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割肝救子”发现不是亲生

2020-04-28 02:18:27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虽然现在我知道了,他不是我亲生的,但我还是想拼了命救他。”江西省九江市的许女士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现在只希望能够救治孩子。
准备割肝救子,却发现孩子不是亲生
今年2月17日,许女士的孩子因腹部疼痛前往医院检查,查出肝癌晚期并伴门静脉癌栓。许女士称,那时检查出来时就已经很严重了,医生说赶紧肝移植,孩子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当时我决定割肝救治自己的孩子。”许女士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微弱,可等到4月21日,DAN鉴定结果出来后,一个晴天霹雳让许女士震惊了:许女士并非孩子的生物学母亲。“那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把孩子的路一条条堵死。”
在入院做全面检查期间,血型检测单显示,孩子是AB型,而许女士与爱人的血型都是A型。“我们做了两次血型检测,但结果是一样的。当时医生还问我们有没有乙肝,我和爱人也都没有,当时才开始觉得奇怪。”
后来到江西省司法鉴定中心去做亲子鉴定,鉴定报告显示,根据DNA分析结果,许女士并非孩子的生物学母亲。
28年前,许女士在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生下孩子,许女士与同产房的孕妇几乎同时产下男婴,然后被护士带至婴儿房。出院时,护士把孩子给他们之后,就带到家中。
“为了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进行肝脏移植,我爱人4月初到了儿子的出生医院,在公安部门的帮助下,最终在河南驻马店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原本以为找到亲生儿子,现在的孩子有了可以进行肝移植的希望,然而希望也最终落空。因为孩子的血缘母亲,在上个月也被确诊肝癌,目前仍在郑州一家医院接受化疗。
当年生产医院着手调查,孩子肝癌急需救助
两个家庭长大的孩子,28年后的今天,一个在当地公安系统工作,另一个却受家族遗传影响患有肝癌,躺在医院病床上接受治疗。
“虽然现在我知道他不是我亲生的,但我还是想拼了命救他。”许女士告诉记者,孩子求生欲特别强,我特别舍不得,这么阳光的孩子患有这么严重的病,对他太残忍了,我真的特别想把孩子治好。
“我和我爱人一直很健康,在孩子两岁的时候,上幼儿园前做体检时,报告显示他患有乙肝,当时身边的人都没有患乙肝,也没有接触过什么人,怎么会有乙肝呢?”许女士表示,这二十多年来,她一直把孩子当作宝贝,生怕孩子出现什么问题,孩子从小体质弱,大学学的医学专业,毕业后在医疗单位工作,并结婚,现在还有一个两岁的孩子。
“但目前治病已经花费五十余万元,且家中车已变卖,房子也在网上挂出,我们一直在筹钱。靶向药、打免疫针等需要大量的费用,而且我们也在水滴筹上发起了求助信息,一个幸福家庭全部破碎了。”许女士告诉记者。
许女士称,目前开封医专第二附属医院(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正在调查孩子抱错的事。“医院虽然在调查,但是孩子的病却等不起,我的孩子还在医院,等待着能够匹配移植的肝源,希望孩子能够好起来。”
编后:
许女士孩子现在是肝癌晚期,目前已无力治疗。如有爱心人士请联系健康时报,孔记者:17861106183(微信同号)。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