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上海市肺科医院副院长陈昶——别等到最后才选择肺移植

2019-11-19 22:18:26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上海市肺科医院副院长陈昶——
  别等到最后才选择肺移植
  健康时报记者 孙宝光/文 牛宏超/摄
  受访专家:
  陈昶,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副院长
  擅长:在胸外科微创手术、肺移植和大气道外科手术等领域颇有造诣,对于肺癌的规范诊疗、肺移植管理有深入研究。领衔发表SCI论文81篇,获得省部级奖项8个,带领上海市肺科医院胸外科连年雄踞复旦版专科排行榜前三甲
  出诊时间(含肺移植门诊):周一上午、周三上午
  门诊见闻
  “陈院长来了么”“我这个号还要取么”……早上还没到7点,陈昶的门诊就被围得水泄不通。提前20分钟接诊,这是陈昶一直以来的习惯。
  “老黄?最近感觉怎么样?”
  “陈院长,我来复查。给您看看我现在身板够不够好!”
  因肺动脉高压,年初陈昶团队为老黄做了肺移植,这也是陈昶职业生涯手术非常惊险的一次手术。“当时你失血13000毫升,等于身上的血被换了两遍!”
  “是啊,幸亏有您。”老黄回忆起那场“鬼门关”之旅,真心感念遇到陈昶团队。
  “现有指标都挺好的,我再给你开两项检查,查了更放心!”
  “听您的!我现在感觉很好,走路一两个小时没问题!”……
  10点多,一位60多岁的患者走进诊室,坐下休息一两分钟后才开始讲话。他是一位慢阻肺患者,病史已数十年,现在到了终末期,经病友介绍来咨询肺移植。
  “你的情况确实需要考虑移植,先在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登记,我们团队刘医生会负责跟你详细说一下。”陈昶在纸条上写下负责医生办公地和联系方式,递给患者。
  “看到这样的患者我们还是蛮欣慰的。”陈昶说。“他没等到最后肺功能实在不行了再想到做移植,现在排队等移植,对他来说非常有利!”
  临床上每年20%~30%终末期肺病患者在等待肺源中去世。欧美国家已把肺移植当作治疗手段提前规划,而在中国,不到最后一步很多人不会考虑。中国肺移植发展的飞跃,恐怕不是在技术上,而是在疾病观念的突破上。
  在中国,每年至少有10000人需要进行肺移植,但最后真正实现肺移植的只有大约300人。
  肺源短缺是肺移植目前面临的首要挑战。相比于肝移植、肾移植,肺脏总的捐献率和利用率要低很多。
  但患者的观念跟不上也是制约肺移植的重要原因,肺移植是终末期肺病的有效治疗方法,
  而不是疾病进展到最后走投无路时才会选择的救命稻草。
  肺炎反复发作
  小心支气管扩张
  门诊现场:一位中年女士,患支气管扩张多年,平时咳浓痰,劳累后诱发感冒,就容易咳血。
  陈昶:支气管扩张,是由于终末细支气管出现异常持久的扩张,大多是因慢性炎症,如小时候或年轻时肺炎反复发作,一直治不好,造成有些气道出现支气管扩张。还有部分是肺结核遗留形成的气管扩张,及因异物和先天性肺部发育不良导致的。
  支气管扩张的主要表现就是常年咳嗽、咳痰。这种疾病早期轻度时,只需吃一些化痰药物,避免感冒,减少感染就可控制。到了中晚期,特别是肺部混合感染非常严重、出现大量咳血或者疾病快速进展的时候,肺移植可以作为非常重要的一个治疗手段。
  慢阻肺是
  肺移植大病种
  门诊现场:一位60岁男患者走进诊室,歇了好久才开口说话。这是一位慢性阻塞性肺病老病友。
  陈昶:患者情况已经到了终末期。肺移植的适应症就是终末期肺病,专科医生评估,一旦发现可能撑不到两年就要考虑。
  慢阻肺是肺移植的大病种。它是由肺的一个小气道病变发展而来,继而出现平滑肌增生。久而久之,变成吸得进气、呼不出气,患者表现为咳、痰、喘。发展到最后可能平躺在床上也会喘。
  慢阻肺初期一般是内科治疗,给予一些吸入性糖皮质激素、支气管舒张剂等。如果病情继续进展,终末期慢阻肺就需要肺移植。在上海市肺科医院,肺移植患者将近一半的都是因为慢阻肺。
  间质性肺病急性加重
  死亡率大于90%
  门诊现场:“白的不少……”陈昶仔细查看一位40多岁中年男士的胸部CT,这位男士被确诊为肺间质纤维化。
  陈昶:肺间质纤维化是指肺间质出现疤痕化。通常的肺一呼一吸、一张一缩,都是非常柔软的,但间质性肺疾病患者双肺由柔软的“海绵”变成了坚硬的“丝瓜瓤”,没有办法有效扩张和收缩,无法提供正常吸气量。
  咳嗽、气喘是其突出表现,到了终末期,肺功能很差,患者憋气严重,就像头被摁在水里。另外,和慢阻肺不同,这种疾病一旦出现急性加重,死亡率可能大于90%。目前治疗药物非常有限,国际指南推荐的治疗方法也就是两种,一个是氧疗,另一个就是肺移植。
  肺动脉高压晚期
  要考虑肺移植
  门诊现场:一位28岁女性患者,本是花样年纪,但从门口走进诊室都很费劲,泛蓝的唇色令她在患者中略显不同。
  陈昶:肺动脉高压分特发性和继发性肺动脉高压,前者具体病因不明。这位患者就属于前者。
  肺动脉高压发病初期常会出现运动后气短、劳力性呼吸困难、心绞痛、肢体水肿等,但因外表与常人无异,常被误诊为哮喘或其他呼吸道疾病。随着患者肺部血管压力和阻力持续升高,严重时会出现晕厥、咯血,最终导致心脏及肺部衰竭。尤其是特发性肺动脉高压,如不及时有效治疗,平均生存时间仅三年左右。
  在肺动脉高压晚期药物治疗无效的情况下,建议尽早考虑肺移植。
  一次实验室意外,23岁嘉兴小伙吸入有毒氟气,双肺全白,生命仅在须臾间。一场意外事故,上海小伙猝然离世、憾然告别,留下未尽的青春与待用的器官。两个从未有过交集的人,在上海市肺科医院肺移植科相遇。一颗肺脏替代另一颗肺脏呼吸,一个生命替代另一个生命继续绽放。
  “珍惜每一次移植,不浪费每一例供体,是我们的信念。”为了处理好供肺,陈昶和团队竭尽全力,不仅建立储备了品质优良的体外生命支持系统,还反复试验,率先在国内尝试开展肺修复重建技术,让一些品质不佳的“边缘肺”在容器里修复3~5个小时即可用于移植,现有肺源利用率的提高未来可期。
  “第一年,我怀抱感恩;第二年,我学会了爱自己;第三年,我明白不攀比……”这是一位肺移植患者的生命日记。对患者来说,能够用来回忆的不仅是时间,更是生命。器官移植,更是生命的礼物。医疗有价生命无价,致敬每一次生命的相遇,致敬我们的器官移植人!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