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老来最怕没尊严

2020-07-10 01:23:38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父亲今年七十一岁。一个多月前,独自在家的他喝下大量安眠药。医生说,他有重度抑郁症。
这些年,父亲接连被查出高血压、哮喘等慢病,大量服药使他开始便秘。最严重时需去医院灌肠。这仿佛击穿了他自尊的底线,他常抱怨:“裤子说脱就得脱下来,活着真的就没有了尊严。”但  谁也没料到,他会因尊严受损而选择自杀。
现在想想,父亲的症状不是没有苗头。我陪他去医院灌肠,每次他都阴沉个脸,我还和他开玩笑,说他都这岁数了,还是个男同志,怎么比个小姑娘还爱害臊?他当时就生气了,大声质问我:“都这岁数了又怎样?都这岁数就可以不要脸了吗?”我当时也就是一笑了之。
我们一直商量着给他请个保姆,但他一直拒绝,说自己还能动,不愿意让人伺候。退休后,他特别不想让人觉得他已经没用了。以前他有些职务,社会活动不少,但退休后,和社会的关系就阻断了,心理上肯定不会很适应。这时候,他就特别敏感,所以请保姆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可能就算是“没用了”的一种象征,所以他才极力反对。
父亲不愿意请保姆,拒绝和我们一起生活,表面上看,这是一个还能够自理的姿态,也是他人格的自我维护,但这种姿态,实质上已经是在和他自己较劲了,或者说,他这是在和自然规律较劲。他不服老,拒绝被人以“老”相待,实质上,却是一种对衰老的恐惧。
父亲这辈子,做的不少事情,也许都是和他内心的需要相反的。我们都对他有个误判,认为他人格独立,有时特立独行,反而是一种个性,这种个性受到了我们儿女们的尊重,也是我们多少年来已经接受了的父亲的形象。  谁能想到,形象一旦撑不住的时候,会坍塌得这么剧烈,哗啦一下,从一个极端就到了另一个极端。
父亲的脆弱,其实这几年已经表现出来了,只是没有引起我们足够的注意。
前几年父亲养了条小狗,伺候得用心,天天牵着狗上街遛弯儿,给狗洗澡,给狗拌饭。后来小狗被车压死了——父亲为此伤心了好多天,还郑重其事把小狗埋在花坛里。我们都只觉得父亲小题大做,不大符合他多年来那种理性做派,可谁也没想到父亲空巢生活的孤独。  后来我说我再给他要一只狗来,父亲拒绝了,说万一再有个三长两短,他受不了。
我想这个过程一定很漫长,父亲是一天一天累积到爆发的。可我们却都熟视无睹。
老人的心理健康,其实比生理健康更重要,心理上健康,有病他也会是乐观的,否则,他就是身体再好,也会有厌世的风险。我现在已经暂时搬回来住了,父亲现在的状况,根本离不开人。现在对我,他已经算是妥协了,并不赶我走,算是退了一步,可是在我们心目中,这就是天大的转变,就像一个铁汉,突然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婴儿。
我能感觉到,我们父子俩好像从来没像今天这样亲近过。父亲老了,就好像成了我的孩子,而他,似乎也已经开始渐渐接受这种角色的转变。
要说人从生到死,婴儿时期最脆弱,可那时候人不需要担负对自己的判断,到了老年,在某种程度上人也和婴儿一样脆弱了,但社会还是要求老人如此认清自己。
父亲现在,才是他一生最脆弱的时候。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