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父亲永远留在了火神山

2020-04-21 05:24:55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武汉火神山医院的病房陆续空下来,贴上了封条。
但70岁的蔡德润永远留在了火神山,确切地说,他身体的一部分留在了这里——
他因新冠肺炎抢救无效去世后,家人捐献他的遗体用于研究,帮助世人“认识新冠肺炎的发生发展机理”。
你们最后能不能
把骨灰给我
蔡雅卿的父母都是新冠肺炎确诊患者,3月9日这天的消息是最坏的,火神山医院的来电这天共有3次,第二次来电中,医生告诉她,情况很不好,估计今天很难挺过去。蔡雅卿沉默,电话那头也沉默。十几秒后,医生轻声问,您父亲如果走了,可不可以捐献遗体做研究?蔡雅卿蒙了,对医生说:“我现在没法回答你。”母亲当时病危,伯伯和姑姑们年纪大了,她只能跟小叔商量。年过六旬的小叔在电话那边哭了起来。提醒她“以后”不要因为此事难过,“以后”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
第三次带来的是噩耗:患者蔡德润逝世于3月9日16时40分。医生在电话里再一次问她:这个时候跟你说捐献的事情会很难受,但还是希望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不清楚你们要做什么,因为国家需要这方面的一些东西,我同意。”她说,“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最后能不能够把骨灰给我?”医生保证,骨灰会留给亲属。
在知情同意书上,蔡雅卿签下名字摁了手印。她在“采集方式”一栏选了“全身”,这意味着把父亲的遗体整个捐献给火神山医院。“捐都捐了,就不应该太小气。”她说。尸检分为三种:全身尸检、局部尸检、微创穿刺尸检。对遗体的影响依次由大至小,医学价值也由大到小。全身尸检其实是让研究者取走一些器官和组织,最后仍要经过非常精细的处理,恢复遗体的完整性。
希望妈妈能回来是我的一点私心
蔡雅卿签署的同意书上写着:“这一捐赠样本的举动会为别的患者带来更多治愈的可能。”她没想“那么大”。她只是希望父亲能够帮到他人。她记得,2月8日到医院检查时父亲呼吸已经艰难,需要人用轮椅推到病床上。如果父亲生前知道自己的遗体还能帮助别人,肯定也会大笑着同意。
蔡雅卿签字后,蔡德润的遗体带着特殊的代号,被送到火神山医院的负压尸检方舱内,这是全国唯一的针对烈性传染病的负压过滤式生物安全尸检方舱。
她还记得,一位男子填完同意书后提出,我们希望医学能够更好地提高技术水平,以后永远不要再发生这种疫情。而蔡雅卿对记者说,她签字时还有一点“私心”——“我希望我妈妈能够回来”。她觉得,对父亲遗体“好好研究”,有助于弄清楚“这个病”到底怎么回事,让更多“遭罪”的人尽快康复。“我不要一下子变成孤儿,我想我最起码还能有妈妈。”
她的母亲仍在住院,脱离了危险期。在视频聊天时,医生告诉她,虽然病人躺在床上不能动,但是手有了一些握力,是好的迹象。
爸爸对不起,让您留在火神山
父亲的葬礼在3月25日,蔡雅卿独自从殡仪馆领到父亲的骨灰。她要为父亲举行一个葬礼。疫情期间她没有买到鲜花,社区工作人员帮忙买了一包纸钱和香烛,开车带她去了墓地。蔡雅卿抱着骨灰盒,轻轻放进墓穴,摆正,盖上盖子。工人用混凝土暂时砌出一个斜坡,给墓碑留好位置。她暂时找不到人刻碑。
她点了蜡烛,烧了纸钱,突然下起很大的雨。上午10点左右她出门时,还是晴天。本来,她一直忍着眼泪,社区工作人员对她说:“雨下大了,你磕3个头,我们把你送回去。”蔡雅卿跪下磕了3个头,说了一句“爸爸,对不起”,泪水绷不住了,随着雨水流下,她觉得有很多“对不起”。医生又来了,给她送来感谢信,上面盖着“武汉火神山医院”的红章,让她留个纪念。拿着这张纸,蔡雅卿确信,父亲永远留在了火神山。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