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10种中成药一年卖出192亿元!

2019-08-27 08:35:22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10种中成药一年卖出192亿元!
  上接3版
  业内人士分析,该药广告在央视等平台高频投放,让目标购买者感到产品信息无处不在,增加了消费者对信息获得的易取性,也增加了购买可能。
  数据显示,2019年1月,陈李济舒筋健腰丸在全国23个城市57个频道投放广告。广告费用估计为2.88亿元,广告时长203020秒,投放广告10032次。
  舒筋健腰丸注重三、四线城市广告投放,在昆明的3个频道投放费用3284万元、时长21300秒、次数567次。在杭州(投放费用1999万元)、沈阳(投放费用1868万元)、重庆(投放费用1589万元)等17城市投放费用均超过100万元。
  高投入换回了高回报,2018年,舒筋健腰丸销售额超12亿。即使受到争议的鸿茅药酒,在虚假广告风波过去后,仍在品牌广告发力。2018年4月,鸿茅药酒一切广告停播,而到10月份,就已经全面复播了。
  2018年末时,鸿茅药酒零售终端的销量在总销量占比已从最低谷的20%,上升到了35%。2018年鸿茅药酒销售额达10.82亿。
  据经略资讯2019年1月份数据显示,鸿茅药酒在全国33个城市96个频道投放广告。广告费用估计为4.36亿元,广告时长339798秒,投放广告27617次。其中,江苏、贵州、湖南、北京等频道广告费用均超1000万。
  除品牌广告外,药店促销也是中成药畅销重要原因。“买三盒赠一盒”、“买十盒赠100元代金券”、……在药店,经常可以看到药师像超市导购一样,向居民推销药品。
  “一些大品牌药品,店员有提成,卖得多提成就多。”康震介绍,对于店员来说,也愿意推销这样的产品,销量达到指标可获相应的提成。
  隐忧 把药品当保健品吃、当礼品送
  “很多人将阿胶当保健品、食品吃,当礼品送。”康震认为。
  阿胶作为2018年全国城市药房销售额冠军,除了广告投放、促销外,“送礼”也对阿胶的销量有所贡献。
  阿胶被多部中医药专著、《药典》收载,使得一部分人将阿胶作为保健品、补品来服用。
  在某药房培训内部资料中提到,对于头发干、枯、黄等人群,可推荐阿胶补血口服液,理由是发为肾之余,精血互生,肾精充足则头发健康亮泽。
  阿胶、复方阿胶浆均为补气血类中成药,如东阿阿胶药品分类为非处方药,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Z37021368。功能主治包括补血滋阴、润燥、止血。不良反应、禁忌均为尚不明确,并非所有人在任何情况下都适合服用。
  北京中医药大学程凯曾接受健康时报采访时表示,对于非气血虚的人来说,吃阿胶进补不适合,甚至可能还会吃出问题。建议在吃阿胶时,对着镜子经常看看自己的舌头,如果出现舌苔厚腻,同时食欲不振,就提示并不适合吃阿胶。
  将非处方药当保健品、食品服用、售卖,这还是其次,更有甚者把一些处方药用来养生。
  每到惊蛰、夏至、冬至,相关药品的营销文章也多了起来,如某电商平台上就有这样的广告语:“安宫牛黄丸可于各类节气前一天、当天、后一天,每天1粒,3粒/节气,嚼服或温水化开送服,可预防心脑血管疾病发生。”
  然而,安宫牛黄丸是处方药,必须有医院开具处方才可购买。其注意事项清楚标明:本品为热闭神昏所设,寒闭神昏不得使用。对于此药的用法,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药剂科主任中药师曾惠芳表示,安宫牛黄丸含有雄黄和朱砂,均为有毒药物,患者热退或清醒后即应该停药。
  另外,有多篇文献综述文章提到“安宫牛黄丸目前在临床尚未达到常规用药”,也“缺乏单独使用安宫牛黄丸治疗急性脑中风文献报道”,欲进一步验证其疗效及安全性尚需更多执行严格、多中心大样本研究。
  一粒安宫牛黄丸价格高达560元~980元,2017年4月,北京一场春季拍卖会中药专场,一丸上世纪60年代生产的广誉远安宫牛黄丸以6000元起拍,最终11万元天价成交拿下中药专场最高价。
  “老百姓将药品当作保健品来服用。”康震认为,这样的用药习惯提高了这些药品销量。2018年,阿胶、复方阿胶浆城市药店销量分别为62.82亿元与15.02亿元;安宫牛黄丸销量为19.31亿元。
  由于价格昂贵,除了当保健品自己服用外,阿胶、鸿茅药酒等也被人们当作礼品进行购买。为了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一些药品也有礼盒装销售。
  鸿茅药酒礼盒装(4瓶)699元,同仁堂阿胶礼盒装699元起……这些药品畅销的同时,诸多医生担忧,处方药、非处方药是否会存在滥用情况。
  随着医疗卫生改革体制的继续深化,国家医保控费、药品零差价落实,处方药外流的趋势逐渐明朗,中国药品零售市场迎来政策利好。据国家药监局发布《2018年度药品监管统计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底,零售连锁企业门店25.5万家,零售药店23.4万家,药店数量达48.9万家。
  康震提醒,药品零售市场不断增量,关注药品销量增长的同时如何避免处方药滥用、广告泛滥、居民用药风险等现实隐忧,都值得我们思考。
  相关阅读
  家庭常备中成药
  涨价调查
  健康时报记者走访多家药店发现,2018年以来,多款知名的OTC中成药都上调了价格,如华润三九的三九胃泰、感冒灵、强力枇杷露等产品有小幅提价,必康股份旗下的黄连上清片提价幅度超过100%、强力枇杷露提价幅度约50%、安胃胶囊和小儿感冒颗粒提价幅度均超过20%。
  “原料上涨并不是单单只受中药材本身价格上涨影响,辅料、药品包装等价格上涨了。”业内人士透露。此外,中药材提取、浓缩、精制等前处理过程,整体成本上涨。
  “原材料、生产、销售、监管等各项环节的要求不断升级。”中国药科大学国家执业药师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康震认为,企业为了存活,必须符合各项行业标准和要求,加上人力成本逐年变大就要增加各项成本。中成药的价格上调也属正常。
  同时,行业监管也在不断升级。监管部门对中药材质量监管趋于严格,抽检和跟踪成为常态。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因中药饮片不合格被收回的相关证书占全年被收回证书的半数。
  目前新版GMP(适用于制药、食品等行业的强制性标准)已经施行,为了达到相关规定要求,药品生产厂家需要对现有的设备进行改造升级,从而增加了营业成本。
  如何控制家庭常备的中成药价格,让百姓享实惠,并非易事。
  扫描下面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