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邪路 很不靠谱的“聪明药”

2019-04-09 07:18:49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把利他林扔进饮料中,然后就能每天工作16个小时。”“随身带两颗利他林,四颗莫达非尼,比什么都管用。”“熬夜扛不住,吃了一粒阿得拉。简直太、精、神、了!”在网络上分享的这些服药感受,曾让黄欣(化名)也经不住诱惑,体验了一番。

 

  █如今,获得这些药物甚至更加便捷。健康时报记者以“利他林”搜索发现,大量类似的售卖信息瞬时涌入眼前。“利他林长期供货,考研复试的同志们,高考冲刺的同志们,有货了。”“瑞士利他林、巴版利他林到啦,需要的私信我。”“美国利他林,多余转让,二月底回国。”……

 

  █我国知名儿童精神医学专家、北京安定医院儿童精神科主任医师郑毅教授表示,所谓的“聪明药”是不存在的,把它们叫做“聪明药”,是一种很危险的叫法。可能只是在服用后精神变好了、成绩提高了,但与“提升智力”并不是一回事。“短时间内的兴奋过后,身体必然会出现代偿、出现某些抑制。”郑毅教授说,身体活力是有周期性的,需要休息和睡眠。一旦为了所谓的“精神”而剥夺了睡眠,看似精神,实际上却是无效的兴奋。

 

  █利他林作为一种治疗认知障碍等疾病的药物,如今频频以“聪明药”“成瘾”等标签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这一点让郑毅教授感到些许无奈。一方面,他愿意看到大家对药物成瘾的危害认知与警惕,但另一方面,他也担忧这种“警惕”会加剧人们对认知障碍、精神心理等疾病治疗的误解。

 

 

  “两年前的那个深夜,真希望自己没吃小白片!”黄欣(化名)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把时针拨回到决定服药之前的那一刻。

  黄欣所说的小白片就是“利他林”,一种被广泛称为的“聪明药”。被称为“聪明药”的,还有阿得拉、莫达非尼等一类中枢神经兴奋剂药物。

  “把利他林扔进饮料中,然后就能每天工作16个小时。”

  “随身带两颗利他林,四颗莫达非尼,比什么都管用。”

  “熬夜扛不住,吃了一粒阿得拉。简直太、精、神、了!”

  在网络上分享的这些服药感受,曾让黄欣也经不住诱惑,体验了一番。

  其实,所谓的“聪明药”根本不存在。健康时报记者多方求证发现,健康人群长期服用不仅不会提升智力,反而极易成瘾,甚至有巨大的副作用。

  服用“聪明药”,高考当天晕倒了

  本来以为能够帮助自己提高成绩的“聪明药”,却让黄欣与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失之交臂。

  黄欣的父母都是律师,中考后她来到北京就读高中。在老家时她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美剧里的物理天才是她的偶像,她想努力考到理想的大学,去学习物理专业。

  北京的高中生活开始后,一切都是崭新的,也包括她的成绩:从曾经的“车头”掉到了“车尾”。但父母却在成绩名次上给她下了死命令,必须考到班级前五名。

  迫于家里的压力,黄欣在一个动漫的贴吧对话中,得知了利他林。黄欣说,“贴吧中描述的服药后的感受让我心动:精力充沛、注意力集中、记忆力超群……”

  第一次服药后,黄欣很兴奋。那晚她只睡了两个小时,好像获得了无穷的动能去解题、做题。学期末的时候,她的成绩如愿冲到了班级的前列。

  对于黄欣而言,小小一粒“聪明药”,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钥匙,那种高效的学习情境让她着迷,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大了药物用量。想到只要取得让父母满意的成绩,面对药物用量增大带来的副作用,黄欣还是不以为然。

  “我隐隐知道,几次呕吐、胃部难受应该是药物的副作用,但我好像已经离不开了。”黄欣说。

  就在临近高考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精神越来越差,吃药也不好使了。父母依旧对她考上理想高校信心满满,但在高考第二天,她昏倒在了考场里。

  在急诊室醒来的黄欣看着母亲焦虑的脸,对问诊医生坦白了自己的服药史。被转至精神科后,即便经过专业检查暂时没有发现她对药物成瘾,但她的身体已经处于极度虚弱状态,而且伴有较为严重的神经衰弱,需要至少休息三到六个月,并同时进行药物、营养、心理与睡眠等综合治疗。

  “聪明药”实为“精神药”,代购、电商仍能买到

  事实上,利他林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剂,主要成分是哌醋甲酯。在我国,早已被国家列入第一类精神药品名单进行严格管理。

