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步长制药遭遇声誉危机

2019-05-07 21:59:15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2019年5月2日,全民休假、A股休市期间,一家A股上市企业——步长制药却“忙”得不可开交。

  据《洛杉矶时报》、CNN、《纽约时报》、美国广播公司(ABC)、《每日邮报》以及斯坦福大学校园媒体《斯坦福日报》等报道,在被认为美国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不断的抽丝剥茧中,一中国企业老板因花费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377万元)将女儿送进美国斯坦福大学成为热点。

  事件的当事人步长制药及其董事长赵涛,正卷入一场迄今为止最大的声誉危机。

  造假的证书,步长董事长女儿卷入高校舞弊案

  2019年3月,美国司法部宣布,33名家长行贿以确保他们的孩子上美国的大学。其中一个家庭支付了650万美元,通过中间人辛格的帮助,使其女儿进入斯坦福大学。

  斯坦福大学,这所一直被认为是全球招生最严格、录取率最低的全美顶级名校,也被卷入其中。

  5月2日,《洛杉矶时报》和《纽约时报》最早报道,这名女学生叫赵雨思,其父亲系中国上市公司(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

  步长制药前身是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2016年11月登陆上交所,实际控制人赵涛持有49.79%股份,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据斯坦福大学官方新闻网站《斯坦福日报》报道,赵雨思2017年被录取,主修心理学和东亚研究。被录取后,她的家人曾通过一名“升学顾问”威廉·辛格及其所在基金会支付了650万美元。

  在麻省法院3月12日庭审中指出,这其中有50万美元支付给了斯坦福大学的一名帆船教练:赵雨思在“升学顾问”辛格的帮助下伪造了帆船特长的简历及证书,而后辛格通过其基金会对斯坦福校队捐赠了50万美元。

  作为全球顶级学府,斯坦福的入学竞争异常激烈,体育特长生一般会是招生办公室优先考虑的对象。

  虽然赵雨思录取的是心理学和东亚研究专业,从未真正被学校的帆船队录用,但是在赵雨思的入学材料上却有了“帆船运动员”一项。这正是赵雨思最终被校方开除的原因。

  据《每日邮报》报道,斯坦福大学校长和教务长宣布:“学校认定学生申请书中的一些材料是错误的,根据政策已经取消录取资格,获得的任何学分也已经取消。”

  钱流向何处?斯坦福大学:未收到650万美元

  事件在中国网络上引起巨大轰动后,赵雨思母亲5月3日委托律师发布声明称,650万美元是一笔捐赠。被开除的女儿也是大学贿赂丑闻的受害者。她们也是在经第三方介绍下,结识了美国留学教育顾问辛格,当时辛格的基金会被陈述为“一个有规模、正当以惠及教育界而成立的非牟利基金”。以为只是通过合法的慈善机构进行捐赠,是其他富裕家庭经常向大学捐赠的“相同性质”。

  根据赵雨思母亲律师的说法,赵雨思在2017年3月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后,辛格建议赵母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捐款,索要了650万美元,并告知这笔钱将用于奖学金、运动队、员工工资和帮助那些原本负担不起斯坦福大学学费的学生项目。2017年4月,赵雨思的母亲将资金打入了辛格的基金会中。

  但在声明中,对于直接导致赵雨思被学校开除的帆船证书造假一事,并未作出正面的回应。

  赵雨思曾在2017年的一次长达90分钟直播中讲述自己如何通过努力进入斯坦福大学,其中提及了平时爱好骑马、画画,自始至终也未提及帆船项目。

  而所谓捐赠的这笔钱到底流向何处?校方一位发言人通过邮件向《斯坦福日报》证实,大学帆船队收到50万美元的捐款时间的确是“赵雨思被录取几个月后”。不过,据《洛杉矶时报》报道,斯坦福大学发言人米兰达(E.J.Miranda)透露,斯坦福大学从未收到过650万美元。

  根据各方信息披露,650万美元中,除了50万美元明确被用于支付给斯坦福大学的帆船教练,其他600万美元的流向,至今无信源披露。

  截止到目前,赵雨思一家未在美国大学招生行贿系列事件中受到指控。

  诡异的“基金会”,是捐赠、贿赂还是其他

  对于这次“捐赠”的中间环节,也是关键环节——赵雨思的升学顾问辛格的世界关键基金会(KeyWorldwideFoundation),到底是怎样的一家机构,外媒及美国当地法院也有诸多披露。

  根据美国马萨诸塞联邦地区法院公开的信息,该机构已被查明为非法机构。

  据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表面上,世界关键基金会是个慈善机构,背后却帮不少富二代通过行贿、作弊的方法入读名牌大学。

