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老人要学会忘记

2020-05-05 14:07:22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都说老人最怕的就是“忘事”,
忘带钥匙,忘记回家的路,忘记姓甚名谁……
无论哪种情况都可能暗藏健康隐患,
但有一种“忘”,
则是对岁月和年龄的淡然处之的旷达和乐观
忘病:
学会转移注意力
“我明明头痛不舒服,但医生说我没病,几分钟把我打发了,但病又没看好!”因为挥之不去的头痛,李阿姨近年來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看病上,但没人能治得了。头痛时好时坏,情绪越发焦躁、偏激。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季磊君:李阿姨的情况属于“躯体形式障碍”。主要特征就是病人反复陈述躯体不适症状,不断要求给予医学检查,无视反复检查的阴性结果,总是拒绝接受多位不同医师关于其无躯体疾病的忠告和保证,并频繁更换医师以寻求保证。轻症患者大多在辗转于各个科室,就是不去精神科就诊,如果医生建议转诊至精神科可能招致不满。
对于患者本人来说,保持心理健康,受到刺激后,尽量与家人沟通、不要闷在心里;要多保持体育锻炼,身体好了,抵抗力增强,心身疾病也会减少;有点固定兴趣爱好,转移注意力。老人用正常心态看待自己的身体,一是如果有不适就去医院检查,相信医生;二是不把小病小痛夸大,造成不必要的心理压力,自己吓自己。
忘形:别被“老人样”所困
王老师今年59岁,退休前在学校是声乐老师,爱穿旗袍爱化妆,很有气质,退休后加入了老年大学。她原先“穿旗袍”“化妆”的癖好,却不得不暂时收敛,不少老太太在背后讪笑她没有“老人样儿”。
如果老人自认为“上了岁数没人在意外表”或以“不出门也不见人”为理由省略掉整理仪容,就会让老人越发不爱外出,变得越发不注意着装,恶性循环。
认知症护理中“化妆疗法”,就是一个仪容仪表具有重大意义的良好实例。化妆疗法不仅包含女性面部化妆,还包括护肤、护手、脸部活动等内容,日本学者认为化妆能帮助老人特别是老年女性维持上肢和面部肌肉水平,提升其自我认同感和愉悦感。
公众号:日医介护之窗
忘龄:“怕老”让你老更快
周奶奶69岁生日那天,女儿一早上门祝寿,还带了精心准备的礼物:拐杖。她想起去年母亲刚摔了一跤,走路磕绊,要是再摔了更糟,就送了这个应景的礼物,结果周奶奶大发雷霆,惊喜成了怒气:“拄拐,下一步就是瘫痪!”
中国老年学学会老年心理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杨萍:老人有三怕,怕生病、怕孤独、怕自己没用。沉重的疾病负担让中老年人不敢老、不敢病;晚年只能跟配偶居住或独居,则孤独;退休后,不工作不学习,就会认为“老无所用”。随着年龄增长,老人往往又不可避免的会面临到这些问题,担忧也可以理解。美国耶鲁大学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和那些不担心自己衰老的人相比,惧怕衰老反而老得更快。坦然面对老年可能会遇到的这些问题,不要惧怕衰老,反而延缓变老速度,这是生命法则。
忘争:不提旧事老来一身轻
老周跟老陈既是邻居,又是退休前同事,之前在工作岗位上就因为晋升有不少龃龉,但碍于之前一起共事,工作有不少交接,能忍则忍。现在退了休,种种前尘往事让颐养天年的两人关系依然很紧张。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老年心理卫生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颂:不少老人陷入过往的旧情绪中不能忘怀,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记久了,就会影响到整个人。有位老人年轻时曾有人向他借钱未还,事隔40多年,至今提起仍然耿耿于怀,抱怨不已。还有位老人大学时被同班同学“抢”走了恋人,虽然日后家庭生活美满,但始终堵着一口气,毕业40年后再聚首,仍拒不搭理。这样处理,只会让不快永远横亘于心,其实看开也就无所谓了。   有种健忘是病,得治!
死不承认  老年良性健忘常常经家属提醒时能认识到自己的遗忘和疏漏,而称为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年性痴呆却是一种“死不认错还说别人才有病”的情况,从不认为是自己忘了关煤气,也总觉着有病的是别人。
转眼就忘  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常不知今夕是何年,却对很久以前的事历历在目。比如对已长大成人的孩子幼儿园的地址熟门熟路,却对刚刚吃什么饭一点都不记得。这种现象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所常有的。阿尔茨海默病防治协会会长  王 军   相关阅读
黄原的
“糊涂疗法”
华西医科大学医学博士  胡冰霜
1990年左右,四川美术学院书画大家黄原教授常来成都。他背着行囊、画框、画轴,身形清瘦,精神矍铄,我发现黄老师站定后似乎总有一阵轻轻的气喘,就问他有没有什么不舒服,他笑答:“各方面都很对头,几十年都没进过医院了。”我让他做个常规体检——
腹部超声检查结果有些不妙:肝脏上爬了一道道粗大的纤维条索。超声医生说是标准的血吸虫性肝硬化。胸片结果更凶险: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源性心脏病。看上去黄老师已病入膏肓,68岁的他还剩下多少寿数,三年或五年?
当看到诊断时,他连连点头:“1950年我在重庆医学院住院时,苏联专家就给我做过肝穿刺活检,确诊是血吸虫肝硬化。
接着他竟笑逐颜开道:“肺心病嘛,没得啥,我好好的,吃得也动得。”
“你还是要注意身体。”我劝他。“我晓得。各有各的办法,我有我的糊涂疗法,我要活到120岁。”他告我,糊涂疗法的主要内容是继续读书、写字、画画、聊天、散步、做事……
此后,他便隐居在广汉写字、画画,偶尔出门写生、访友、办事。虽仍常常气喘,但总的来讲,他的精力体力都挺充沛。他信奉自然主义的生活理念,认为清寒、简朴即高贵。他每天5点半就起床,把时间分成三段:清晨画画,上午读书,下午会友或出门。偶尔兴起,他便信手提笔,鸿雁传书,邀请知音二三相聚。
十几年过去了,黄老师一直实践着他的“糊涂疗法”,几乎与医院、药物无缘。2007年秋天,85岁高龄的黄老师突然感冒、发烧、咳嗽、气喘。亲友们马上将他送到医院治疗。三周后,黄老师驾鹤西去,走得从容、潇洒。
据说病前几天,黄老师仍在画画。他最后的画作是块石头,上面布满浅灰的苔草,一只黑色的猫咪在旁观看。住院期间,他兴致很高,与诸多前来探望的学生畅谈中国文化和艺术传承、教育和国际化等问题。他如既往地对中华文明充满信心,且为此努力了多年,这是他最后的念想和吩咐。他以重大疾病之躯选择了一种诗情画意的生活方式,确实是智慧、勇敢、可贵。颈部受力更大,当遇到急刹车时,儿童颈部极易受到过大的惯性冲力,造成伤害。所以自驾车时,要为孩子准备儿童专用的安全座椅,安装于后座,并系好安全带。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