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尘肺病:无法呼吸的痛

2019-03-15 15:23:12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健康时报记者  徐婷婷
林立的高楼之下,街道的车水马龙,这一切与曾建造它们的农民工人无关。
在老家建房子、娶媳妇、抱孙子,为了实现这个朴素的理想,建筑工地、金矿、煤矿、砂纸厂……在粉尘最多的地方,总能见到农民工们的身影。然而,同样是外出打工,有些人最后却换来了尘肺病。
数量极其巨大、处境极其悲惨、维权极其艰难、救助极其尴尬,尘肺病因此而被称为“世纪难题”。从2011年只有1位全国人大代表委员提交议案,到如今已有百余位代表委员提交提案(或议案),呼吁必须从立法层面推动尘肺病农民工问题的解决。
不过,于1987年12月3日我国发布的《尘肺病防治条例》中,迄今30余年未做修订。
 
处境难:
落实尘肺危害管理的私企仅69%
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口乡后峡自然村展先(化名)的年龄永远停留在了18岁,在展先家农舍昏暗灯光下,仅剩下他年迈的父母,成日念叨着“九月初八是展先离开的日子”。
因家中贫困,展先上了小学三年级就没有再读书了,在家里待了几年之后,到陕西一个建筑工地打工。
“只在工地干了半年,孩子的身体就垮了。”回忆起展先离世前的场景,父亲展峰(化名)万分懊悔,一呼一吸,这些在常人眼里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于展先而言,却是用尽全身力气都难以做到的一种奢望。
“展先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是在不断地跑医院中度过的。医生说孩子的呼吸道中有大量的粉尘,已经进入了肺组织,没救了。”展峰说。
在展峰手中拿着一张19年前的照片,照片上的5个年轻人,目前只有一位陈林(化名)在世,其他人都和展先一样,死于尘肺病,拍照时的年龄,都只有17~18岁。
“口乡后峡自然村只有198个人,其中有24个人罹患尘肺病,从2011年到2016年死于尘肺病的高达10人,30岁以下的占据三分之一。展先是其中最早的一个”。这是尘肺病公益组织大爱清尘调研后得出的结果。
在纪录片《人间世》中真实记录了这样一幕关于尘肺病人进行肺移植手术的场景:所有的分离工作都做完了,尘肺依然拿不出来。手术医生把手深入到病人的胸腔里,顺着硬邦邦的尘肺,几个手指用力一抓,才终于把肺拿出来。红黑色的尘肺放在盘子上,医生把肺切开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里面都是石头。
“尘肺是和憋气、濒死感联系在一起的,是临床上最难受的症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七届推动解决尘肺病农民工问题研讨会上指出,尘肺病,基本上都是青年、中年发病。在生命正灿烂的时候,面临最痛苦的过程。
《职业病危害预防、防护措施》中要求,施工现场在进行石材切割加工、建筑物拆除等有大量粉尘作业时,应配备行之有效的降尘设施和设备,对施工地点和施工机械进行降尘。然而,《中国尘肺病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报告(2018)》显示,在北京、贵州等地调研发现,81.9%尘肺病农民工在两个及以上单位从事过高粉尘工作,而落实职业病危害相关管理措施的私企只占69%左右。
陕西省山阳县石佛寺镇的何开(化名)外出打工,最后换来尘肺病。虽然用打工换来的钱,如愿为儿子建了几间房子,但是就在儿子举办婚礼的前一个凌晨,何开撒手而去。
郑章(化名)的老家破烂不堪,他用外出打工的钱把家搬到离公路近一些的地方,盖了新房却被尘肺病击垮,欠下数万元的外债,3个年幼的孩子甚至买不起一口棺材安葬自己的父亲。
陈久(化名)的老家在四川省北部边缘的广元市。自从得了尘肺病,再也无法躺着睡觉。在他的屋顶上用两根绳子吊着一个木板。只有趴着上面才能入眠。
根据《中国尘肺病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报告(2018)》,74.9%的尘肺病农民工不能外出劳动,甚至有25.3%的人连家务活都不能干。这导致绝大多数尘肺病农民工没有存款,74.6%的农民工有欠债。16.4%的尘肺病患者子女因其患病而辍学。他们急需得到各方面的生活补助。
维权难:
为诊断尘肺病,开胸验肺
患上尘肺,在早期只要提高重视,加强防护,完全可以长期生存下来。但想要顺利拿到尘肺病的诊断,却并非容易的事。
2009年,农民工张海超为了一张尘肺病诊断证明,做出开胸验肺、自证得病的惊人决定。“从2007年10月到2008年10月,按照肺结核治疗了一年,没任何效果。此后,从河南到北京,10多家医院都很明确地告诉我就是尘肺病,然而在当地的职业病防治所,仍然给我诊断为无尘肺”,张海超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即便有十多家医院给张海超确诊为尘肺病,如果没有当地的职业病防治所给出的尘肺病诊断证明,就连治疗的药物都开不了。《职业病防治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医疗卫生机构承担职业病诊断,应当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批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应当向社会公布本行政区域内承担职业病诊断的医疗卫生机构的名单。”虽然按照规定,医疗机构可以向省级卫生行政部门申请相关资格,但是实践中的职业病诊断多被各地方专门设立的职业病防治所(一般是各地疾控中心)垄断。
“医生说,尘肺病必须由当地职业病诊断机构给你诊断,没有职业病诊断证明的话,我给你开药,就是违规的。”张海超回忆。也就是说,只有确诊职业病才能获得治疗和赔偿。唯一能再确认自己是尘肺病的方法,就是开胸活检。被逼无奈,张海超只好到郑大一附院做了开胸验肺,取得肺部标本,确诊为尘肺病,才最终获得进行肺移植的机会。
而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30名尘肺病农民工,自2015年开始通过法律程序确定劳动关系认定,再获得职业病诊断,工伤认定结论,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再依法申请工伤待遇的赔偿,经过一裁二审后,30位尘肺病农民工获得不同数额的赔偿款。可事情过去几年了,至今也拿不到自己的救命钱。下转22版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