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内镜里的大医人生

2019-11-05 04:49:14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内镜里的大医人生
  上接23版
  “最近有一次在悉尼参加世界内镜大会,大会主席邀请技术世界领先的几位专家到自己家晚宴,这在国外是最高礼遇。”周平红说,晚宴快结束时,最后一个环节是蒙上酒瓶品红酒。
  “您平时喝红酒吗?会不会品尝?”“我不会,也不懂这个。”
  “那后来怎么办了?”“后来我偷偷跑了。”
  话音刚落,周平红一边拍着桌子一边大笑了起来:“这几十年里,我除了研究病人就是研究病例,哪有时间品酒。”
  手术中孕育技法:
  “扒皮”“打洞”“挖土豆”
  一分钟,57次按动操作仪。周平红的左手,满是老茧。在手术间里几十年如一日的操作、学习,周平红孕育了一套自己的手术技法。
  “胃镜从前只能诊断,现在可以治疗。我一直觉得,外科在21世纪有两大进展,一个是器官移植,还有一个就是微创。”周平红一边娴熟地操作着内镜,一边告诉记者,从前的外科手术是“开膛破肚”,到后来有了腹腔镜,现在微创手术已经逐渐开展到经自然腔道(口腔和胃肠道)开展手术,这是外科的革命。
  “这个患者很年轻,我们要用内镜把他的肿瘤切掉。”周平红一边用英语为身边的埃及医生讲述手术操作的细节和病变观察,一边快速操作内镜刀,几分钟后肿瘤被切除,放到标本卡上后,周平红像孩子一样大笑着说,看,就是这个小东西在作怪,以后就好啦!
  在旁边学习的埃及医生目瞪口呆,这也是周平红的第157位外国学生。
  手术室里,周平红一边看着下一个手术患者的病历一边解释,这位患者是十二指肠乳头肿瘤,乳头部位是胆管和胰管的共同开口,位置刁钻,治疗极为棘手。
  “以前外科开刀需要做胰十二指肠切除,要切除胆管、胰头、十二指肠和胃窦后才能根治,是外科最大的手术,疗效好但创伤大,患者虽然能活着,但完全没有生活质量。”周平红告诉健康时报记者,现在通过胃镜切除肿瘤可保留器官功能,虽然也有发生出血、胆管炎、胰腺炎等并发症的风险,但现在周平红团队每年要做七八十例这样的手术,都非常顺利。
  这些高难度手术,只是周平红擅长的一种。
  2007年,他独创了“内镜黏膜下挖除术”和“内镜全层切除术”;
  2010年,在国内首先开展POEM手术(经口内镜下肌切开术),无切口、微创伤根治贲门失驰缓症,这是全世界治疗贲门失弛缓症的最佳方法,全世界一半以上POEM 手术在中山医院完成;
  2016年,周平红在国际上首次实现在消化道黏膜下隧道用内镜切除腔内和腔外肿瘤,打破内镜只能切除表层肿瘤的局限,其术式被命名为“POEM ZHOU”,树立了世界内镜学的中国“金标准”。
  而在周平红看来,这些手术的可爱之处就是可以给患者带来更高的生活质量。
  “每天做这些手术还是乐在其中,我还起了昵称。”周平红边笑边说,分别是“扒皮”“打洞”“挖土豆”。
  土豆是肿瘤的比喻,用“挖”,是因为有些肿瘤是“藏”起来的。“如内镜黏膜下挖除术治疗消化道黏膜下肿瘤就是如此,黏膜下肿瘤,是长在胃壁和食管壁中间的,为把瘤切掉,就要先把黏膜‘扒开’,取出肿瘤后再缝合,所以就有了“扒皮”“挖土豆”的由来。
  正是这些新技术的实施,让患者免除了开腹手术之苦,住院时间缩短为1~2天,治疗费用也仅为外科手术的1/3~1/2。
  在周平红的带领下,如今中山医院内镜微创治疗水平已是全球领先。
  “2018年雅典国际消化内镜大会,按照议程,我的手术下面是另一个美国专家的演讲,但时间到了,我的手术转播还没做完。会场强烈要求,不听讲课继续看转播手术。”周平红称,这是最让他兴奋的情景。
  每年3月在纽约长岛都有500人规模的国际内镜会议,中日美专家在三个房间同时做手术直播,每年给周平红分配的患者都是难度最大的,而每次我们的手术做得都最快,最精彩。
  “人越多,我越兴奋。我就想让全世界都看到,中国专家自信又精彩的表演。”周平红说。
  信仰的力量:
  他的天地闪耀在手术室里
  2016年,世界消化内镜世界杯邀请了周平红当裁判,给进入决赛的8个专家选手打分。
  周平红想,这次一定要穿最能代表中国的传统服饰。“我和夫人专门去上海茂名南路72号定做了大红色唐装。”当天大会在下午1点半开始,周平红提前十五分钟到了会场,发现拉了十几个旗帜,唯独没有中国的五星红旗。“我询问布置人员,对方说没有,以前没有中国专家!”
  “我告诉同事,去附近的商务中心找国旗。”时间紧迫,最后,终于把一面国旗挂到了周平红所坐桌子的前方。
  “国旗挂好大会就开始了。”周平红说,有中国专家的地方,就要有中国国旗。
  而那届消化内镜世界杯冠军,是刚在中国学习结束不久的周平红的土耳其学生,时光斗转,2019年世界消化内镜世界杯,来自中山医院周平红内镜团队的何梦江勇夺亚军,这也是内镜世界杯历史上首个获奖的中国人。
  周平红告诉记者,希望下个三年,中国人可以拿到冠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最美好的事儿。
  和第一次出国相比,20多年后,周平红已经不是那个拿着国外机票找不到机场、住旅馆没有钱付费的年轻人了。
  在谈起2014年被新加坡国立大学邀请讲学的一次经历时,周平红回忆,看到经济舱机票的订单后,我告诉主办方,虽然上海到新加坡只有五、六小时航程,但我是你们邀请的大会专家(faculty),应该提供商务舱位(business seat)。对方知情后,马上改机票并且道歉。
  “其实现在回农村老家,我依然是穿布鞋、踏自行车,所有老师都要探望,也常和很多乡亲坐在小桥边聊家常,但在国外时不一样,我们以中国专家的身份走出去,我所讲究的所谓‘排场’,更是中国人的底气和面子。”
  黄浦江的江水奔流不息,外滩的霓虹交错映满了魔都的繁华。而这些,从来与周平红无关,他的天地,永远闪耀在看起来冰冷但却充满热情的几十平方手术室里。
  青丝化作白发,依旧铁马冰河;磊落平生无限爱,尽付无言高歌。在周平红眼角最深的皱纹里,藏匿着的是大国工匠的自信、深邃和坚定的信仰。
  2018年,中山医院内镜中心病区37张床位,完成了13万台内镜检查和治疗,而这些每年超万例的内镜微创治疗手术病人中,98%以上都是3、4级以上的高难度手术,这些天南海北慕名而来的理由,都是周平红和他可爱的“扒皮”“打洞”“挖土豆”。
  周平红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他,一身唐装坐在主席台,桌子前挂着的,是那面中国国旗。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