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肇东医保“全国漫游” 何时回馈百姓

2019-04-09 17:43:41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去年7月在北京做心脏支架手术,一共花了51000多元,回黑龙江老家报销只拿到6000多元。做完支架要终身服药,但异地用医保卡买药不允许。”73岁的宋国英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异地就医“全国漫游”带来的便捷,自己几乎没有感受到。

  2018年7月,退休教师宋国英家在黑龙江省肇东市,平时住在大连。在确诊为冠心病后,经过儿女的商量,将老人送往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进行手术。想不到现在住在大连,为报销费用无数次折腾。

  在北京做完手术,出院时结算一共花费51000多元,老人的亲属在大连、北京、老家黑龙江跑了数十次,才等到报销款。由于没有转诊证明,报销比例只能有25%,除去支架等器械和不能报销的部分,最后只拿到6000多元的报销款。手术报销不太顺利,用药的报销也让老人一家倍感不便。

  宋国英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术后医生叮嘱要持续用药,所以药用完后,当人在大连的宋国英马上前往药店买博苏片(富马酸比索洛尔片)、依姆多(单硝酸异山梨酯缓释片)、格华止(盐酸二甲双胍)、捷诺维(磷酸西格列汀片)、立普妥(阿托伐他汀钙片)、泰嘉(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等很多药,但是无一例外都被告知,要想用医保卡买药,必须回医保所在地,也就是千里之外的黑龙江省肇东市。

  “为了省点药钱,我就把医保卡寄给在老家的女儿,每次药吃没了,就让家里的晚辈刷我的卡,输入我的医保卡密码买药,然后快递到大连,最近半年已经寄了3次了。”

  在今年2月刚刚给老人寄完药的二女儿夏明艳告诉记者,因为看病报销和买药都很难,父母经不起折腾,准备回老家。

  2018年全国范围内异地就医报销漫游的政策已开始实施。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在国家平台的备案人数超过267万,定点医疗机构达到10015家,全国95%以上的三级医院已经接入平台,二级及以下定点医疗机构达7575家。

  为了进一步了解宋国英医保所在地的情况,记者致电黑龙江省肇东市医保局办公室,一位刘姓工作人员表示,肇东市参保人员只能本人回肇东市办理报销和医保卡买药等事宜。在问及异地报销政策落地时,刘姓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问题不清楚。

  根据刘姓工作人员所给联系方式,记者致电肇东市农村合作医疗报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短时间内,外地就医报销和医保卡买药都只能在肇东本地开展工作,没有任何其他办法。在被问及何时开始异地报销时,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那些政策还没落地,目前还没有收到改政策的通知。”

  “退休后一直就想着投奔一个女儿,找一个宜人的地方养老,但是如果不能解决异地医疗报销的一系列问题,可能最后还得回老家。”宋国英无奈地说,现在就希望政策能早些落地,这样才能真正惠及患者。

 

  挂了2次号,医生共说5句话

  健康时报记者 张赫

  “挂了两次号,辗转做了3次检查,医生一共就和我说了5句话,10天下来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谈到一次在北京的就医经历,26岁的孙程(化名)倍感无奈。

  2019年2月16日,刚在黑龙江省佳木斯过年回京的姑娘孙程,早上6点就起床到住址附近的三甲医院挂呼吸科。这已经是她工作调动来到北京的第四个月,也是持续咳嗽到现在偶尔咳血的第3个月。

  “过年回家长辈看我咳嗽厉害逼我回京马上看病,但周六的号源紧张,早上七点半去都挂不到。”这是孙程第一次在北京看病,无奈之下她马上“转战”另一个还有下午号源的三甲医院。但是从她工作的东三环到有号的这家三甲医院,来回要近3小时。

  好不容易排到号,医生头都没抬只问了一句“哪不舒服?”孙程回答的“一直咳嗽最近还有血”的话音还没落,医生马上问:“多久了?”听到孙程说了3个月,医生开了肺部CT并表示,结果出来再说,然后就开始叫下一个患者。

  孙程掐指一算,前期挂号费就要50块钱,还在诊室外等了2小时。整个看诊过程不到2分钟,等来的却只有医生的3句话。

  “想问问比如这病是什么引起的?会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但是问题都没来得及问。”孙程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想着做完CT检查,就能详细问问病情了吧。于是当天下午,孙程拿着医生开的CT检查缴费单,半小时做完了检查,但是被告知要19号下午才能取结果。

  为了早点确诊治疗,孙程提前挂好3天前给自己看诊的医生号源,19号下午又请假来到医院。“取完CT结果后,又到诊室外候诊一小时,医生看了一眼结果说,‘肺没事,做个鼻喉检查吧。’说完,又直接开了接下来的两个检查。”孙程说。

  在就医期间,孙程依然在咳血,自己很担心。终于忍不住问了医生,自己生的是什么病。可医生还是没有抬头回复了一句:“还不知道,结果出来再看”。

  然而,19日当天,因为新开的两项检查又排不到号,只能三天之后再去医院检查。一圈下来,孙程还是不知道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孙程告诉记者,“医患沟通真的太难了,媒体上经常说医生很辛苦,我也只能理解,可是我的看病经历也真人堵心。”

  2月28浩,孙程带着检查结果到另外一家三甲医院,医生诊断只是咽喉炎和轻微支气管扩张,因为一直酷爱辣椒,所以病情更严重,目前孙程正在服用盐酸氨溴索口服液。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