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请保姆的那些事儿

2019-05-14 17:36:59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对于暮年生活,我们不是没做过设计。可现在看,我们的想法都太乐观了些。当年退休时,想着老了,绝不拖累孩子——依靠退休金游山玩水,直到老得哪儿也去不了,就找一个小保姆伺候我们。
起初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我和老伴儿年年旅游,在丽江还租了一间民房,连续三年在那边过夏天,买菜做饭,其乐融融。
但人算不如天算,没过上十年,计划就完全被打乱了。我们没料到,身体垮得会这么快!急性心脏病的发作,让我和老伴儿从悠哉美梦中清醒过来。
怎么办?只有终止云游四方的日子了,提前进入请保姆程序。
可真开始请保姆才发现,自己太幼稚了。在我们的思想里,花钱请人服务是一个简单的雇佣关系,只要付得起钱,一切就会水到渠成,但真的是这样吗?
问题一:保姆佣金不菲
谁能想到,如今请保姆难,居然已经是一个社会问题了。我们最先找了家政公司,伺候两个老人,对方给出的要价是每月三千元。这个数目虽然也在承受范围内,但还是让我们有些小小的惊讶。
在心理上,我们认为价钱是高了些。老伴儿有些想不通,我还给她做了做思想工作。我说既然是市场化了,这个定价一定就是市场自我调节出来的,是被供求关系决定的,这说明如今老人对保姆的需求很大,供不应求。
你看,我们研究所刚刚毕业的研究生,一个月工资也就三千块钱,可一个不用受太多教育就能胜任的保姆岗位,也开出了近乎同等的薪酬标准,这个价格不能说没有一些扭曲,但这就是现实,处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购买服务,只能接受如此定价。
终于,老伴儿思想工作做通了,第一个小保姆被请进了家门。事情就这样解决了吗?远远没有。
问题二:服务未必等值
购买保姆的服务,这种交易方式,远远不像购买其他商品那么简单。购买其他商品,基本上还有个公平原则、诚信原则,但购买家庭养老服务,不确定因素太多了。小保姆为我们提供的服务质量,远远和预期不相吻合。
我们老两口也是自认有修养的人,但的确难以容忍。于是又换了一个,每个月还多出500块钱。但随着价格抬高,服务质量与预期落差反而更大,就这样接二连三换了四个。最终不约而同,我和老伴儿都决定不再尝试这条路——在还能动的情况下,彼此照顾。
孩子们很着急,他们总以为我们是舍不得花钱。其实,他们根本体验不到这种买卖关系的混乱——不是你支付了金钱,就一定能够换来等值服务。这种“等值”的要求,更多的还是指良心,是良心和良心之间的换算,可如今良心,是个最大的不确定值,最难以被估算和期待。
问题三:老人地位弱势
老人在家养老,保姆关起门,有“称王称霸”的可能。你要知道,老年人的状态决定了,在私密空间里,相对身强力壮的保姆们,他们绝对处于弱势地位。
之前也有新闻中出现保姆虐待老人的情况。思前想后,我和老伴儿决定去住养老院。毕竟是有那样一个机构为老人提供服务。我们看中的那家养老院提供家庭式公寓,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不需过集体生活,每天会送来三餐,愿意的话,也能自己做,医务人员会随时巡视老人身体状况。当然,收费较高,一个月我们俩要交六千块钱。这个价格我认为是合理的,吃住、医疗保健都在里面。
要离开家了,我和老伴儿想了想,要从这个家带走的,好像并没有太多东西。除了养老金卡、身份证件,好像唯一值得我们带在身边的,就只有孩子们的照片了。
老李口述,弋舟整理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