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患上精神分裂26年

2019-08-30 00:18:56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患上
  精神分裂26年
  我今年42岁,男,在这个爱给人贴标签的社会里,很多标签安在我身上很合适。
  比如,“单身狗”、“中年油腻大叔” ……然而和大多数人不一样,我还有个特殊的标签——“精神分裂症患者”。
  我每半个月就要去精神专科医院咨询和配药。因为现有的医学水平尚未发展到完全根治这种疾病的程度,只能通过药物控制和稳定症状,所以,于我而言,精神分裂症俨然成了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朋友”,可以说与我形影不离。
  尽管我从来都没有住过精神病院,这可能是我最自豪的成就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没有精神上的挣扎。
  1993年,在我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里,我遇见了这位“朋友”。那时我刚从中专毕业,分配到国企从事车间器械维修工作,没想到精神分裂症却突然闯进了我的生活。
  发病后,我变得“疯疯癫癫”,国企想辞退我,但是我为了“面子”,主动向单位提交了辞职报告,结束了自己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在精神疾病饱受歧视的90年代,我的诊断和治疗是一个漫长而心酸的过程。有很长一段时间,母亲带着我四处求医,尝试过针灸、喝中药等各种治疗,但都没有多大效果。
  最后,终于辗转来到了精神专科医院,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并开始服用抗精神病药。
  由于药物副反应的出现,母亲开始不让我服药,而那时我自己也认为不服用药物同样可以保持清醒。同时,我想要通过不服药来证明我精神上没问题,而是医生的诊断错误。尽管我的医生劝我坚持服药,告诉我药物有助于稳定病情,但当时我的理念是“服药越少,瑕疵越少,越能证明我没病”。因此,我坚持自己的倔强,自行减少我的药量。
  然而,仅仅才减药很短的一段时间,我就感觉到了一些变化。那时我每天脑子里会有成百上千个想法:我做错了什么?医院是不好的,药是害人的,所有人都疯了……最后,我的病情一度无法控制,在家人面前几近崩溃。从此以后,每个人都劝我继续服药,我也接受了这个自己无法改变的事实——我真的是生病了。
  就这样折腾了10年之后,2003年我“满血”归来了。我想通过就业找到自己的社会价值,于是开始了人生的又一次启程。在网络并不发达的那个年代,我为了找工作跑街走巷,终于找到了一家饭店肯录用我做服务员。我非常珍惜这份工作,端盘子、打扫卫生、送外卖我都做过,我的工资也从开始的一个月280元涨到了1000元。但是好景不长,饭店不久就倒闭了。
  之后我还去过大商场做按电梯的工作,整天上上下下按电梯,真的很没意思,不久我也因为吃药被领班发现而遭到了辞退。再后来,我被介绍到居委会打扫卫生,一个礼拜做三天,一次20来分钟,一个月150元,我知道他们是在照顾我,我真的很感激。
  相对于有些患者,我很幸运。因为我有良好的治疗条件,有关心我的家庭和朋友,有和谐的工作环境。尽管如此,我也是生病多年之后才公开了自己的病情,因为与精神疾病作斗争真的太不容易了,大众对精神疾病患者的接纳水平还没有到我们期待的样子。所以,一开始我并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这段经历,但在与疾病相处多年之后,我想帮助和我一样处境的人。
  对我来说,精神疾病是一个现实的噩梦,里面的恶魔十分可怕,但是我不想因为它的存在就否认和怨恨我曾经和现在拥有的生活,否认我付出的努力,我也不想向任何人寻求怜悯。
  我只希望处于和我相同境遇的人都能意识到:我们和大多数人一样!精神疾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并不是全部。我们的人生远比精神疾病要重要得多,有了精神疾病,正视它,接纳它,然后“去生活,去工作,去爱”!
  摘编自“上海精神卫生飘扬的绿丝带”微信公号
  相关阅读
  精神分裂症有两核心症状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 刘登堂
  幻觉和妄想是精神分裂症常见的核心症状,多数患者会同时存在这两大表现。
  幻觉
  典型案例:患者A,30岁,两手背及小腿上布满被烟头烫伤的疤痕。几年前,A开始听到一个“陌生女人”在耳边讲话,总是贬低他“蠢”,让他“去死”。最近3个月,这个陌生女子说话越来越频繁,甚至让A用烟头烫伤自己。
  幻听是最常见的一种幻觉,内容常是言语,如听到有人对其进行评论(赞美、批评等),称为“评论性幻听”;听到两拨人讲话,且相互争论,称为“争论性幻听”;听到有人对其下命令,称为“命令性幻听”。幻听内容可影响情绪、行为,疾病初期患者或拒绝相信幻听内容,但随着病情进展,多数患者会接受幻听内容。
  另外,幻觉还包括幻视(看到某些画面等)、幻嗅(闻到特殊的香气或臭味)、幻触(感到皮肤有接触、针刺、虫爬等异常感觉)等。
  妄想
  典型案例:患者B一年来感觉家里不安全,被装有窃听器。近两个月症状加重,认为邻居和家里人串通起来陷害自己,觉得“危机四伏”,以至于不敢在家吃饭。为了“以防万一”,他在枕头下藏了一把水果刀,晚上睡觉时锁紧房门。
  妄想的内容多种多样,且以患者为中心,如被害妄想(如坚信有人下毒、跟踪自己)、关系妄想(如认为别人的行为是故意针对自己)、嫉妒妄想(如坚信配偶对自己不忠)、钟情妄想(如坚信自己被某异性看中、所爱)、影响妄想(如认为自己的言行受外界某种力量控制)、疑病妄想(如深信自己患某种严重疾病)等。其中,关系妄想及被害妄想在精神分裂症中最常见。
  若发现家人出现上述幻觉和妄想症状,就需及时就医,防止可能出现的风险。如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患者需接受药物等治疗。
  家属怎么护理精神分裂症患者?
  问:家里有成员患上了精神分裂症,我们想让他一直在医院病房治疗,但医院说他的病情稳定了,在家里做康复最好,我们怎么才能在家庭护理好精神分裂症患者呢?
  南京脑科医院精神三科古宏昌:长期的住院不利于精神疾病的康复,所以,家庭护理就显得更加的重要。首先,家庭护理必须要在医生的指导下,督促病人按时服药,发现病情复发症状,及时送去医院就诊。
  其次,家人要使病人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督促病人搞好个人卫生,适当的进行体育锻炼。
  还应留意病人生活自理及社会适应能力,创造条件增加接触社会机会。他们需更好地融入社会,锻炼生活、社交能力,鼓励他们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创造良好的家庭氛围,充分尊重病人,既不将就也不过分指责,帮助他们树立自信心。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