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我的医生是个“铁金刚”

2019-06-11 13:14:30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我的医生是个“铁金刚”
我头晕,头疼,有些恶心,被送到医院后,有过来人说是中风了。
    我吓了一跳:中风会瘫痪的,甚至在以后的日子,我会卧床不起的。
我才三十多一点,对一个女人来说,三十多是最美丽的时候,就如一朵花儿开得正艳的时候,我不愿意就此在床上度过。
    我急了,卧在病床上苦苦哀求道:“大夫呢,救救我,快救救我!”
护士在旁边,低声不停地安慰道:“就来,马上就来。”
    可是,过了十几分钟后,医生才穿着白大褂匆匆赶来问:“怎么了,要紧吗?”我说我中风了,会变成植物人的,会卧床不起的。
他不说话,给我测了血压,翻看了眼皮,询问一些情况后,给我打了一针。
    自始至终,他都冷着脸,没有一丝微笑,更别说安慰病人一句了。
    这家伙,纯粹是一个“铁金钢”。
有的医生,态度和蔼,满面春风,让病人心情愉快,病情大减;也有的医生,使得病人心情糟糕,有碍治疗。
    铁金刚显然属于后者。
他脸冷,从来不笑。他声音更冷,冷得简直掉冰渣子,诸如“别烦躁”“别劳累”“别吃鸡蛋肉类”等这些话,从他的嘴里吐出来,如同坚冰,使人浑身发冷。
我有些不满,故意问他:“大夫,你就不会笑吗?”
    他不说话,低着眼睑,再次检查了我的血压后,翻看了我的眼皮,然后回头对护士吩咐了几句什么,转身匆匆走了。
我爱画画,爱看山看水,看花看草。现在,仰躺在床上,看着惨白的天花板,一片凄白。
    我让老公扶我起来出去走一走,铁金钢恰好进来看见了,冷声问:“干什么?”
    我说,我出去看看青山绿水不可以啊,看看花花草草不可以啊,这样对自己病情复原也好啊。
    他冷着脸说:“不能有剧烈的运动的,最近最好安静一点儿。”
我刚要反驳,铁金刚大手一挥:“我是医生,我让怎么做才能怎么做,不能随着你的性子来,这样不利于医治。想运动也要等症状减轻了再运动,暂时尽量少运动!”
说到这里,铁金刚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匆匆走出去,不一会儿拎回一袋豆子递给老公,吩咐他,如果要锻炼,就锻炼着数豆子。
    数豆子可以动脑子,可以促进血液循环,是有利于治疗的。
    说罢,给老公留下了他的电话,说有事,可以发信息,然后特意叮嘱道:“发信息,别打电话啊!”
    这家伙,把我当三岁小孩了吗?
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我望了一下窗外,眼前突然一亮,窗台上放着一盆箭兰,叶子绿得如水洗一样,翠得射眼,翠得每一根叶脉仿佛都凸出绿汁。
    这,是我进入病房后第一次看见绿色,绿得清新,绿得明目。甚至,我感觉到自己的心都一片青绿,荡漾着微微的春风。
这盆箭兰,显然照管得很好,十分茂盛。箭兰修长的叶子间,开着几朵白色的花儿,如白纱飘舞的仙女,亭亭玉立,有开的,如缟衣仙子;有半开的,如忍俊不禁的少妇;还有尖俏的花骨朵儿,如娇羞的女子,掩映在绿叶间。
    我问护士这是谁放的花,护士一笑:“朱医生。”我和老公面面相觑。
    护士说:“朱医生听你说想看看花儿草儿的,就特意把自己办公室这盆箭兰拿了过来。”
顿了顿,护士又说:“这盆剑兰是朱医生的母亲给他买的,就为了让朱医生在工作之余看看,养一下眼,调剂一下紧张的神经……多细心的一个老太太啊!”
    朱医生,就是我们口中的“铁金刚”。
我住了一段时间院,可以回家静养了。护士告诉我:“朱医生捎话来,让你放心,回家心平气静一点儿,多锻炼身体,别过度劳累,就绝不会瘫痪,绝不会变成植物人的。”
    我老公忙问:“朱医生呢?”护士告诉我,朱医生请假回家了,他母亲离世了,昨天的事情。
我们一愣,心里很是难受。
    护士说,朱医生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们母子一直相依为命。
    可一个月前,朱医生的母亲被查出身患绝症,卧病在床。朱医生既要照顾母亲,又要来上班,因此很忙,心情也很低沉。
    说到这儿,护士轻声说:“老太太走了,朱医生不知有多伤心多难过呢!”
我这才知道,朱医生为什么沉默不语,又是为什么变成了“铁金刚”。
    当他在给我看病的时候,在给我找来豆子,拿来花儿的时候,心里一定沉甸甸的。
    而我呢,还在不停地埋怨、不满,甚至冷言冷语地讽刺。
最苦医者之心,最善也是医者之心,他们理解病人,可是,有几个病人理解医生呢?
在护士的指点下,我们将箭兰送到朱医生办公室的窗外,小心翼翼地放好。
    经过了一夜露水的滋润,箭兰的花儿洁白、洁净,一尘不染,一朵一朵如医者之心。
摘自中国医学论坛报,余显斌/文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