  早在1996年,原卫生部颁布的《精神药品品种目录》,就把哌醋甲酯列为第一类精神药品。2005年颁布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生产管理办法(试行)》,则对第一类精神药品的生产、采购作出了严格规定。正规医院一般会按照《处方管理办法》严格管理这类药物。

  下转23版

  美国《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One)杂志在2014年发表过一项研究(ModafinilIncreasestheLatencyofResponseintheHaylingSentenceCompletionTestinHealthyVolunteers:ARandomisedControlledTrial),研究中所有的参与者都要完成一项著名的神经心理学任务——Hayling填句测验。研究结果显示,服用莫达非尼(一种觉醒促进剂)并不会提升健康人的空间工作记忆、逻辑记忆、言语流畅性、持续性注意力等,“精神兴奋类药物能提高状态极差之人的认知能力,但会损害健康人的认知功能。”

  我国知名儿童精神医学专家、北京安定医院儿童精神科主任医师郑毅表示,所谓的“聪明药”是不存在的,把它们叫做“聪明药”,是一种很危险的叫法。一些人可能只是在服用后精神变好了、成绩提高了,但与“提升智力”并不是一回事。

  “短时间内的兴奋过后,身体必然会出现代偿、出现某些抑制。”郑毅教授说,我们的身体活力是有周期性的,需要休息和睡眠。一旦为了所谓的“精神”而剥夺了睡眠,看似精神了,实际上却是无效的兴奋。

  刘勇也指出,弱化甚至主动忽视药物副作用,对于正常人、健康人群来说是危险的。服用者不但不可能变“聪明”,还可能引起头痛、呕吐、过度兴奋、失眠、记忆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等多种副作用,而且药物成瘾风险极高!

  教育孩子要趁早,不能等到了考试前才“临时抱佛脚”。郑毅教授对健康时报记者强调,如果孩子良好的行为习惯没有养成、心理素质培养没有到位,吃了所谓的“兴奋剂”“聪明药”也无济于事。

  不知道如何用药,

  与用错药同样可怕

  利他林作为一种治疗认知障碍等疾病的药物,如今频频以“聪明药”“成瘾”等标签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这一点让郑毅教授感到些许无奈。一方面,他愿意看到大家对药物成瘾的危害认知与警惕,但另一方面,他也担忧这种“警惕”会加剧人们对认知障碍、精神心理疾病治疗的误解。

  郑毅教授分析说,一种情况是这类属于中枢神经兴奋剂的药物给他带来了一定的“刺激”,达到了一种短期内的兴奋。但还有一种情况,也更容易被大家忽视的现象就是:他可能本身就是一位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的患者,但长久以来却不自知,服用此类药物恰恰带给了他一定的治疗作用。

  十多年前,辗转从外地来北京找郑毅教授求诊,被一些人称为“铁窗男孩”的一位小患者,曾在多处被医生判定有分裂症、品行障碍等问题,一上学就紧张,难以与人相处,攻击性强,甚至会有普通人看来“发疯”“失常”等表现,而不得不被家人锁住,隔着带栏杆的铁窗给他送饭送水。

  郑毅教授通过一段时间的药物系统治疗(PCE等药物的治疗)和心理治疗等综合治疗,帮助男孩逐渐恢复了健康。如今,曾经的“铁窗男孩”已到澳大利亚留学,主修幼教心理学专业。

  “直到现在,国内对多动症等影响认知的精神心理疾病的认识依然不足,不管是儿童还是成人。特别是成人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甚至很多精神科医生都难以诊断。”郑毅教授说,我国目前对于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的疾病诊断率本身就不足,如果再对利他林这些药物产生误解,谈药物治疗色变,那么对我国这些多动症等认知受影响的障碍患者来说,真不是件好事。

  美国著名游泳运动员迈克尔·菲尔普斯曾赢得23枚奥运会金牌,他10岁时曾被诊断为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严格的运动训练帮助他控制住了症状,但没有消除根本问题。他曾因酒驾被捕,被美国泳协禁赛6个月;还公开承认吸服大麻。

  郑毅教授表示,如果儿童多动症没有得到及时规范诊治,这些患者成年后,七成以上的人至少合并焦虑障碍、物质滥用等精神障碍中的一种。而一位普通的患者,治疗周期大概在一年左右,再配合心理、行为等综合治疗,诊断检查后再由医生决定患者是否还需要继续进行药物治疗,且正规治疗都是“缓释”用药,药物成瘾问题几乎不会发生。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