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状告“消字号”产品走投无路

2019-08-20 16:11:12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状告“消字号”产品走投无路
  健康时报记者 王振雅
  从药店购买一盒“消字号”产品,仅需几十元,然而出了问题,想要投诉维权,花3000多元,却没有任何结果。
  最近,健康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对于购买了消字号产品的公众来说,使用后如果身体出现问题,
  想要维权,不光要个人承担比产品高出几十倍的检测费用,还会遇到四处碰壁、多次奔波的困境,基本上是走投无路。
  心中疑惑无人解答,找证据、做检查成了消费者自己的事情。
  维权成本
  投诉举证要花上千元
  前段时间,贵州省贵阳市的王同(化名)在陕西省西安市出差期间,背上起了癣块,在当地找了一家药房,想买点药涂抹缓解皮肤的不适。
  “当时药店的店员向我推荐了三款产品,洛逸夫乳膏、陂药师乳膏和老夫子乳膏,我就都买下了。”王同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然而,王同使用三款产品一个月后,皮肤没有变好反而更糟糕了,出现了红肿、脱皮等症状。回到贵州后,王同去医院就诊,医生告诉他,他的部分皮肤已经出现了萎缩,是大量使用激素药膏的症状。“医生说我买的三款产品是‘激素药膏’,并叮嘱我以后皮肤有问题,一定到医院看医生,不要乱买、乱涂那些药膏。”
  健康时报记者查询发现,王同购买的这三款产品均是由陕西鸿邦制药有限公司生产,批准文书皆为:陕卫消证字(2016)第0209号,严格来说,这些产品不能算是药膏,而属于消证字号的消毒产品。
  听完医生的话,王同心里很气愤,想到维权要个说法。于是他先致电陕西省西安市12345市长热线咨询,被告知应该找当地卫生部门投诉。
  随后,王同找了陕西省西安市卫健委,得到的回复是:举报要有证据,要找检测机构检测,出具产品中含有激素的证明。
  然而找哪个机构检测?陕西省卫健委并未告知。
  王同在网上找了几家检测机构咨询,被告知检测费用要花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面对超购买药膏几十倍的高昂维权成本,王同最终选择“自认倒霉”。他说:“治疗皮肤萎缩要花钱,如果再去检测投诉,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耗费多少时间呢!”
  虽然放弃维权,但王同心里依然觉得委屈和不甘,“买三管药一共才花了几十块,现在维权要自己花上千元检测,为什么要老百姓自己掏钱检测?”
  四处碰壁
  为维权奔波大半年
  山东省烟台市的刘真(化名)在购买了一盒“消字号”产品并使用后,皮肤也出现了问题。但在她花费三千多元,费力周折近一年时间维权后,至今仍未得到满意结果。
  2018年6月,由于身体私处有些痒,刘真在当地药店店员的推销下,花了49元购买了一盒肤专家康乃馨抑菌凝胶,批准文号为(鄂)卫消证字(2012)第0025号,生产厂家为武汉润禾生物医药有限公司。
  该抑菌凝胶广告称,“1支止痒、3支去异味、5支调理女性生理平衡。”据该产品说明显示,它主要适用于女性阴部瘙痒、阴部灼痛、分泌物增多等情况。其主要成分为,纯化水、蛇床子、艾叶、苦参、鱼腥草、蓖麻油、醋酸氯己定等。
  然而刘真使用该抑菌凝胶后不久,身体接触产品的部位出现红肿、瘙痒等过敏、不适的情况,“医生说,皮肤这种现象可能与最近涂抹了产品有关。”
  于是刘真对这款抑菌凝胶产生了怀疑。她先找了药店,药店工作人员说跟药店无关,是厂家生产的药品有问题。刘真又联系了生产肤专家康乃馨抑菌凝胶的厂家,厂家回复:产品没有问题,厂家不承担责任。
  气不过的刘真找到烟台市药监局进行投诉,烟台市药监局回复,该抑菌乳膏不是药,是消字号产品,不归药监局管理,归卫生部门管理。刘真马上又找到了烟台市卫健委进行投诉,与上述王同遇到的情况一样,烟台市卫健委的工作人员也告知刘真,有证据才能投诉,要找机构检测出具检测报告。
  去哪检测,烟台市卫健委也没告知。于是刘真找到了在药品行业工作的朋友吴乃(化名),请他帮忙。吴乃在网上查找、咨询了10余家检测机构,打了几十通电话。很多检测机构都回复,消毒产品成分国家无标准,只能检测化妆品,做不了消毒产品检测。还有的机构说不接受个人送检。
  一个多月后,2018年8月,吴乃找到了一家上海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复昕检测,花费了2500元,8月30日,收到了一份检测报告,显示:肤专家康乃馨抑菌凝胶中每千克含有343mg甲硝唑。
  《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2015年版)》中指出,甲硝唑是一种广谱抗菌药,属于硝基咪唑类抗生素。原国家卫生部出台的《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规范》第三十条明确规定:消毒产品禁止使用抗生素、抗真菌药物、激素等物料。
  收到检测报告当天,刘真、吴乃就把这份证明抑菌乳膏含有甲硝唑的检测报告与问题产品递交给烟台市卫健委进行投诉。
  烟台市卫健委接受了举报,但又告诉吴乃,按照属地原则,肤专家康乃馨抑菌凝胶的生产厂家隶属湖北省卫健委监督管理,烟台市卫健委会把检测报告与产品转交给湖北省卫健委处理,让他们回家先等消息。
  这一等,就是大半年。期间,刘真和吴乃到烟台市卫健委跑了十多次,每次得到的回复都是“等消息”。“我们都是上班族,每次去卫健委都要请假,后来都跑不动了。”吴乃说,为了维权,他们从夏天折腾到冬天,除了2500元的检测费用,还额外买了900多元的产品作为检测样本。“检测需提供3~5盒样本,到卫健委举报也要提供产品。我们前后买了20多盒同批号的抑菌乳膏(批号:20170602)。”吴乃说,当时拿着检测报告去烟台市卫健委举报时,觉得这事应该能解决了,可没想到折腾了大半年,也没什么结果。
  2019年元旦,刘真、吴乃与朋友们聚在一起跨年。酒过三巡,吴乃劝刘真:“新的一年,别再纠结维权了。”无奈,刘真选择放弃了维权。下转24版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