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河南四名儿童压埋致死调查

2020-04-24 17:20:13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4月19日上午,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温庄村乌云密布、阴雨绵绵,
在村口的工地里静置着4个小孩遗体,
被一层塑料布和一层被子包裹着,
怕被雨淋,每个遗体上方都撑着一把雨伞。
4月21日,根据原阳县警方透露,
盛和府建筑工地自卸车倾倒土方时,
将在工地玩耍的4名儿童压埋,致其不幸身亡。
破损的工地围挡、违建的工地与违规的操作、家长的疏忽看管……
每一个成人世界的疏忽与违规,酿成了这场悲剧,
缺失的安全防护让他们葬身于那个阴冷、窒息、潮湿的土堆里。
“雨停了就回来了”
不料工地挖出4个小孩
“盛合府小区施工工地挖出小孩了。”4月18日下午6点,已过饭点孩子还没回家,出门去找家中老二的李先生在路上看到温庄村微信群发出这样一条消息。
“我看到消息时,没觉得是老二,就是顺便过去看看。”李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他有四个孩子,李康(化名)是老二,今年五岁多一点,是家里最听话的孩子。由于疫情期间,幼儿园一直没有开学,但是平时出去玩,下午5点半之前都会回家吃饭的。
5岁的李康经常去找邻居家“三个哥哥玩”,一个7岁、一个9岁、一个10岁,两家只隔着一条土路,相距不到10米。
这天下午4点10分左右,李康等4个孩子在刘江伟家(遇难家属之一)一起开心的吃了鸡块,吃完4个小孩就出门玩去了。
不到5点,打工回来的李先生还看到后在村口土路边玩耍。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4个孩子会沿着土路走进了村口那个“危险的工地”里。
5点一过,他爷爷就开始挨家挨户去找他,但是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当时家人就非常着急。李先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一个小时前,我还见过他们,我一直以为他们4个在某个地方躲雨,雨停了应该就回来了。”然而,雨停了,孩子还没回来。村口喇叭广播了一遍仍然找不到。
4月18日17时30分,建筑工地挖出第一个男孩遗体,刘团伟大儿子,9岁的刘壹。紧接着,是10岁的刘然、7岁的刘学和5岁的李康。晚上10点左右,李康的尸体是被最后挖出的,李先生说,“我见到我儿子时已是晚上10点了,我当时摸了一下他的身体,还是热的,像睡着了一样。”
家长一时不察,孩子走进了危险的工地
“进入现场后看到有一个两米深的坑,旁边的土已经堆积了六七米高。”18日晚上10点,李先生冲进了被保安层层包围的工地,“我们现在就希望能够尽快的调查孩子们的死因,有一个公正的结果。”这是遇难儿童家长共同的心愿。
4月19日凌晨,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委发布官方通报,4月18日17:30分至22点40分,在原阳县盛和府小区堆放的土方中,陆续发现4名5至11岁儿童遗体,经初步判断可能因土方压埋窒息而亡,具体原因需要进一步调查。
盛和府小区就是4个孩子遇难的工地正在建设的小区。据李先生介绍,这一工地今年3月初开始施工,目前刚刚打好地基,底下有很多钢筋。以前这里是农用地,现在被征收盖楼房。
从航拍地图中,可以看到,温庄村的北边有一条主干道翔宇路。而盛和府小区工地就横断在温庄村和翔宇路中间,之前,村民通过村里的土路直通到翔宇路,工地施工后,建立围档,村民需要在工地附近向东、向西绕行才能走到主路。
李康的妈妈经常叮嘱李康别靠近工地。一个月前,路过工地时她指着工地的方向对李康说:“那边井很深,很危险,你万一掉进去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李先生平时上班,妻子白天帮人包装门框,补贴点家用。平时,照看李康就落在了李康爷爷的身上。与李康家一样,刘家的三个孩子也一直在家,白天大人陆续复工上班,这些孩子要么是邻里之间互相帮忙照看,要么是家里的老人帮忙照看。
“孩子怎么就到工地去了。”据新京报现场调查、重走遇难儿童路线可以看到,当4个孩子踏入工地那一刻就危机四伏。看到孩子尸体一刻,刘江伟“恨不得一头碰死在工地的挖掘机上”。
破损的建筑围挡违规操作的司机
从4个孩子的家沿着温庄村的土路,一路向北走不到100米,就是盛和府建筑工地。“施工现场虽然有用铁皮做成围栏,但很多地方都有可供人钻入的洞口。”
4个孩子就是从一个成年人都可穿行自由的围挡破损口进入工地。4个孩子丧命的深坑在较为靠里的地方。从破损口到事发大坑,可谓是步步惊心。一路上有深6米若干个大坑,在多处深坑之间,全是松软的土路,稍微不小心就有可能侧翻进深坑。
“如果儿童不慎掉入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的氧分没有的情况下,是能够在几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内造成小孩的窒息死亡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骨科主任医师刘国辉告诉记者,“这种情况,如果现场能够及时发现,就能很快的将人救起来,但是这一情况对时间的要求较高,通常情况来看,缺氧3分钟之后,就有可能造成脑死亡,5分钟之后就有可能造成永久性死亡。”
4月21日,据原阳县警方透露,盛和府建筑工地自卸车倾倒土方时,将在工地玩耍的4名儿童压埋,致其不幸身亡,涉事车辆为向后倾翻型后八轮自卸车,系违规作业。
据了解,后八轮通常车身较长,驾驶室高度超过两米,车的右后轮外侧约两米处属于司机的视野盲区,一般自卸时,后方必须要安排其它安全人员检查,否则很可能压到处于视野盲区里的人。
“孩子处于司机的盲区,现场有监控,也有其他施工人员,都看不到有小孩儿吗?”家长对施工现场的情况深深质疑。
随着事件的调查,暴露出的违规情况也越来越多。该施工地围挡多处破损、且破损处无人看管。土方周边无应有警示线拦截以及告示牌,提醒这里土质松散,有坍塌的可能。此外,现场作业是否配备安全员也是问题。
而这些问题,谁来负责?
4月21日原阳市政府通报,因对“4·18”压埋窒息事故负有监管责任,原阳县住建局党组书记、局长孙国安和安全股股长王建刚被予以免职。对县城管局(县城市综合执法局)党组书记、局长魏学义启动问责程序,待该案查结后,将依据最终结果,做进一步处理。
8名建筑开发和施工人员,包括施工项目法人代表、项目经理和涉案司机仍在刑事拘留中。
下转16版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