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时报检索 > 电子报 > 正文

流感下的急诊周末

2019-01-29 23:57:45来源:健康时报|分享|扫描到手机

  今天星期日,是我的中班,从上午8点到下午5点30分需要连续不间断工作。我刚在办公电脑前坐下来,一瞬间便有四五位病人堵在了门前。很多人都是高热、肌肉酸痛、咽喉肿痛、咳嗽、全身乏力、胸闷气短……大多数人都在焦急中排着队。

  上午9点半左右,有一位中年男子直接闯入了急诊室:“医生,能帮我们先看吗?”虽然我知道绝大多数真正危重的病人都已经被分诊护士过滤了,但也总是小心翼翼不能掉以轻心:“什么情况,怎么不舒服?”男子回答道:“发高热了,全身都酸痛。”

  我拒绝了这个要求:“别人都是发热,你稍等一会吧。”“看病要等这么久,还叫做急诊吗?”“大家都是急诊,大家都是发热,人家也都不舒服。你问问排在前面的人能答应帮你先看吗?”有病人附和道:“排队吧,大家都在排队。”我继续替其他病人诊治,见我没有再理会他,男子有些恼羞成怒地发泄着自己的情绪:“这算什么急诊,也不管病人难不难受,走走走!”事实上,他并没有离开,而是默默地站在了队伍中间。

  中午1点,我已经饥饿难耐。趁着同事前来解围的空隙,我花了几分钟宝贵时间吃饭,又花了一分钟时间上厕所,又回到战斗岗位上。 一位60多岁的男性患者坐在了我面前,说话便露出一副因为抽烟而变黑的牙齿。“怎么不舒服?”“咳嗽半个月了,吃了感冒药也没好。”患者儿子赶忙回答。已经反复咳嗽半个月,为什么不早去呼吸内科门诊看病、非要挤在急诊?虽然心中对这些本不属于急诊的病人有些微词,但有一点却是我始终铭记在心的:有很多患者是因为病情突然加重!  

      “是不是现在咳嗽比以前严重了?”患者似乎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病史,补充道:“昨天晚上开始发现痰中有血!”我看着这位身型消瘦的男性患者,听着患者有大量抽烟的病史,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很快,患者的胸部CT便出了结果:肺占位(考虑肺癌)。

        在等候诊治的发热大军中,有一位30多岁的女性与众不同:一床厚厚的被子覆盖在她的身上。“你把被子盖在身上做什么?”“我在捂汗!”对于发热患者来说,第一时间要做的是散热,通过使用药物或者物理降温。可是,生活中却有很多人在发热后一心想着捂汗。这位年轻女性患者的病史、症状很简单:从昨天晚上开始出现发热,峰值39℃,伴咽部不适和肌肉酸痛。“医生,我这是流感吗?”患者焦急地询问。“要考虑流感,去化验血常规,看白细胞怎么样。”我一边写病历一边又问道:“最近接触过活禽吗?”对于疑似流感的发热病人,医生应该询问有无活禽、分泌物接触的情况。没想到,我这句常规询问却捅了马蜂窝。

  听见我的询问后,患者突然掀开顶在头上的被子,扭过头去怒斥自己的丈夫:“我就说是你妈的原因吧?非要把鸽子拿回家!”丈夫对于患者的这句话并没有反应,我却耳朵不由自主一抖。患者有明确的活禽接触史,不仅要在病历本上清晰登记,更加要重点关注。“你接触过活的鸽子?”我向患者求证。患者嘟囔着嘴抱怨道:“他妈非要说吃鸽子营养好,我亲眼看见她在家里杀的鸽子。”“该检查就检查,说那些没用的做什么!”站在身后抱着被子的丈夫阻止了患者的碎碎念。

  幸运的是,最终明确导致这位患者发热的原因是尿路感染,而非流感;不幸的是,就在急诊室门口,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对夫妻开始了争吵,毫不顾忌将家庭的隐私暴露给大家。   

        下午6点钟,在诊治了超过100名患者后,我终于可以下班了。期间我只匆匆上了一次厕所,吃饭没超过5分钟,甚至没有喝上一口水。交完班后,我已经头重脚轻、“飘飘欲仙”了。 这就是急诊医生的工作日常,这就是一个流感下的急诊周末。

  据微信公众号“最后一支多巴胺”(ID:last-dopamine),有删节

 

(责任编辑:吴芯)

网友评论

  • 微信

    因专业而信赖

  • 微博

    微健康,随时随地不随意

  • 手机报

    轻松看健康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