  美国马萨诸塞联邦地区法院的公诉人称,从2011年到2019年,威廉·辛格(WilliamSinger)的公司和其KWF基金会累计收到来自家长们的2500万美元,用于帮助学生“在标准化考试中作弊”,并且行贿大学教练和行政人员,为他们的子女获取“体育特长生”名额,有效确保他们的录取。

  《欧洲时报》报道称,辛格向家长兜售两种骗术,“一是在学术水平测验(SAT)或美国大学入学考试(ACT)中作弊,二是利用他与大学教练的关系,借助行贿帮这些家长的孩子伪造运动员资质入学”。

  辛格出庭时承认,使用他的慈善机构“世界关键基金会”从父母那里收取款项,并向涉嫌参与教练员和其他人发放贿赂。作为交换,教练会建议招生办录取某些体育特长生,即便后者所持运动履历或资质系伪造。

  美国当地检方披露,为了增加可信度,在伪造档案的时候,还会请这些学生过来和运动器材一起摆拍,甚至用图像合成技术,把孩子的头合成到专业运动员身上。等到这些孩子入学以后,他们会以身体受伤或者其他名义来逃避训练,顶着特长生的身份但从不参加运动队的训练。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时报》报道,不少家长提交个人报税表时,把这笔“贿赂”支出当作捐款,用以免税。对于这一问题,美国税务局也正在调查。

  步长制药营销模式倍受争议

  步长制药主营业务为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于2016年11月18日登陆A股。

  事件曝光后,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在步长制药官网发布声明称: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于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公司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但舆论对步长制药的质疑仍在继续。

  除了对这次“花钱上学”的质疑外,同时也不乏有对步长制药业务发展与营销模式的质疑之声。作为国内知名上市的制药企业,步长制药近年来的行贿和营销问题也屡屡被曝光在公众面前。下转14版

  健康时报记者从裁判文书网上搜集发现,在步长制药董事长的女儿进入斯坦福大学的同一年,步长制药多位销售经理及医药代表就牵涉行贿案件当中。

  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人民法院公布一则刑事判决书((2017)湘0903刑初702号),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起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为了开拓益阳市的医药市场,委托马某某、张某某(均已判刑)为益阳地区销售经理,马某某又聘请蒋某某等人作为各县市的医药代表对药品进行销售。

  为扩大销售量,制定了由医药代表向各医院、卫生院开药的医生按一定比例给付回扣的促销方式。2014年2月至9月期间,时任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益阳地区经理的张某某伙同其公司业务员蒋某某,由蒋某某经手向安化县中医院药剂科科长胡某(已判刑)现金支付药品回扣金额为人民币106793元。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不仅仅只有一份受贿、行贿案涉及到步长制药。仅福建省上杭县,就有多起药品回扣事件;一份2014年的福建省上杭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上杭县庐丰畲族乡卫生院药房负责人伍春娘受贿案,步长制药牵涉其中。伍春娘负责药品采购过程中,多次收受陕西步长制药有限公司上杭区域业务员梁某某所送的药品回扣款共计人民币65489元。

  早在十年前的2006年,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以受贿罪和渎职罪被捕入狱,行贿企业的清单里,就有步长制药。在赵步长担任董事长期间,步长制药向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收受贿赂后,步长制药的招牌产品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成功获批。

  步长制药最新一组年报显示,2018年,步长制药实现营业收入136.6亿元,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在具体费用支出上,销售费用高达80.35亿元,而研发投入仅有5.53亿元。

  其中,市场及学术推广费占据大头,根据步长制药官方披露的数据,一年在全国服务180万医生,开医学推广会6.4万场,培训的医生人数达到600万人次。

  步长制药从成立到今天不过短短的26年,已聚集起巨大财富。

  其实际控制人赵涛为新加坡国籍,以18亿美元的个人资产进入新加坡富豪排行榜。

  随着因女儿上学支费650万美元事件的快速发酵,步长制药成长的神话也正被各类媒体抽丝剥茧。

  步长制药及赵涛董事长正遭遇创业以来的最大的声誉危机。

  相关阅读

  2017年5月23日,步长制药收盘价69.17元,创下上市半年来新低,已逼近上市发行价格,总市值较上市之初蒸发500多亿。

  据步长制药2016年年报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69亿元,从上市前的36.36亿元大幅下降,同比下滑49.97%,步长制药对此解释为资本行为。

  详见健康时报总第1419期2017年6月27日24版《步长市值半年缩水500亿》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