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一场流感花掉40万!

2019-12-20 15:10:15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一场流感花掉40万!
  “谁能想到,一个普通的感冒,到最后差点要了命。”53岁的许梅华低头翻弄着桌子上那厚厚一沓就诊单,像是在想象那个生死之夜的惊险。住进ICU13天,三四张病危通知单,40多万元的医疗费。许梅华在苏醒后才知道这些,“吓死人了。也多亏老伴坚持抢救,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了。”她转头看了一眼老伴刘军,眼角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感冒嘛,
  吃点药就好了
  “我们这里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可以免费打流感疫苗,我认识的几位老年人都不去打。我说,你们不去,就可能会像我老婆那样。”自从老伴经历了那次惊险后,刘军尤其关注感冒,有人不上心他就忍不住去劝。
  一切从那个除夕夜开始。“吃完年夜饭后没多久,觉得背上有点凉,我想,感冒了,家里有快克,就拿出来吃了。”在许梅华的认知里,感冒嘛,小事情,吃点药就好了。她不咳嗽,不流鼻涕,就是有些发热,也不高,38摄氏度。
  年初一那天,她依然感觉不舒服,但也不认为应该去医院,“再吃一天药说不定就好了,而且年初一就去医院,不吉利。”当天睡觉到半夜,许梅华觉得身上不清爽。
  年初二,她去社区医院,体温依旧维持在38摄氏度,开了美林,她就回去了。“那天晚上,我出汗特别厉害,一个晚上,换了几套内衣,全湿透了,衣服都换光了。”
  初三一早,许梅华就去了当地一家大医院。医生在诊断书上写的是:呼吸道感染。她在医院碰到了几位熟人,都是感冒,挂水后基本都痊愈了。“我除了有些发热没其他症状,当时想,肯定很快就好了。”许梅华这么乐观还因为她对自己身体的自信:五六年没感冒过,也没去医院看过病。
  但是很快,她就觉得这次感冒好像有点凶:初四这天,她的体温一下子冲到40摄氏度。初五,许梅华要求住院,“太难受了嘛,烧了这几天。”住院手续是她一个人去办的,直到那个时候,她和老伴依然觉得这只是一场比较严重的普通感冒。
  老伴的肺
  已经像石头一样
  “初六晚上9点半,我接到医院电话,说她进ICU了。”即使时隔一年,刘军还清楚记得这个时间点。当时的许梅华已经昏迷,她的记忆停留在自己住院这件事上,此后10多天的经历,她一无所知。
  刘军赶到医院后不久,就收到了老婆的病危通知书,他内心慌乱,更多的是迷惑。“我问医生,这到底是啥病,医生说是流感。”医生说了一串复杂的医学用语,刘军只听明白一句:老伴的肺已经像石头一样,不能自主呼吸了。
  “她这个情况需要用ECMO(体外膜肺氧合,体外循环可以短期完全替代心肺),他们联系了嘉兴市区、上海的几家医院,但人家的ECMO都在用,空不出来。”
  刘军的第一反应是:转院。“但是医生不建议我们转院,因为如果没有ECMO,转院路上就会出事。前两天,有个一模一样的病人,就是转院去上海的路上不行了。”
  医院的出院情况一栏这么记录:考虑患者病情危重建议家属转外院行ECMO治疗,告知路途风险,随时死亡。“我坚持转院,转出去就还有希望。”刘军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地跳,极冷的冬夜,他开始出汗,“我脑子一直转不过来:不就是感冒吗,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成这样了?”
  她和《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一模一样
  凌晨11点多,120急救车呼啸着开往嘉兴市区。
  “那边的医生检查完她的情况,出来对我说,你去网上看篇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刘军拿出手机,搜索下载,“简直和我老婆的情况一模一样。这个病就是前兆不明显,但是发病快,用小时计算病情的。”
  他感到了害怕,脑子里冒出的都是不好的结果。“他当时都哭了,跪下来求医生想办法。”许梅华在一旁小声接话,刘军性格刚毅,她有些难想象,他流泪跪求的样子。
  很快,医生带来一个好消息:他们联系到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对方有一台ECMO刚刚空出来。
  “病人当时肺部已广泛石变,即使用上呼吸机,氧饱和度也在标准值以下。”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曾小康对许梅华印象深刻,“我们必须把ECMO带过去。”
  “医生问我们要不要用ECMO,我说,肯定用。”刘军问了下费用,要10万左右,“我给我侄子打电话,让他赶快先往我的卡里打21万。”
  2月22日上午,杭州市一医院的几位医生,带着救命的ECMO赶到嘉兴,急救车将许梅华送往杭州。
  总不能为这几个钱,
  就算了吧
  “一去就进了ICU,昏迷了13天。”对刘军来说,这13天,度日如年。
  医生找他谈话,告知各种可能的后果。“有可能醒来后是植物人,也有可能变残疾。”刘军每天拿着手机,一遍遍看《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比照症状;拼命在网上搜素使用ECMO的病例,“我记得扬州有个小伙子,醒来后,截肢了。”
  他出去找了一辆小货车,谈好了价钱,“如果医生说不行了,我要赶快把她带回家。这是我做的最坏的打算。”
  病房里,治疗费在快速翻升。许梅华的体温持久不退,医生说,再不退热,要考虑使用一种针剂,一针5000元,打10针。
  “我说用,我不缺钱。”刘军把两套房子都挂了出去,哪套先卖出去就卖哪套。生活中极其节俭的刘军,在治疗费上从没犹豫过。
  许梅华醒后,才知道这一切。“我们认识的一位老头,和我差不多的情况,家里人听说抢救要几十万,就放弃了。”
  “她辛苦一辈子了,老了,才过几年舒心日子,总不能为这几个钱,就算了吧。”刘军说,花多少钱都值,只要能救回来。不过,最后,房子并没有卖掉。
  40多万,
  这钱我花得不心疼
  13天后,许梅华在重症监护室里醒来。因为有了ECMO,许梅华重创的肺一度得到了休养生息,加入各种抗病毒治疗之后,许梅华的病情逐渐平稳,转入到普通病房。3月21日她康复出院,这惊魂的一个月终于结束。
  生这场大病前,许梅华身体很好,刘军很少嘘寒问暖。如今,只要换季,他就要嘱托老伴几句。小外孙在许梅华生病后,被带去打了流感疫苗。
  “以前,我们都不知道还有流感疫苗。”如今,一家人对感冒尤其警惕。许梅华住院期间,剩下半盒奥司他韦,带回家后,她一直放在医药箱里,“去年,这个药都断货了。要留着备用。”
  出院后的许梅华生活也悄然有了变化。“总觉得身体没以前好了,时不时觉得累。天气稍微冷一点,我就多加件衣服。只要有点感冒,就去大医院,再也不敢自己买药吃了。”
  许梅华翻着厚厚一沓病历,感叹:一场感冒花了40多万呐。刘军头也不抬地说,“40多万元,买了一条命啊,这钱我花得不心疼。关键是有医生有技术,不然,你有钱也花不出去。”听老伴接话接得这么干脆,许梅华又忍不住笑了。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