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老人突然暴躁或跟心梗有关

2019-11-08 11:37:48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老人突然暴躁或跟心梗有关
“讨债”又还债的加号患者
前段时间某天出门诊,病人特别多,后面又加了将近十个号。我从一早八点开诊一屁股坐下去,马不停蹄看到下午两点。总算快结束了,来了一位老人,慢慢吞吞地推开房门要求加号,我们称他为火小弟。
跟我出诊的陶星宇说不行,今天太晚了。但火小弟不肯离开,赖在诊室里反复念叨。我想了想,给火小弟加了号。
可没想到,隔了一周,火小弟又来了!
他这次拿出了一张发票。有个老伯伯陪着一起来,他告诉陶星宇,火小弟的意思是,程医生上个星期把费用搞错了,让他自费支付了两百多块。
我仔细看了那张发票,确实是那天太累了,忙中出错。医保病人看特需专家要同时挂两个号,一个是特需号,另一个是普通号。特需是问诊费,如果开药开检查的话,得开在普通号下面,如果开成特需,医保就不能用。
小陶很不耐烦,说:“那天还不是你左右哀求给你加了号,我老师累得不行还照顾你,就算出了点小纰漏,也就两百块钱。医院的账目都是当日清算,这都过了一个星期了,没办法更正了。”
小陶这么一说,火小弟越发激动,他把发票递到小陶鼻子底下指手画脚,讲话声也越来越大。
我喊住小陶让他别说了,拿出钱包取出弄错的两百多药费递给火小弟。
火小弟伸手接过钱,步履蹒跚地离开了。
今天火小弟又来了。但这次他不是一个人,搀扶着他走进诊室的是他女儿,称之为火女士吧。
火女士拿出一个信封递给我:“程医生,上次我爸爸给你添麻烦了,药费还给你。”
我把信封推回去:“其实不用的,确实是我弄错了,也没多少钱,老人家就拿着吧。”
与他们同行的一位同事抓过信封塞进我的白大衣口袋:“人家真心诚意还给你,你就拿着。”接着又说:“你把人家父亲误诊了。”
我腾地站起来。那个火小弟不就是个早搏,他虽然冠心病放过支架,但上周心电图和肌酸激酶都没啥变化,能误诊成啥?
听火女士慢慢讲来,我才了解后来发生的故事。
老人突然暴躁不是因为钱
那天,火女士去看望父亲。看到桌子上放着剩菜剩饭,厨房各种瓶子和碗碟堆得乱七八糟。
火女士让父亲坐下,贴在他耳边大声问:“你中饭吃了吗?”
父亲答非所问:“她搞错了!搞错了就要赔钱的!”
父亲站了起来,手里拿着的一沓东西散落到地上。看父亲的架势,他还要出门,自顾自地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搞错了!我一个退休工人没有钱的!”
火女士把散落在地上的一摊东西捡起来看。有医保卡、钱和出租车票。
隔壁邻居对火女士说:“你爸爸今天一大清早吵吵闹闹,说中山医院的医生骗了他的钱,要去讨回来。怎么拦都拦不住,我不放心,就打车陪他去了,他硬是问医生讨了两百多块钱!”
邻居跟火女士讲话的时候,火小弟再次站起来往门外走,声音越来越大:“她搞错了!搞错了就要赔钱的!”
火女士顾不上跟邻居道谢,抓着病历卡就带父亲去看病。上了高架桥之后,火小弟越来越烦躁,又叫又跳,张牙舞爪!
到了我们医院急诊,接诊医生安排火小弟先做心电图检查。
经过半天折腾,火女士也不耐烦了:“我爸爸肯定是脑子出问题了,还做什么心电图?这个心电图才30块钱,能派上啥用场?”
急诊医生见怪不怪,说:“看病有常规,心电图肯定要做的。你爸爸这个年纪,不做心电图万一有事你自己负责!”
结果,就这一张简简单单的心电图,让火小弟的病情水落石出:火小弟的心电图多个导联ST段明显抬高,原来他再次发生了急性心肌梗死!
还好就诊及时,那天潘校长正好当班,立即从我院胸痛中心绿色通道加快流程,给火小弟做了冠状动脉造影并植入支架。
现在,火小弟的各项指标逐渐恢复正常,火女士讲的时候, 他安静地坐在一旁,对我客气地笑。
太惊险了!还好我那天给火小弟赔了钱!如果把他赶走,或者跟他吵闹,简直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
高龄病人由于急性心肌梗死的时候心脏排血能力下降,脑供血不足,甚至会表现为精神障碍,比如像火小弟这样年纪大的人,如果短时间内性情大变、烦躁不安,除了脑血管意外,也有可能是发生了急性心肌梗死。
而心电图是心血管疾病最价廉物美的敲门砖,有时候只要花30块钱,就能拯救一条命!
摘自《说句心里话2》,程蕾蕾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
相关阅读
程蕾蕾:我是个关注癌症的心脏科医生
很长时间以来,对我这个看心血管的医生而言,癌症仿佛距离很远。心脏一般不会长肿瘤,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会面对很多很多恶性肿瘤病人。
心血管疾病和恶性肿瘤是最为常见的两类危急重症,它们合并出现的概率,远大于人们的想象。
但即便到现在,这些病人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诊治。由于医学专科的划分体制,肿瘤科医生不清楚如何早期监测心血管病变,而心脏科医生又不熟悉抗癌药的应用。很多合并心脏病的癌症病人就这样被不同医院与不同科室反复推诿,求医无门。
我在书里记录了一句话:“程医生,人们总说当上帝关上门的时候,会打开一扇窗。可对于我们,上帝关上门的时候,他就走了!我永远也等不到窗户打开的那一天。”这当中的每一个字,都是我亲耳聆听的血泪控诉。
终于,在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于2018年4月20日,率先开设了华东地区第一个肿瘤心脏病学多学科联合门诊。
肿瘤心脏病学,针对的是肿瘤化疗、放疗、免疫及靶向等治疗引发心脏并发症的诊治,以及为合并心管病变的癌症病人提供心功能评估和心血管支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接触到很多肿瘤转移到心脏的病人,还有各种各样罕见的心脏良性和恶性肿瘤病人。
多学科联合门诊是一种全新的尝试,合并多种疾病的人不必分头挂号看多个医生,而是不同专科医生会聚在一起,同时为病人探讨、摸索、总结。
在我们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肿瘤心脏病学联合门诊迎接一周年的时候,我写下这本书作为纪念。我想,一个医生最骄傲的时刻,应该是在心里对病人说:看,你正是因为遇上了我,才改变了一切!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