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这些小动物曾为疫苗研发做出贡献

2020-05-05 07:01:37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随着新冠疫情的发展,不少人对新冠疫苗寄予厚望,从疫情爆发到研发出疫苗,仅用了2个多月,疫苗就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人类与传染病斗争的历史,就是一部人类疫苗研发的“战役史”,靠疫苗来给我们提供抵抗病毒的“特殊免疫力”。
狂犬病疫苗:6只兔子走了1500年
对于狂犬病这种发病后病死率几乎为100%的可怕传染病,其实早在1600多年前就已经有了最原始的“疫苗”。
我国晋代,一位名叫葛洪的中医名家写了《肘后备急方》的中医方剂,其中有一种将咬人的疯狗打死,取出脑子涂抹在伤者身上。这就是最原始的“疫苗”。
19世纪80年代,路易·巴斯德利用同样的原理,将疯狗打死,从狗脑子中取得狂犬病毒。但他并不是直接使用,而是将疯狗的脑子注入兔子的脑子里,让狂犬病毒进一步增殖,待兔子发病后再取出其脑组织,注入健康兔子的脑子里,连续传6只兔子以后,兔子便不再因为狂犬病而死亡,此时取兔子的脑组织制成狂犬病疫苗,就是狂犬病的减毒活疫苗了。晋代医家葛洪利用疫苗减毒的原理并付诸实践,与巴斯德的巴氏疫苗只有6只兔子的距离,但整整走了1500年。
减毒活疫苗:半份鸡屎的启发
路易·巴斯德在鸡霍乱的研究中,没有成熟的细菌培养基,要用到鸡屎。在一次注射过程中,给最后一只鸡注射时,巴斯德发现鸡屎的量只有平时的一半,为了不浪费鸡尿,他把这半份鸡屎给健康的鸡注射了。结果,这只注射了半份鸡屎的鸡却一直没有发病,而同批被注射正常量鸡屎的鸡都已经死了。为了不浪费这只鸡,巴斯德又给这只鸡注射了高于平时注射剂量1倍的鸡屎,可这只鸡还是没有发病。
于是,巴斯德总结出:“如果用少量的毒力比较弱的病原体,刺激动物的免疫系统,这些动物可以对数量更多、毒力更强的同种病原体产生抵抗能力。”
这就是减毒活疫苗的制备原理。根据这个原理,巴斯德发明了鸡霍乱疫苗,又相继发明了炭疽疫苗和狂犬病疫苗。在此基础上,后来的科学家又研发出了卡介苗、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和麻疹减毒活疫苗,大大丰富了人类对抗传染病的疫苗库。
类毒素疫苗:毒蛇和蚂蚁来帮忙
15世纪末到16世纪初,欧洲迎来航海时代,但航海中水手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其中就有致命的毒蛇,最早开始航海的葡萄牙水手观察到,非洲人会将毒蛇的毒牙拔出来,取出蛇毒并放在蚂蚁窝里进行处理,然后将处理后的蛇毒涂抹在身体用小刀划开的伤口上,之后这个人就可以获得对蛇毒的免疫力。葡萄牙人也学着当地人的做法,很好地预防了毒蛇咬伤后的中毒现象。
后来,人们采用福尔马林(甲醛溶波)代替蚂蚁窝来处理蛇毒制成疫苗,这就是类毒素疫苗。同样的方法也被用于人们处理细菌的外毒素,制备白喉及破伤风的类毒素疫苗。在类毒素疫苗的基础上,人们还利用福尔马林等灭活细菌和病毒等病原体,制成灭活疫苗(如流感疫苗)。
专家观点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目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并无特效药物,此病的发生、发展以及预后都和人类的免疫系统密切相关。机体真正将病毒清除干净,依靠的是自身的免疫系统,即我们常说的“免疫力”。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在正常范围内,免疫系统越强,消灭病毒和细菌的周期就越短。简单的说,病毒感染的过程就是病毒和免疫系统赛跑的过程。免疫系统跑赢了我们就被治愈了。以往人们对免疫力的理解比较含糊。认为免疫力比较抽象且可有可无,而在经历了疫情后才知道免疫力又是可以决定生死。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