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新晋院士的医学贡献③

2019-11-26 03:30:45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新晋院士的医学贡献③
  中国工程院院士、生物制品检定首席专家王军志——
  生物制品标准体系的引领者
  健康时报记者 王永文
  王军志带领团队建立了国际先进的生物药质量评价关键技术体系,在国家生物制品批签发、国家疫苗监管体系认证、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重大药害事件查处及药品监管决策中均发挥了重要的技术支撑作用。
  2009年,甲流疫情在墨西哥暴发,并急速向全球蔓延。王军志作为我国国家联防联控专家委员会疫苗组成员和疫苗应急检验的负责人,在WHO不能及时提供国际标准品的情况下,带领中检院科研团队展开了一场针对疫苗有效成分快速定量和研制临时标准品的攻坚战。很快,团队确定了测定替代方法和临时标准品,成功用于我国甲流疫苗的质量检测。2009年9月18日,我国批签发第一批可供免疫接种的合格甲流疫苗,成为全球率先应用甲流疫苗的国家,成功应用于大规模人群接种,为遏制疫情蔓延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面对我国近20年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甲流防控只是王军志参与的一个。早在2003年的“SARS事件”、2008年安徽阜阳的大规模手足口病疫情等中,他带领团队进行科研攻关,其中为我国的原创EV71疫苗在全球率先上市发挥了关键作用,主导研制出EV71疫苗国际标准品,实现了我国研制生物药国际标准品零的突破。
  经过20余年的不懈努力,我国于2013年正式成为WHO生物制品标准化和评价合作中心的成员国。该中心的成立,为我国研发的生物药物参与国际竞争提供了重要技术支撑,使我国在国际生物药标准领域的话语权大大增强,改变了国际生物药标准长期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局面。
  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院长马兰——
  破解人脑毒品成瘾之谜
  健康时报记者 尹 薇 复旦大学 陈 琳
  马兰院士长期从事药物成瘾和记忆机制研究。1995年从美国留学回国后就一直致力于探索记忆和药物成瘾的奥秘。“人为什么对毒品成瘾容易却戒除难?我就想自己的研究最好能尽快为解决问题派用处。”
  毒品成瘾后可能不再是意志薄弱的问题,大脑发生了质的改变,毒品上瘾不仅仅影响吸毒者本人,这种记忆是可以遗传的。马兰在国际上率先发现了吗啡等鸦片类成瘾性药物在大脑中形成依赖作用的神经机制,继而又发现了成瘾后,促进成瘾消退的β-肾上腺素受体/β-arrestin信号通路能调控,这让在此基础上研发新一代禁毒药物有了希望。
  马兰现在担任“药物成瘾记忆的形成与消除”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
  无论在学界还是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马兰都多次大声呼吁尽快启动我们自己的“脑计划”项目。
  “人脑约有100亿个神经元,是思维的载体和物质基础,而因帕金森、阿尔茨海默等脑部问题死亡的人数非常之多,带来的疾病负担达到上万亿。但目前,对大脑的运行机制,比如记忆怎样保存,人类所知甚少,这是兵家必争之地,美国、日本、欧洲都开展了脑计划,我们要开展中国人的脑计划,认识脑、保护脑和发展脑,迫在眉睫。”
  中国科学院院士、海南大学校长骆清铭——
  为人脑绘制三维地图
  健康时报记者 王永文
  骆清铭在光学表征、光学检测和信息解析三个方面实现了突破,在光学分子成像和神经光学成像两个方向上做出了系统性、创新性贡献。他率领研究团队首次获得了亚微米体素分辨率的小鼠全脑高分辨图谱,入选中国科学十大进展。
  人类虽已能观察亿万星辰、探测时空涟漪,却对自己认知世界的大脑所知甚少,大脑的精细结构如何都还只是估测。上世纪90年代美国留学期间,骆清铭在世界上首次用近红外光学的方式成像检测出了脑的活动,所发明的技术获得了美国专利。
  1997年,他回国在华中科技大学任教,创建生物医学光子学研究中心,并展开了脑结构与功能成像研究。经过多年发力,他带领的团队创建了具有亚微米体素分辨率的全脑显微光学切片断层成像原理和技术,绘制出亚细胞分辨的小鼠全脑三维神经元联接图谱。
  目前,骆清铭和团队在攻克更有前瞻性的人类脑科学计划——绘制精细的人脑神经元和血管三维地图,为脑疾病诊断与治疗寻求更精准的影像依据。
  骆清铭表示,这项研究有助于促进儿童教育,推动人类对抑郁症、帕金森、老年痴呆症等脑疾病的诊断治疗。尤其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后,这项研究对延缓老年病、提高老年人生活质量,都具有重要意义。
  目前,脑科学和类脑研究已被列入“十三五”国家重大科技项目。“我们期待能够像研制‘两弹一星’一样,启动中国脑计划。”骆清铭表示。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