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教育学博士:做个60分妈妈

2020-07-24 09:25:02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我研究教育,博士毕业又在大学教书,但没有认真思考过应该让孩子如何成长,更忽略了自己的成长。在焦虑的泥潭里经过了一番自我挣扎,才找到了岸的方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说不定你也有同感。
初为人母:
所有成就来自孩子成长
对于新生命的诞生,我充满了期待和迷茫,于是寄希望能够通过阅读来消除不安。娃出生之后,我更是拿出了做研究的严谨,记录她吃喝拉撒睡的数据,努力从这些数字背后找到她的作息规律。
看着娃一天天成长,成就感也油然而生。但由于自己照顾孩子最多,以致于无论大事小事,都不愿假他人之手,觉得别人做的都不如我做的好。这无形中为自己树了“敌人”,将本来是同一战壕的家人,推到了育儿的对立面上。
在隔代养育的问题上,我与家人有着明显的分歧。在一次激烈争执下,我妈妈责备我,在培养孩子上是彻底失败的。这个评价对我而言,无疑是致命打击。
回想起自从孩子出生以来,自己几乎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倾注于孩子身上,事业不好不坏,跟先生的关系不咸不淡,所有的成就都来自于孩子的成长。无论是生活上还是情感上,我们都无法分离。我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这种状态持续到娃两岁。
迷茫:
看书养娃,我无所适从
当娃进入到两岁叛逆期后,我的困惑越来越大。伴随着娃自我意识的萌芽,之前那个对我百般依赖的天使宝宝消失了,那种经我“悉心打造,独家出品”的成就感也随之一扫而空。
作为一名“学院派”妈妈,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求助于书籍。那段时间我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很多育儿书,每本书都在尽力告诉读者如何做一个“好”妈妈,如何“正确”地与孩子互动,如何“避免”伤害孩子的天性。
本以为吸收了大量育儿指南后,我会更从容,但实际上反而变得如履薄冰,无所适从。以前是凭借着母性的本能与孩子相处,但是现在自己却变得分裂起来。
看到孩子数九寒冬光着脚丫在冰冷的瓷砖地上跑来跑去时,内心的我无比着急;但是育儿书却告诉我,要让孩子去感知、去体验,不要越俎代庖。
全职:
深陷对自己的丧失感之中
在面临育儿困惑的同时,还有一个更难的选择题在等着我。孩子渐渐长大,双城生活的局面必须改变。我与先生以家庭为整体进行抉择,决定我辞职,带娃回日本与他团聚。
于是,去年暑假回日本时,我尝试了“全职妈妈”的生活。新家满足了我对于新生活的向往,当我站在开放式厨房抬眼望去,有种作为女主人的掌控感。
然而“理想”的生活过了一个月,我发觉:出去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多,因为做饭的热情已经减退;对娃也越发没有耐心,陪她玩耍,有时的确让我觉得自己很傻气;对老公也开始有怨气,虽然他的工作是996,但是我承包了日常的家务,陪娃胡闹、哄娃睡觉,我的007生活也不轻松。
我清楚地感觉到,如果我真的选择成为全职太太,我会深陷对“自己”的丧失感之中。
反思:
做不好自己也做不好妈妈
于是,我陷入了做母亲与做自己的双重困惑之中。为什么我想做个完美妈妈,却屡屡受挫;为什么我无法欣然接受全职妈妈的生活,而要去追求自己的事业。
我开始思考自己内心认同的完美是什么,重新明确了自己的身份名片。“自己”除了母亲和妻子之外,也是学者,是教师,渴望扩大自己的影响圈,而不是局限在家庭中。
此外,我也希望为女儿树立一个榜样。拥有自己的事业,犹如经营家庭,不仅仅是为了一份收入,更是为了一种体验,是一场旅程,让生命变得更有质量。如果做不好自己,也无法做好母亲。
成长:
放下执念做个60分妈妈
娃4岁后,依照她自己的要求,我为她报了滑冰课。每节课30分钟,她总要浪费掉一多半的时间,用于喝水、休息、撒娇。但是下课后,她开始独自在冰上练习时,她又很享受滑冰的快乐。
我对于娃这种“不想跟教练学,只想自己滑”的行为,非常生气。于是,我开始进行一场自我对话和剖析。
我发现,最初我只是想让她享受运动的快乐。由于与他人的比较,导致我偏离了自己的初心,进而加剧对她的控制。当她不能按照我的计划行事时,我开始不接纳她。
原来自己所追求的满分妈妈,其实是一种对孩子的全面掌控,让她按照我的规划,变成“别人家的孩子”。但是这样的结果,却表现为对她的控制和不接纳。
于是我开始尝试放手,以孩子为导向,在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支持她,但是在具体的操作层面以及结果,不予以干涉,即做个“60分妈妈”。
60分妈妈,不是为了改造孩子,而是成为孩子的土壤,让他们的天性能够自由地释放。做个“无为”妈妈,放下权威和执念,设身处地地从孩子的角度看世界。帮助孩子找到他的与众不同,并最大限度地发挥它。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