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我的“解忧假发店”

2019-07-30 21:53:36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我的“解忧假发店”
  广州市越秀区先烈南路总长不到1000米,却像一条珠线,“串”起了3家三甲医院。马路南面的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是全国最好的肿瘤专科医院之一,年门诊量超100万人次。马路北面,有一家只有15平方米的假发店,75%的顾客都是因化疗掉光了头发的肿瘤患者。青丝散落一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们或眯着眼笑,或捂着脸哭……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小店内发生。
  他们都看不出我大病了一场
  “丽姐,你来啦!”49岁的丽姐(化名)和儿子推开门,店长林彩平热情打招呼。丽姐小心翼翼将头上的假发取下来,递给店员清洗。假发下是化疗后长出的短短发茬,花白相间,被压得有点扁塌。
  “这次来广州是做什么?”彩平跟她拉起了家常。丽姐说,这次来是做放疗,要一个半月,房子已经租好了。“一定要租能做饭的房子,我们这种病啊,就要吃好喝好。”丽姐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丽姐去年9月确诊乳腺癌,听到消息时,她关起门来哭了两天两夜。
  生病前,她很爱美,留着及腰的黑亮长发,是一个“老少女”。化疗的半年间,长发掉光了,又长出来,又掉光了。后来,肿瘤转移到了肺部。今年3月份,丽姐来到广州求医。“可以手术!”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教授王曦一席话,让她又看到了希望。
  术前,丽姐路过医院对面这家假发店,总是要进来看看,“想找回有头发的自信。”试戴了好多次,她都没舍得买。71岁老母亲心疼女儿,说“我掏钱给你买”。手术后,感觉“死里逃生”的丽姐,终于下决心买回了假发,没忍心让老母亲出钱。有了头发,她又变回了那个爱笑爱唱的“老少女”。术后1个月,她休养好回到老家,亲友们都很惊讶她头发“长那么长了”,“他们都说,看不出我大病一场。”丽姐又笑了,眼睛眯成一条缝。
  不想老公醒来,看到我的光头
  “当你有头发时,永远不会知道没有头发的那种痛苦。”林彩平说。像丽姐一样踏进假发店的癌症患者,约有95%都是女性。假发成为他们对抗癌症的一副盔甲。
  通常,开始化疗后两个星期,头发就会大把大把地掉。不少人在化疗初期,便把头发剃光,戴上假发。他们对假发的要求,不是美丽时尚,而要尽量逼真,最好跟自己以前“一模一样”。
  有的人试遍了所有发型,最终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往日里的照片,请求照着原样做。有的人担心头顶的发界线不够真实,让店员在发网上加做一层仿真头皮。
  45岁的乳腺癌患者李艳(化名)来定制假发时,特意问林彩平,“我能否戴着假发睡觉?我不想我老公半夜醒来看到我的光头,怕吓到他。”
  有的顾客说,自己在家里不戴假发,但听到有人敲门,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找假发在哪里。即使面对同床共枕的丈夫,许多人都不愿意让对方看到自己光头的样子。
  定制假发量尺寸前,林彩平会先帮顾客剃光头发。许多人舍不得剃掉,她总是劝,“剃了头干干脆脆,一心想着如何治病,就不要再为掉头发的事情烦恼了。”
  剃去头发,就像是一场对自己癌症患者身份的确认。理发师拿起推子还未开始推头发时,不少人的眼泪就开始流出来了。剃发过程中,有的人全程捂着脸不敢看镜子,不断小声问:“剃好了吗?快帮我戴上假发。”
  睁眼看到镜中的光头,许多人会忍不住痛哭。有时候,林彩平和店员们也会跟着她们一起掉眼泪。
  一旦戴上假发,她们就会觉得,自己又跟以前一样了,敢出门见朋友,能回到工作岗位,能回到正常生活。
  虽然头发是假的,但它带来的自信和勇气是真的。
  如果重头来过我什么都不要
  有一个约60岁的大叔,来为自己90多岁的丈母娘定制假发。“我家老人太爱漂亮了,90岁了还常去做造型。”大叔告诉林彩平,老人这么大年纪做化疗十分辛苦,曾精心打理的头发掉光了,天天跟小孩一样爱发脾气。林彩平为老人定做了一顶假发,黑丝中夹杂着60%白发,与老人自己的头发十分相像。店员将假发送到老人手上时,她露出了患病后的第一次笑容。
  去年,一位白血病小患儿,刚上小学3年级,爸妈希望孩子治疗后能尽快回学校上学,来给孩子做了一顶童花头假发。回来复查时,小患儿到店里开心地告诉林彩平,“同学们都不知道我戴了假发,这是我的小秘密。”
  由真发做成的定制假发价格往往要数千元,并不便宜,而癌症患者又是最需要用钱的人。这两年来,店里假发的折扣越来越低,公司还特意研发了只要几百元的假发,但仍由真发制成,戴上不会闷热过敏发痒。有的患者在化疗前,将自己的长发剪下来拿到店里,希望用自己的头发做成假发。其实这会增加消毒等工序,成本更高,但假发店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不收取额外的钱。
  面对死神威胁,几乎所有癌症患者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温暖的假发店,有时候也成为他们的心灵驿站。许多人告诉林彩平,“如果我们可以从头来过,房子车子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只要健康。”“很多病人身体恢复后,会回来看我们,那时他的头发已经长回来了,我们就会很开心。”林彩平说。摘自南方+客户端,李秀婷、黄锦辉、张梓望、郑一见文/图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