~8000万支左右,其中2019年中国批签发狂犬疫苗5883.22万。今年1~4月则签发了1775万支,与去年同期相比略有下降。
如此高的疫苗使用量,也存在着疫苗滥用的情况。
中日友好医院一位儿科主任医师告诉健康时报记者:“被犬、猫等动物咬、抓伤后,在不确定动物健康的情况下,应该及时注射疫苗,就诊时,患者应将被咬伤的情况如实向医生说明。若确定致伤动物已经打过疫苗,可以一边接种一边观察,若狗10日内无事,可以不用再打,以免浪费疫苗。但若患者担心,也可以选择打完全部针次。”
这是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十日观察法”:如果伤人动物在10日观察期内保持健康,或经可靠的实验室使用恰当诊断技术证明该动物未患狂犬病,可以终止免疫接种。不过这个方法仅适用于有过2次有效疫苗接种的家养动物,被流浪狗咬伤则必须完成全部针次接种。
记者致电多家北京市疫苗接种门诊询问,工作人员均表示,即使动物有过疫苗接种史,为了以防万一,依然建议患者不要终止接种。
“狂犬病发病后死亡率接近百分之百,所以慎重起见,我们和患者都倾向于打完全部针次。”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动物致伤率高,但兽用狂犬疫苗接种率低
被猫狗咬伤或抓伤,在许多人看来是稀松平常的事,而且是“不要紧”的事。
从疫苗签发数量推算,我国每年至少有1500万人注射了狂犬疫苗(根据疫苗种类不同,狂犬疫苗接种全流程一般需要3~5针次),这个数量,约占全球数量的80%。而根据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发布的《中国动物致伤诊治规范》,中国每年约有4000万人被猫狗咬伤。
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狂犬病预防控制技术指南(2016版)》来看,我国狂犬病例呈现“三多”的特征:农村地区病例较多,农民一般占病例总数的65%以上;男性病例数约为女性的2倍;15岁以下儿童和50岁以上人群发病较多。其中,约90%的病例由犬伤所致,约占90%左右;其次为猫,占5%左右;约50%伤人动物为家养,流浪动物约占伤人动物总数的25%,绝大多数家养动物未接种动物狂犬病疫苗。
记者查阅发表在安徽农业科学的《农村居民养狗现状调查与健康教育应对策略》一文,团队通过实地走访调查浙江省开化县音坑乡的农村社区居民养狗情况,发现乡域养狗密度为4.28只/100人,多数散养且未接种犬狂犬病疫苗。
健康时报记者随机询问了多位农村养狗者,大部分都对记者表示,从没考虑给狗打疫苗。
“狗常年拴在院子里,看家用的,又不出去跑,花那冤枉钱干啥?”多位村民信誓旦旦地表示,平日里他们都会将狗拴好,而且家中都是熟人往来,不可能发生狗咬人事件。
健康时报记者摸排发现,多数城市近些年来都陆续发布了养犬管理条例,对许多养犬行为做出了规范,大型犬、烈性犬不能在市区养,犬只进行户外活动时,应当由成年人牵领,为犬只携带号牌、束犬链等,也明确了宠物伤人的责任归属。
但实际上,这些规定主要靠宣传和养犬人自觉执行,缺乏强制性,管理规定存在执法难的情况,对狗的不文明行为例如随地大小便、噪音等,没有办法尽快追溯到责任人进行处罚,居民常常因为宠物卫生与噪音问题纠纷不断,但执法部门无计可施,只能进行规劝和口头警告。
此外,在城市,为宠物办证和接种疫苗等基本流于形式,尤其是饲养小型宠物狗的居民,难以引起注意,也很少会被举报。
“农村的家养狗,确实是狂犬病疫苗接种的‘盲区’。”一位在畜牧局工作多年的工作人员于飞(化名)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农村人防疫意识往往比较薄弱,极少主动给狗打疫苗。“我们曾经和公安部门联合起来,到乡村去处理流浪狗,并做好宣传工作,鼓励老百姓给狗打疫苗,在这样的主动出击之下,农村的狗患有了明显好转。”
消灭狂犬病关键是把针打到狗身上而不是人身上
根据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披露的数据,2019年中国狂犬病发病数量为290例,死亡人数为276人,而2020年1~9月中国狂犬病发病数量仅有152例,死亡人数为114人。
这个成绩看似良好,但中国依然被世卫组织划入狂犬病疫区。因为早在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就已确认,西欧、加拿大、美国、日本、马来西亚等43个国家和地区已经无狂犬病。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