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长期挑食终于住院了

2020-09-29 14:39:40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从小,我就是个不爱吃蔬菜的人。一道西葫芦炒火腿肠,我总是挑拣着其中的火腿肠吃,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才肯咽下一点菜。
上了大学,吃饭没人管,我更放飞了自我,在食堂永远只点肉菜;工作之后,为了“犒劳自己”,外卖更是几乎顿顿都以煎炸食品为主,连商家那点“礼节性”配菜都没动过。
平静的日子如同一场铺垫多年的伏笔。我从未想到,藏在挑食背后的隐患,远比我想象的更重。
从脚底开始变成一棵树
去年12月,我感觉左脚的大脚趾发麻。起初只当是甲沟炎,没有太在意,直到在家里办公的那段时间,麻木开始蔓延到两个脚掌。
爸妈觉得是我不运动的缘故,催我去运动,但脚上的麻木依旧在扩散:脚踝、小腿、膝盖。恢复上班后,往常十几分钟的路程,我可能要拖着麻木的腿走四十多分钟,每走几十米就气喘吁吁。
我感觉自己渐渐被冻住了,慢慢从脚底开始变成一棵树。那时我才意识到,这可能不是锻炼锻炼就能好的事儿。
最终让我下定决心去医院的,是一次摔跤。那段时间,我脚底像踩了棉花,膝盖也绵软无力,走路时腿随时会软下去。一次边走路边聊天,我没注意看脚下,直接表演了一次扑街。
同事帮我咨询了家中的医生,得到的答复是,年轻人出现这个症状,多半是腰的问题,可能是腰间盘突出压迫到了神经。
挂上脊柱外科的号,我从此开始了求医之路。
看到第4个科,医生才找到我的病在哪儿。
脊柱外科的医生听了我的形容,又做了触诊,压根不信。医生甚至戏谑地说:“你不是为了逃避上班吧?”以防万一,他还是给我开了肌电图、腰颈的X光和核磁共振检查,但都没有什么异常。
不是腰会是哪儿呢?我上网查了一下引起双腿发麻的病症,这次,糖尿病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挂上了肾内科的号,医生按了按我的腿说,不肿啊,应该不是肾的问题。我问医生,我还应该去哪个科看,她建议:去血管外科吧。再一次地,我从血管外科也拿到了“无异常”的检查结果,又回到了脊柱外科。做了腰椎核磁依然无异常,医生想了想,把我领到了神经内科。因为在前三个科室的经历,我也没抱什么希望,任由神内的医生在腿上敲敲刮刮。检查完,医生说:“你这是末梢神经炎啊!”
找到症结了,但医生说引起这个病的原因很多,需要做一系列检查。她建议我住院,因为门诊的话实在要跑太多趟了。
我化验单上的数字比常人翻了一番
彩超、CT、核磁、肿瘤检查、传染病检查……一通检查下来,大多没什么问题,最大的异常出在“血生化”检查上:
我的“肌酸激酶”高达707个单位,而正常人应该在200以下;尿酸也超标不少;高得离谱的还有总胆固醇,超过正常值近一倍。
我的主治医生想不明白:“你也不胖啊?怎么会这样?家族有遗传史吗?”我回忆了一下,诚实地告诉她,还真没有。
最终,两张关键的化验单解决了我们的疑问:在繁杂的检查结果中,藏着两个重要的“↓”和“↑”:我的体内明显缺乏叶酸,而一种叫“同型半胱氨酸”的物质则比正常上限翻了一番。
医生解释,缺少叶酸就是我这场病最大的元凶,使我患上了“维生素缺乏性周围神经病”,引发两腿麻木;而我的“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则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疾病,依旧与叶酸缺乏有关。
而至于叶酸缺乏的原因,医生了解我的饮食习惯后就有了答案——应该就是吃出来的毛病。人体获取叶酸的主要途径就是绿叶蔬菜,而至于我,医生一脸不可思议地向我确认:“你真的只吃肉?不吃菜和水果?”
我非常心虚:“菜是不吃的,水果会象征性地吃一下……肉还特别喜欢油炸的,平常人吃炸鸡可能一周两三次,我是一天两三顿……”
被整个科室“当众处刑”
医生们很快都知道了我的病情,每个医生给我做检查前,都会饶有兴味地问:“听说你只吃肉?”对我来说,简直是公开处刑了。不过这都是小事,重要的是终于找到了病因,接下来就好解决了。护士每天来给我屁股上扎一针,再吊四袋水。屁股上的针是营养神经的,挺疼,每次她都会提醒我。
如此住了半个月院,出院时已经好转很多:肌酸激酶和尿酸降到正常数值,胆固醇也接近正常了;腿不再痛,走路也有劲了;麻木也有所减轻,医生说,后面就要靠慢慢恢复了。出院之后,医生给我开了七八种药,有维生素、叶酸、他汀和辅酶Q10等等。我坚持吃着,相信麻木的症状也会逐渐消解的。
我从未想过,挑食会带来如此严重的问题。跟朋友讲起,对方也觉得不可思议:“2020年、一线城市、因为缺乏营养住院了?”如今,就算再不喜欢青菜,我也会保证每天都吃一顿多种蔬菜混合的轻食。这是为了保命,也是为了生活质量。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