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的那些疑问

2019-12-27 17:16:09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阿尔茨海默病新药
  “九期一”
  的那些疑问
  受访专家:
  张振馨,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学教授、中华医学会临床流行病学会副主任委员。
  “九期一”,我国第一款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原创新药,学名甘露特钠胶囊(GV-971),用于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病,改善患者认知功能,已于11月初有条件获批上市。
  “九期一”能给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带来什么改变?效果显著吗?“九期一”三期临床试验主要牵头人、北京协和医院张振馨教授解答了关于药物的疑问。
  第一次听说GV-971的时候,您对于其效果是否有过将信将疑?
  张振馨教授:对于中国药企能利用自己的优势研发出新的药物,并且向国际发展,我也感到很欣慰。特别是阿尔茨海默病,每个人都会老去,那么每个人都有机会得这个病,而现在得阿尔茨海默病的患者也是非常多,所以说把这个药做好了非常重要。
  我是在临床三期试验前了解到了动物实验的一些表现,发现效果是很好的,另外,国际上在这个领域里面也没有新的相关药物出现,所以对GV-971我一直是非常支持。
  我对新生事物非常敏感,在临床试验过程中间我是随时在考察这个药的疗效,居然好多病人的病情评分能改善八分,就觉得这个药一定是能够成功的。  您当时为什么参加GV-971的三期临床试验?
  张振馨教授:这个药基础好,机理让我觉得很兴奋。因为在前期研究中,就能发现:服药的老鼠行为有改变,比如给老鼠们棉花片让它们睡在上面,有认知障碍而没有用药的老鼠直接就躺上了,而另一只老鼠用了GV-971以后就很“聪明”了,它先把棉花“弹”松了然后再躺下,虽然是在老鼠身上的效果,但我相信这个药的作用。
  在GV-971的临床试验中,我也提了不少建议,比如将CRO(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新药研发外包服务机构)公司换成Quintiles Transnational(昆泰),国内药物临床试验很少找国际公司,不仅费用高而且还很严格,但是想要得到国际认可,没有这样的公司,数据就很难有说服力。
  同时,也邀请到了国际上临床实验的知名专家做顾问,将整个临床三期试验的整体水平提高了。在试验过程中,我也很关心每个入组患者的进展,一般临床试验的PI不会每三个月观察患者病情,而我是要亲自看,所以我对每个患者的病情都有了解。
  当时为什么这样做?就是我觉得目前在西药方面没有一个“长脸”的药,GV-971这个药,就是这么一个“长脸”的药物,所以作为一个中国医生来说,我觉得很值得。  临床实验时,患者有没有对药物的疗效持怀疑态度?   张振馨教授:患者来参加临床试验首先是出于对医生的信任。我的患者参加临床试验时,我会告诉他们很多东西。比如说,目前阿尔茨海默病还没有药物能够根治,都是进行对症治疗,病情会进展得越来越严重。
  您如何评价GV-971临床三期试验结果?
  GV-971是国产药,在动物实验里效果也很好,一般跟患者沟通完这些信息之后,患者一般都是很愿意参与到临床试验当中的。
  张振馨教授:我觉得首先它是一个非常严格的临床试验,有监察公司非常严格地监管,又有国际上一流的临床试验专家在把关,临床的疗效我自己也看得见,所以这个实验应该是可靠的。
  临床试验结束后,患者换服的其他阿尔茨海默病药物,病情会出现加重,主要是精神行为的症状加重,因为GV-971对于tau蛋白也能起到作用,能够改善精神行为症状,而对症治疗药物是在提高记忆力方面能的作用,所以停药后精神行为方面的症状就显现出来了,后来的机制研究也能证明GV-971对tau蛋白有作用,能够多靶点起效,这也是GV-971的亮点。
  另外,就是GV-971能起到modify(改善病情)的作用。我也曾经向美国克利夫兰脑健康中心教授杰弗瑞·卡明斯讲过一个病例,患者吃了这个药以后,MMSE降低了很多,居然在停药以后好得更多,入组时MMSE是26分,居然在停药一年以后变成29分,而且还有能够关心家人等症状的改变。杰弗瑞·卡明斯教授也是对这个药进行高度评价和肯定。
  而且药物研发团队在临床研究的同时,药物机制也有进一步的研究。目前对于阿尔茨海默病的机制研究已经有很高的高度,比如对肠道菌群的研究,就是一边在做临床实验,一边在做机制,发现了肠道菌群失调导致神经炎症在阿尔茨海默病进展中的作用,提出通过重塑肠道菌群来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结果发表在了《细胞研究》(Cell Reserch)上。这是很不容易的,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亮点。  您在参加GV-971临床三期试验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病例?
  张振馨教授:我们入组的时候是选取了病情比较轻的患者,大多是MMSE26分,但他们的好转程度让我非常惊奇,有5个病人好转。同时我们的诊断也是非常可靠,这几位患者还做了β-淀粉样蛋白的检查,确诊了是阿尔茨海默病,他们用药后的好转绝对不是由于脑血管病减轻而好转的,而是通过用了GV-971好转。
  最感动的是,有位患者在临床试验中用了九个月的药,出组后又用其他药物治疗。他是一位教授,入组的时候MMSE26分,讲课时总讲重复的内容,没法正常工作了,吃了药以后有明显的好转,又重新回到了讲台上,他家里人也反映他很多症状都有了改善。出组六个月以后,没有继续吃药了,症状反而改善更好了,自己可以去超市买东西,还能网购,爱人生病以后也会关心他的爱人,出去讲课和做咨询都没有障碍,结果真的很让人惊喜。我们随访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出组39个月了,也就是距离用药48个月,MMSE评分从26分到了29分。
  还有一位患者,入组的时候MMSE是21分,后来到了25分,效果非常好,家属说目前已经距离用药52个月,近三年都没有再吃药了,好转情况也很明显,能够替别人着想,一个人坐车和坐地铁去很远的地方,玩电脑和玩手机,他已经85岁了,我随访的时候发现他的内驱力、同情心和性格都有好转,还能使用各种电子产品,很不容易。
  这个就是GV-971能够改善疾病进程的证据,早就停药了,出组后也没有安慰剂,安慰剂效应对性格影响也不可能这么明显。  您对GV-971后期研究有什么期待?
  张振馨教授:我期待着他们更进一步的研究。药物机制的研究应该更上一层楼,找到阿尔茨海默病的病因在什么地方,哪些部位有病理改变,具体的致病环节是怎样的。
  王月明/文,范 蕊/图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