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跟着协和专家探寻——过敏剧增的背后

2019-08-30 03:38:16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记者在乌兰察布义诊现场了解到,在协和专家团队来到乌兰察布市中心医院之前,医护人员基本不知晓面对这些季节性过敏性鼻炎患者,肺功能检查有些情况下需要做两次才会有更准确的诊断。尹佳教授也表示,目前并不是所有临床医生都了解夏秋季花粉可引起严重哮喘,还有很多患者在这个季节发作频繁,被误诊为感染性哮喘,误用了大量抗生素。
  人类几乎可以对任何食物过敏,地区个体差异较大
  “以前没有鼻炎,但到北京后,每年春秋季都会不断地打喷嚏、流鼻涕,是身体免疫力改变了吗?”面对记者的疑惑,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常务副主任王良录教授解释说,这其实是误解。记者此时出现症状最大的诱因是恰巧在北京碰上了过敏原,并不是身体免疫力改变了。“现在很多老人到异地帮子女带孩子后出现过敏,也是这个道理。”
  比如说,“对青霉素过敏的人如果出生在清代,一生都不会出现过敏的症状,因为当时青霉素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他没有可能碰到这个过敏原”。
  过敏就是这样,存在很强的个体差异,只要跟自己匹配的过敏原相遇,就会发生过敏。总体来说,人类几乎可以对任何食物过敏。据统计,最常见的食物过敏原包括:鸡蛋、牛奶、花生、坚果、鱼类、贝类、大豆和小麦,这8种食物过敏原大约占到了总体反应数的90%。
  在不同的国家与地区,导致食物严重过敏反应的诱因已经有了一些明确的结论,比如欧洲最主要的食物过敏原是牛奶;美国食物过敏原主要是花生。
  而亚洲,这方面的研究比较少,新加坡食物过敏原有学者认为是燕窝。“一位新加坡的学者就曾问我,在中国燕窝过敏的患者多吗?”王良录教授说,“我说不多,甚至可以说没见过,看着他诧异的眼神,我又补充到,一辈子都没吃过怎么会过敏呢?”
  对于中国人最主要的食物过敏原是什么?尹佳教授团队曾得出一个重磅级的结论:国人过敏性休克的罪魁祸首是小麦加运动!这种病在医学上被称之为“小麦依赖运动诱发的过敏性休克”。该研究论文发表在《亚洲临床免疫与变态反应杂志》上。“患者并不需要恐慌”,尹佳教授提醒,患者在食入面食后6小时内禁止运动一般来说就不会发病。
  避免食用致敏食物以防发病和急诊抢救是目前对付食物过敏唯一的途径。
  “许多家长得知孩子对食物过敏,焦虑地痛哭流涕,实际上大可不必”,尹佳教授介绍,“食物过敏在我国尚处于知识真空期。由于部分医生经验不足,选择的诊断方法不当,存在过度诊断的倾向,给部分误诊儿童及家庭带来不必要的恐惧和焦虑”。
  比如,人们常把进食后腹胀、腹痛、泛酸、心慌、头痛等不适症状都一股脑儿地算在了食物过敏上,可实际上,很大一部分都不是真正的过敏。近期一项针对约4万名美国成年人的问卷调查表明,在人们自以为的食物过敏中,只有五分之一到一半才是真正的过敏。
  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王子熹医生介绍,真正的食物过敏是机体的免疫系统对食物蛋白质的一种异常反应,而常见的食物不良反应不涉及免疫系统,它更准确地称应该是“食物不耐受”,比如乳糖不耐症的主要症状是进食牛奶后的腹胀、腹部不适和腹泻。这类患者并不需要进行食物过敏原的检查,也不需要完全戒断乳制品,只需要进食无乳糖制品就可以了。此外,有些不良反应也可能是食物含有某些化学物质而具有药理作用、毒性作用。
  “很多孩子检测后发现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可能是诊断方法不正确,”王良录教授提醒,国际上公认的正确诊断方法包括:皮肤试验、特异性IgE监测、食物激发试验,并需要结合病史分析,不推荐采用食物过敏原特异性lgG检测方法。
  医生界的福尔摩斯专揪过敏原
  在挤满了过敏患者的就诊人群中,戴着口罩的小朋友特别引人注意。从当天义诊情况来看,近一半的患者是儿童,三岁、五岁、十岁、十一岁……一个孩子过敏全家跟着折腾。
  “我差一点就给孩子吃小粉末了。”一位五岁患儿的妈妈说,8月之后,孩子鼻痒、鼻塞严重,眼睛红红肿肿的也特别痒。八岁的大儿子也是这样,一家四口除了妈妈,到了这个季节都不好过。前些天,孩子到了晚上根本睡不着觉,一直哭闹。“孩子他爸说,不行就吃一点吧,能让孩子好受些。但我觉得,能这么快就见效的药物,怕不是勾兑的什么激素。孩子还这么小,不能乱吃啊。”患儿妈妈说。
  据了解,这种“小粉末”在当地很多药店都能买到,号称是中药的,就装在塑料袋里卖,也没有什么包装和说明。“非常好使,特别是到了这个季节,很多人难受得挨不过去都会吃。”
  尹佳教授对这种“小粉末”并不陌生,在赶来乌兰察布之前,就有一位去北京协和医院就诊的当地患者,把这种药带到了尹佳教授面前。“因为他们不知道过敏了究竟该看哪个科、该怎么治,才会在症状发作时找这些东西来救急。”尹佳教授说。
  的确,这些过敏患者可能会因表现出的不同症状,而就诊于皮肤科、呼吸科、耳鼻喉科、消化科、儿科、眼科等不同科室。一些地方医院并没有成立专治这些过敏的变态反应科(过敏科),不仅患者就诊困难,明确诊断和治疗也困难重重。
  变态反应科医生50%的工作和任务就是在帮患者分析、查找过敏原。于是有人形象地称我们为医生界的福尔摩斯,专门破案的。要做到精准的诊断,最关键的就是一招制敌,揪出过敏原。
  来门诊的患者,协和变态反应科的医生们都会一一询问过往病史、具体症状、生活习惯,比如每次犯病时的环境、情景,家里是否养猫狗,空气质量、湿度、卫生情况等。
  他们一致认为:要查清过敏原,最需要且最直接有效的还是过敏原制剂。医生通过过敏原制剂查找到过敏原后,再将其按剂量由少到多,分多次注入患者皮下,就能使患者对该过敏原产生耐受力,这就是脱敏治疗,一般经过1~2年脱敏治疗后会起效,整体疗程要经过3~5年才能保证基本不复发。
  为了更好地帮助外地过敏性疾病患者,北京协和医院变态反应科医生团队从去年起就在夏秋季花粉播散高峰季节深入“重灾区”进行现场调研。尹佳教授坦言,“是乌兰察布的患者吸引我来的。”每年都有大量的当地患者到协和医院看过敏。“希望通过此活动,能帮助当地政府、医生和患者正确认识过敏性疾病,以及免疫治疗等具体防治知识。”
  目前,全国过敏性疾病患者数以亿计,但拥有专业资质的变态反应专科医生仅有200人左右。未来,尹佳教授也将带领协和医院变态反应专科医生团队持续帮扶地方医院逐步建立起变态反应科的专科队伍,让患者在家门口就能得到有效诊疗。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