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在疫区,中年人没有地方可以哭

2020-02-11 20:22:51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编者按:疫情发生以后,湖北各个省市陆续设立了自己的心理援助热线。武汉宣布封城当天,湖北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肖劲松教授找到心理咨询师杜洺君,第一时间开设了湖北心理热线(15342296955)。从1月23日至2月5日,湖北心理热线的团队接到了510通求助电话,累计提供心理危机干预1000次以上。
  恐惧的独生女
  在除了医生、患者之外,感染者的家属也是这场疫情中的易感人群。他们是一直陪伴着患者的,因为这场疫情去世的人的家属,他们会比较严重一些。
  有一天早晨,一个女士打电话来,说她父母都病重,在两家不同的医院住,她需要每天两头跑,给爸爸买好早饭,还要跑去另一家医院陪妈妈。她很害怕哪一次回来,爸爸就不在了。她是独生女,现在也请不到护工,压力和恐慌让她在电话里嚎啕大哭。我让她先吃点饭,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她平静下来后,我再把她转给了另一个咨询师,进行三级的持续跟踪。
  很多时候,我们会和电话那头的咨询者一起流泪,那是一种同情和同理,是咨询师对他的一种感知。在这个状态下,咨询师是跟她同频的,心理咨询师有双重身份,我流的是她的眼泪。
  封闭的“疑冠”
  目前形势下,一个很重要的心理趋向,“疑冠”(怀疑自己得了新冠)的人变多了。有的人怀疑自己生病,会把自己隔离起来。当他处在单独的一个空间里面,孤单、恐惧和焦虑会到达高峰。
  这一类人打电话进来,我是非常感动的,因为这是基于爱和责任做出的选择,宁愿自己去承担这个后果,也不愿意去影响到家人。
  我们接待过最小的咨询者才12岁。电话一接起来的时候,就听到旁边一个斥责声。他妈妈在旁边说,叫你不要打,你非要打。小孩子冲他妈妈喊,妈妈,我是帮你打的。妈妈没有吭声。他转过来对我说,我妈妈太焦虑了。我说好,你需要我们给你什么支持,他想了想跟我讲,给我派个专家吧。孩子就是想帮妈妈。他后来开了免提,然后全家人都围在一起聊天,妈妈的情绪得到了缓解。
  无处流泪的中年人
  现在来求助的年龄层是中间高两头尖,30岁到50岁的人群占2/3。他们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当收支平衡被打破肯定会有压力。但是现在的需求已经到了最底层,生命本身的压力才是第一位,人人都已经被这场疫情推回到了最原始的点。
  中年人隐隐地知道自己的付出,但他们没有地方可以哭,不可以表露真实的恐惧。很多人熬到最后一刻才打电话过来,我们的老师告诉他或她,其实你可以哭,他们才会在电话那头嚎啕大哭。
  不同的人群,我们最终的走向都是接受。我看到他们捂得很严实,全副武装,把鞋套套在鞋子上,穿上一次性围裙,去超市采购生活物资的人,都在拿自己可以拿得动的东西,往家里搬,年轻人也好中老年人也好,凭人力拼命地搬运。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